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不准嘤嘤嘤

出现医患矛盾一概不论?

那为什么自己第一次模拟的时候,同消防斧把鬼胎砍了的时候,这个主管立马就赶了过来,打算杀鸡儆猴?

绷带人此时正在前方讲解着关于本次实习需要注意的种种方式和规矩。

而在李言的耳边。

则充斥着贪财鬼“嘤嘤嘤”的叫声。

是的。

这家伙,作为诅咒,在游戏开始之后,和他一起进入到了这个副本当中,飘忽在他的身旁,发泄的更加厉害了。

而且,这家伙的声音又或者是动作之类的,其他玩家,又或者是副本npc,根本就感应不到。

“别特么叫了...”

“再叫就拿消防斧把你给剁了、”

实在忍无可忍,对着贪财鬼训斥了一句。

远处。

正在讲解着一些规矩的主管忍不住愣了一下。

他看了看周遭静谧的空间,似乎有些不确定。

李言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没说你。”

主管:...

这番操作下来之后。

在李言身旁待着的两名玩家顿时就傻了。

见过勇的,但是从没见过这么勇的。

在逃亡游戏当中,副本里的npc,绝大部分都拥有着可以直接主导玩家性命的生死权,对于它们来讲,这只是一些用于取乐之类的蝼蚁而已。

“呵呵...”

“有意思...”

绷带男嘴里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低笑,接着道;“刚才我说的,便是你们要遵守的规则,当然,不遵守也没有关系,我倒是很希望看见你们跳脱在规则之外...”

“然后被来来回回的碾死...”

这些话语交代完毕之后。

它将象征着医生身份的白大褂拿了出来,交给了众人,然后,自己就立在了原地,宛如一尊雕像般,再没有任何的动静,无论是询问问题也好,又或者是一些其他的什么,对方都没有再回话。

白大褂上,有一条双面胶粘的塑料卡片,上面写着自己对应的职务和相应的楼层。

李言将那张绷带纸给打开,里面写了一小行字迹。

“二楼,2号房,职务——实习外科医生。”

其他人此时也凑了过来,互相观察着对方卡片上的自己标识。

孟清冽:“二楼,1号房,职务——实习护士”

林霞:“二楼,2号房,职务——实习内科医生”

互相观察完对方的身份之后,两位女生看向李言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起来。

按照她们的思维来讲。

刚才那波行为没有什么好说的,纯粹就是作死的行为。

刚遇见的队友,怎么说也是通过了一次逃生游戏的玩家,就这么没了,多少还是有些可惜。

几人正打算交谈,而这个时候,原本应该陷入成眠的绷带人忽然开口道:“医院来病人了...如果没有及时到岗,受到差评的话...”

“会没命的...”

一个差评就没命?

绷带男主管的话无疑让玩家们对于本次游戏的危险性又有了一份了解。

难怪叫做死亡医院...

几人依次来到了二楼。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黝黑狭长的楼道,灯光一闪一闪的,像极了恐怖片中的场景,仿佛下一秒就会窜出来一只索命的红衣女鬼。

孟清冽的脚步停留在了二楼的接待室上,纤细的手指把玩着那枚写有信息的小卡片。

实习护士。

职业听起来稍微好了点,但...实际上,其实就是根据病人的情况,帮助对方前往相应的手术室。

接待的病人,是最多的,而难度却也是三个职位当中最小的。

说起来...

外科医生这个职位,应该是玩家当中最难的一个,这可是要动手术的,没有专业的知识和手段,一旦有什么差错,差评是妥妥的,说不定,还会闹出医患纠纷...

按照卡片上面的标记。

李言来到了七号诊室当中,将门推开。

一股腐朽的味道传递了出来,这个诊室非常的简陋,一张桌子,一些非常基础的医疗工具,例如...手术刀,麻醉剂等等,还有一张落满灰尘的手术床。

这便是自己的诊室?

未免也太简陋了一些...

除去一些最基本的设施以外,再没有了其他的东西。

割割痔疮啥的还行,真正的大型手术,这些玩意根本就用不上。

也幸好这些病人不是人了,如果是人的话,哪能够经得起这样的糟蹋,这种环境之下,怕是一个感染就得直接嗝屁掉。

叹息一声。

李言找了块毛巾,将座位等地方仔细擦拭了一下,然后等待着病人的到来。

时间缓慢流淌。

漆黑一片的走廊当中,忽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轮滑声。

轮子在地面高速滚动,他像是早有预感一般,将诊室门早早就打开,几名怪模怪样的值班人员推着一辆床迅速送进了七号诊室当中。

孕妇被推了进来。

脸色惨白,腹部经络显现出来,异常的骇人。

看着这位被送上来的病人。

李言的神色没有一点的紧张,这个场景自己在模拟当中不知道看见过多少次了,一开始可能还会有些心慌手抖,但现在已经完全不会了。

正式疫医的职业水准,技术当然是没的说。

将手术刀拿起,虽然这个动作自己在现实当中从来没有做过,但是在拿起手术刀的一瞬间,某种熟悉的感觉便出现了。

从陌生,到上手再到熟练,仅仅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

麻醉剂注射完毕后。

等待几分钟,让麻醉效果往外扩散,紧接着,将自己的手术刀给提溜起来,轻轻一切。

本来已经被撑的极薄的肚皮被轻松划开,一位通体幽兰色的鬼婴此时正用那双惨白的眼珠子凝视着自己。

还未等它有没有其他的动作。

李言就迅速将自己从现实世界带过来的拨浪鼓拿了过去。

“哒哒哒哒...”

像是哄正月里来家中拜年的大侄子一样,搓着拨浪鼓时期左右两边发出哒哒的声音,鬼婴的注意力瞬间就被吸引,拿着拨浪鼓玩得不亦乐乎。

接下来的流程,就显得更加简单了。

将鬼婴取出,缝合好裂开的伤口,再涂抹一些快速愈合的药膏。

一桩手术就这么轻松的完成了,脸颊上甚至连汗珠都没有出来一滴。

在见到那通体幽蓝,生着一双渗人白眼珠子的鬼婴后,孕妇不但没有害怕,反而表现的更加高兴了,最终念叨:“好啊...好啊...”

“医生,这是我的一些小心意,请收下。”

对方拿出了一沓纸钱。

极厚,而且还焕发着一种能够令人心旷神怡的香味。

这应该就是模拟当中多次提到的香火钱了吧。

当这叠钱出现的瞬间。

原本一直在旁边嘤嘤嘤的贪财鬼瞬间就不淡定了起来。

极为灵动的眸子瞬间睁大,二话不说就冲了上来,想要抢夺。

但李言始终将其紧紧攥在手中,像是戏耍小孩子一般,一会往左边举,一会网右边甩。

就这样遛狗似的玩了几分钟。

贪财鬼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对劲,整个人直接就停了下来,灵动的大眼睛在这个时候眯的很细,双手环绕在腰间,想要装作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但头顶那极为喜庆的元宝帽却使其怎么看怎么可爱。

李言无奈看了她一眼,抽出了其中一张香火钱:“首先,不准在我耳边嘤嘤嘤知道吗?”

贪财鬼重重点了点头:“嘤嘤嘤!”

李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