第30章 疫医的畸形实验——人头移植篇

不对!

在这个想法冒出后的一瞬间。

孟清冽的脑海当中似乎又浮现出了某个新的猜测。

这种动静,手术应该是不可能的,分尸那也是无稽之谈,但这声音听的真切,总得有某种原因吧。

这家伙...

该不会遭遇到了自己先前所设想的情况,在手术的过程当中发生了意外,而后,为了自保,不得已展开了攻击?

如果是这样的话...

即使对方已经通过了一次逃生游戏,但面对如此强悍的灵体,存活的概率也会非常小。

简直就是一个无法找到生路的死题。

想着。

她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将身子背了过去。

即使不看,也完全能够想象得到,外科诊室当中此时到底是怎样一副腥风血雨。

....

....

“咔嚓!”

一斧子落下。

鲜血洒落在脸颊上,将纯白的大褂给染得鲜红。

吐出一口气。

李言将自己的消防斧放在了旁边的桌上,看着诊室内极为骇人的画面,抹了抹眼角边上的鲜血。

这玩意,比自己想象当中还要难缠许多,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都花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彻底将行动完成。

弟弟的头颅已经被成功“移植”了出来。

嗯...

这家伙的态度属实是有些超过他的预料,所以在进行手术的过程当中,他表现的也稍微暴力血腥了一点。

接下来,就是等待麻醉的作用彻底消除了之后,给对方解释一下具体的缘由,今天的实习就能顺利通过。

不对...

晚上好像还有一个紧急送往医院需要治疗的病人。

等待的过程极度枯燥无聊,可能是用药多了点,对方到现在还没有醒来。

贪财鬼此时还在自己的身边围绕,只不过在收取了那一张带有香火的纸钱后,没有再嘤嘤嘤了。

懵懂中,李言观察着这家伙身上的备注,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

他招了招手,熟练的拿出了几张纸钱,鬼祟地指了指躺在手术台上的双头鬼,试图让对方摸出来些东西。

贪财鬼见状。

瞳孔里面瞬间爆发出一阵惊人的光芒,将钱一把夺过,放在鼻尖前狠狠的嗅了一口后,可爱的脸颊堆砌出了一副宛如痴汉般的笑容。

“嘿嘿嘿...”

李言:...

一阵把玩后。

贪财鬼收了心,胖到手术台前左看看,又转转,最后伸出手猛地一攥!

竟直接透过对方的身体,攥出来了一张残页。

“疫医的畸形实验——人头移植篇”

将这张有些泛黄的纸张拿在手中。

看着上面用晦涩文字记载着的内容和那些诡异的作画。

李言的眉头皱了起来。

先前,自己在模拟副本当中,救治001号灵体的时候,对方也给了一篇类似的手稿。

“疫医的畸形实验——灵体缝合篇”

这两张纸张的内容,都是由一名疯狂疫医所记录下来极为病态的手术研究方式,将七八只灵体缝合在一起,将人头移植...

上面的内容无比的惊悚,但仔细观察,却也能发现这方法其实是用得通的,但只不过在实验阶段,会产生强烈副作用之类的。

但即使这样,李言也不得不承认,能做出这种实验,并且还将实验进行成功的疫医,职业水准怕是已经到了一个自己需要仰望的程度。

找到优点,去其糟粕,学习一下有用的东西对于自己来说也不算是坏处,甚至...李言也可以试着改良一下这些处于试验阶段的成果。

....

....

位于手术室当中。

双头鬼迷惘的睁开了双眼。

它看了看周围,一颗头颅此时正摆放在手术架子上,非常的安详。

正这是自己的连体弟弟。

?

在看清楚头颅的面貌之后,它的内心短暂浮现出来了一个问号,看着面前穿着白大褂,满身鲜血,手拿消防斧的医生,整个鬼都抖了一下:“这...这是哪?”

李言漏出了微笑:“医院。”

双头鬼接着问:“那这又是在干什么?”

李言接着道:“治病。”

“治病?”

它看了看对方手中的消防斧:“有这样治病的?”

看着对方有些懵的表情。

李言叹息一声:“你似乎还没有了解到具体发生了一些什么...”

“你的弟弟,带着你来医院,说要把这颗多余的头割下来。”

“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话语落地。

双头鬼陷入到了长久的沉默当中。

它看着那颗摆放在自己面前的头颅,似乎知道发生了一些什么:“那你怎么把它的头割下来了?”

李言耸耸肩:“这家伙...动不动就声称要吃了我,我很害怕,所以...干脆就把它的头割下来了。”

哥哥没有再说话。

它沉默了许久,最后,从手术台上起来,神情没有任何的波澜起伏,而是将自己老弟的头颅给抱走,最后...

从兜里拿出了一只球状物体。

“污浊之灵”

可以剔除掉有害物质的东西,在炼金手册中被多次提及,是需要经常用到的道具之一。

将物品收好。

今天的最后一名病人手术完毕。

接下来,就是稍微收拾下杂乱的手术室,等待铃声响起回寝室即可。

....

....

位于二楼接诊台的位置。

孟清冽呆在这已有六七个小时之久了,病人差不多指引完毕了,再等一会,便能够结束今天的实习。

想是这么想..但她心中却一直有件事放不下。

那位双头鬼。

自从它进入到房间之后,爆发了一阵疑似搏斗的声音之后,房间中便再没有传出任何的动静,而且,还弥漫了出来一股极其强烈的血腥味。

那名玩家...

该不会真的死了吧。

对方死了,又会不会影响到其他岗位的玩家?

虽然想法过于无情冷漠了一些。

但这确实是她现在最关心的事情。

呼出一口气,眼看着没有病人再来,孟清冽缓缓转过身。

漆黑的走廊在这时候让人格外的心慌...

当身子彻底转过去时。

她的视线被完完全全挡住了。

有个东西正看着自己。

那是一颗头颅。

一颗鲜血淋漓的头颅,眼睛瞪得浑圆,高高的颧骨,还带着点惊恐,极为凄惨。

孟清冽想要尖叫,但在第一时间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后往后退几步,再次抬高视线。

一个表情僵硬的灵体,手捧着一只被割下来的头颅。

这正是双头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