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获得天赋——药物改造

伴随着购买成功的提示音出现。

大量阴暗晦涩的知识涌入,宛如一颗种子般扎根在大脑中,蓬勃生长着,一阵阵的刺痛让李言的身子忍不住发抖。

“您已解锁职业——疫医”

“职业熟练度:学徒”

“注:你可大量免疫瘟疫或病毒所给你造成的伤害”

“注:疫医面罩已发送至仓库,请在行医时佩上”

“注:月圆之时,请无视它们的求救”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流淌下来,李言长呼一口气,将自己的信息面板给打开了。

“玩家id:超级无敌暴龙战士”

“玩家职业:疫医”

“玩家称号:消防斧战神”

“玩家等级:求生者”

“游戏币数量:300”

“玩家技能:神之一指,肉芽”

“仓库物品:空的保险箱(可容纳物品),疫医面罩(佩戴即可)消防斧,求生者勋章...”

“注:你已被贪财鬼缠上,请尽快摆脱。”

这是在容纳了疫医天赋之后的属性面板,看上去还不错,至少是因有尽有。

当然,如果没有身边这个一直“嘤嘤嘤”纠缠着自己的贪财鬼就更好了。

将疫医面罩取出来,仔细观察。

这玩意,有点像是欧洲那边十六世纪时爆发黑死病时,疫医所佩戴的鸟嘴面具,只不过,面前这个显得更加妖异。

十五枚模拟币,换来这样一个天赋,还是挺赚的。

模拟器的作用比他想象中还要更多。

将注意力放在关于职业的那几条注释上。

月圆之时,请无视掉它们的呼救?

它们指的是谁?

思索一番,找不到头绪,李言干脆将这些杂乱的思绪全部都给撇开。

时不我待。

第二次模拟开始了。

....

....

【半夜十二点,你被拉入到了求生游戏当中,副本名称为——死亡医院】

【你被分配到了外科医生的岗位,并要在这度过为期五天的实习。】

【在等待的过程中,你佩戴好了疫医面罩,不久后,一个难产的孕妇被送了过来。】

【你拿起手术刀,精准一划,看见了一只鬼婴。】

【你将手术刀抵在了它的喉咙上。】

【它看着你,身子抖擞了起来,没敢有其他的动作,最后被剪掉脐带顺利取出来。】

【你开始缝合伤口...】

【病人救治完成。】

【收获报酬:一叠有香火的纸钱】

【你将纸钱收入物品栏中。】

【你的纸钱已被贪财鬼偷走。】

李言:...

嘶...

等等。

看着模拟当中的画面。

李言回过头来,撇了一眼正游荡在自己身边不停发出“嘤嘤嘤”的贪财女鬼,忍不住嘴角一抽。

这家伙。

有东西是真偷啊。

自己先前也常识性拿过纸钱给她,但却被白了一眼,但副本当中,为何又要偷?

是因为香火?

李言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将模拟继续。

【你看了她一眼,对方发出了高傲的哼声,小心翼翼捧起自己夺来的纸钱,两眼放光。】

【接待了孕妇后,直到下班,都已无人再来,第一天的实习结束,你回到了宿舍当中,并且碰到了另外两名玩家。】

【你见到了一位熟人——林教官】

【你带着疫医面罩,对方并没有认识你,第二天凌晨,你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第一位病人是裂口女,她希望你用针线将她咧开的嘴角缝合上,手术进行的很顺利,你甚至还在她的嘴角缝了一颗五角星。】

【她含情脉脉地看着你,递给了你一把剪刀。】

【获得物品——人皮剪】

【注:该物可将人的皮肤剪去。】

【贪财鬼似乎对这把剪刀不感兴趣。】

【今天的第二位客人是双头鬼,生前是连体婴儿,死后两颗头颅仍旧在一起,弟弟决定将哥哥的头颅给切掉。】

【注射完麻醉药后,你发现手术刀并不能满足切开头颅这样的需求,然后,你掏出了消防斧...】

【手术执行的很顺利,可就在你背过身准备针线的时候,双头鬼却在你背后发动了攻击...他想要将哥哥的头颅移植在你的身体上。】

【一番搏斗后,你身受重伤,但却成功将对方砍死。】

【主管得知了这一情况,并未说什么,递给了你一支强效镇静剂,并要求你送往医院顶层的重症监护室。】

【你进入到监护室当中,发狂的病人直接对你袭击,对方的实力极其恐怖,在濒临死亡之际,你放在内侧口袋中的旧会教纹章不小心掉了出来,对方看了你一眼,没有再进行攻击,将镇静剂拿走后,自己走到角落来了一针。】

【第二天的实习有惊无险度过,你活着回到了宿舍,夜晚酣然入睡之时,警铃忽然响起...】

【一例特殊病人被紧急接入诊室,这是一名疫鬼,常人离近一点都会被那恐怖的瘟疫感染,它需要紧急缝合腹部的伤口。】

【最终,你被主管选中,执行本次任务,因为疫医职业的原因,你并没有被瘟疫感染,非常顺利的执行完手术。】

【获得报酬:引灵香】

【注:引燃过后,此物散发的香味会使所有灵体趋之若鹜。】

【在走出病房后,主管看着你的疫医面罩陷入了沉思,浅睡一阵后,你迎来了第三天的实习。】

【你被主管调离了外科医生的实习岗位,开始负责在医院高楼层当中输送各种治疗药物。】

【在输送药物(还魂散)时,病人服用完药物,反而变得越发疯狂起来,最后将你杀死。】

【李言,卒!】

【存活时间:两天】

【奖励天赋:药物改造】

【注:你可以利用自己脑袋中的诡异知识,对原有的药物进行添加改造。】

伴随着系统的提示音结束。

李言从模拟当中退出,眼神有些冰冷。

主管。

又是这个家伙。

上一次模拟失败死亡,是因为和他起了冲突,但是这一次,自己没有做出任何较为出格的事情,但这家伙却依然在处处针对自己。

各种麻烦事都交给自己做,从一开始的送镇定剂到第五层,再到治疗疫鬼,如果不是自己本身物品较多的情况,怕是连第二天都抗不过。

输送药物给高楼层病人服用...

那病人的狂暴,该不会就是因为这家伙在输送的药物里动了手脚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