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你管这叫手术?

送走裂口女之后。

一道身影出现在了李言的面前。

高高瘦瘦的...衣着褴褛,手指修长,甚至已经有些畸形了,抬头一看...

两双眼睛正在看着自己。

极为渗人。

头上还有一行字。

“双头鬼”

修长的身子,宽厚的肩膀看上去仿佛是两具身体缝合在一起般,怎么看怎么诡异,高高凸起的颧骨,凹进入的脸颊,看上去很久没打理的头发挂着,遮挡住那绿油油的双眼。

这家伙比他想象当中还要骇人许多,身上散发着一股蓬勃的灵气。

来了啊...这个棘手的病人。

呼出一口气。

李言将门合拢,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双头鬼看了看诊室内的环境:“你是这的医生?”

李言点了点头。

它接着道:“那好...我来这的目的很简单,看到我左边的脑袋了吗?把它给切掉。”

李言正打算回答,双头鬼的神色却忽然变得暴躁了起来,脸庞扭曲着,本就宛如厉鬼一般的脸颊变得更加骇人:“我叫你切了它!切了它!把这颗该死的脑袋给我摘下来!听明白了没有!”

“立刻!马上!我一分钟都不想和它待在一起了!摘了它!快!”

歇斯底里的叫喊传出来。

左边的头颅没有表现出来任何惊异的举动,仿佛昏死了过去。

果然棘手啊。

李言深呼一口气;“不要激动,这种高难度的手术不是想做就能做的,能否告诉我...你们现在到底是怎样一种情况吗?”

鬼先生彻底躁动了起来,嘴咧开,露出一幅幅惨白尖锐的牙齿,似乎要将李言活吃了一般:

“医生...”

“你知不知道连体婴儿这种病例?”

李言点了点头。

虽然他不是医生,但也经常在各种各样的新闻中听到过这种案例...

“根据当年的医生解释...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妊娠现象,它是由单独的一个受精卵分裂而成。”

“与正常的单卵双胞胎妊娠过程不同的是,受精卵在最初两星期内没能完全分离,局部分离的受精卵继续成熟,结果便形成了连体的胎儿。”

“我和他就是这种情况。”

“生前...共用一个胃,一个心脏,一幅身体...却寄宿着两个不同的思维,活着是这样,但没想到...直到死了,这种情况也没有发生改变。”

他的表情又一次变得狰狞起来:“如果你没摘了这颗头,我就把你的头给摘下来!”

望着一脸狰狞的双头鬼。

李言的眼神也逐渐变得寒冷了起来。

摘我的头?

低头,凝视着背包,在经过几秒短暂的沉思之后,他的脸颊上出现笑容:“好的,我已经知道了你的诉求...请在手术室上等待片刻。”

听到这样的答复。

弟弟似乎显得非常满意:“这样就对了...”

“上一次我来这的时候,那医生一开始也和你差不多,磨磨唧唧的...然后...”

它的脸颊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猩红的舌尖舔了下嘴角,没有再接着往下说。

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及时没说出来,李言也知道发生了一些什么。

来到医疗柜当中。

里面琳琅满目摆放了一些基础的医疗用品。

但是,对于切头这种手术来说,是肯定行不通的。

李言拿出一支麻醉剂,上面浮现有一些其他的字样。

“麻醉剂:可以将某一区域局部麻醉,对于灵体,没有太多的作用。”

“注:+灵血+消毒水即可合成强效麻醉剂...”

“强效麻醉剂:麻醉效果非常强大,即使是灵体,一针下去,对方也会变得不省人事。”

自从将药物构造和炼金手册给记住之后,脑海中的知识,便会自动化为副本当中的提示。

消毒水,柜子里自然是有的。

灵体的血液....

李言沉思一番,拿起了针管,来到双头鬼的身边:“抽一管血进行调配之类的,没问题吧?”

眼看着马上就能够摆脱另外一个头颅的控制,弟弟也懒得管那么多了:“抽,快点,别搞什么花样啊...”

“我咬死你,就是一口的事情,知道吗?”

李言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知道的。”

“麻醉剂+灵体的血液+消毒水=强效麻醉剂”

“注意事项一:在灵体血液的混合下,药剂的成分已经变得不同,对于灵体有着强力的效果,但是对于人类已没有太大的作用。”

“注意事项二:请注意剂量,以免对象陷入昏死...”

看着手中合成的全新麻醉剂。

李言没有表现出其他任何异样的情绪,拿着药剂,直接就捅在了双头鬼的胸膛位置。

弟弟有些愕然:“局部麻醉,不应该直接捅在他脖子上吗?”

“你们是双生灵体,有些特殊...”

“药效需要涣散一段时间,请耐心等候...”

说着,李言跑到了一边,麻醉剂药效扩散需要一定的时间,他开始装模作样的挑选起手术刀。

嗯...

这个不行,太短了...

嗯...

这个也不行,太轻了...

自言自语中,时间缓慢流淌着过去,药效也差不多该扩散完毕了。

这些手术刀就和水果刀差不多,虽然锋利,但是要切割下一整个头颅,是肯定行不通的,况且,为了确保“手术安全”,必须要那些杀伤力够大的...

思索着...

李言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拍了一下脑袋,将旁边的消防斧抄了起来。

这玩意...

又重,又长,威力大,而且不费力!

嘎吱嘎吱...一刀下去,一颗头就落下来了!

在看到这个瘦弱医生无比熟练的挥舞起消防斧之后。

双头鬼似乎感觉到了某种不对劲:“你拿这玩意割?”

它想要动弹,但却忽然发现...

自己竟然使不上劲了!

这麻醉剂...

不对劲!

李言笑容越发核善了起来:“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情况,给你用的药稍微强劲了一点,不过没关系...不痛的,马上就完成了。”

它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

但奈何,系统合成的药剂实在是太过于强劲...片刻的功夫,两颗头就都陷入到了昏厥当中。

....

....

诊室灯光一闪一闪的。

大门紧闭,时不时就传递出来某种劈砍的声音。

令人毛骨悚然。

此时...

位于死亡医院二楼,聚集了一些前往内科室门诊的病人。

正默默排队等候着。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吸引了它们的注意。

甚至远在入口处的孟清冽也听到了这声音。

她忍不住回过头往后看,神色有些不自然。

这声音...如果没听错...应该是某种斧子砍刀之类的吧。

这年轻人...

特么该不会是拿这玩意在做手术吧?

越听,孟清冽便越感觉到有些毛骨悚然。

不对。

听着这个动静,倒不像是在动手术...

像是特么在分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