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我还是喜欢你那桀骜不驯的样子

伴随着系统的提升音在自己的耳边响起。

视线也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只不过,在李言的眼中,周围的一切都已经变成了血红色。

沉闷的嘶吼放出,胸腔内仿佛有无尽的力量需要宣泄。

匀称矫健的身姿仿佛古希腊雕塑一般健美,宛如狮吟一般的宣泄使得周遭的丧尸都立在了原地。

汉弗莱凝视着这一幕,眉头皱了下来,轻轻拍了下巨型丧尸的脑壳,在下一秒,它猛地迈出步子,脚掌落下直接将旁边丧尸踩瘪,一拳落下,夹杂着劲风。

望着足足有自己身子般大小的拳头,李言变得隐隐兴奋了起来,右臂肌肉鼓胀,力量汇去,紧接着猛地朝着前方一砸。

攻击相触。

冲击力宛如石子落入水池掀起涟漪一般朝着周遭扩散,竟是僵持不下。

过高的提问使得口中呼出的口气都变成了白雾,李言歪了下身子,改变身位,紧紧裹在手上的消防斧没入对方的肌肉当中,猛地一剁。

血肉飞溅,丧尸巨人发出了怒吼的嘶吼,又一次发起了攻击。

但是它的身子实在是太大了。

力量强大,也只是因为体型优势而已,每一次攻击前,都有着一部分的时间来反应,先前...这么点的反应时间肯定是不够的。

但在注射了基因药剂进入到强化状态后,在他的眼中,周围的一切都仿佛放慢了速度一般。

双脚用力,整个人直接飞奔到丧尸巨人的面前,手中消防斧翻转,将周遭挡路的丧尸瞬间抹杀掉,紧接着,整个人飞跃而起,消防斧直接砍在了对方的左边胳膊上,豁出一个巨大的伤口。

但就下下一秒,肉芽一般的血肉开始在对方骨骼当中疯狂弥漫,瞬间就将伤口给修补好。

这玩意这么耐造?

李言的眉头皱了起来,紧接着,目光开始盯上坐在巨人肩膀上的汉弗莱。

“基因药剂...”

“为什么你服用了基因药剂什么事都没有?”

他的神情变得越来越怪诞了起来,嘴角的弧度裂到一个极其惊悚的程度,此时在他的眼中,李言就像是一个世上绝无仅有的珍宝一样...

“解剖...我一定会解剖你的..”

“把你的血液抽干,用来备份和研究,将你的血肉割下,骨头敲碎...”

汉弗莱喃喃自语着,透着一种癫狂的神色。

在下一秒。

李言又一次朝着前方冲了过去,身体的各项力量都已经调整到了最为巅峰的时候,一拳砸下,巨大的力量集中在一点,直接爆开...

接着对方的手臂为着力点朝着科学家靠近,但却被那巨大的手掌给阻挠住。

望着对方如同狂风骤雨般的攻击。

汉弗莱却表现的尤为轻松:“在它的身上,我倾注了三年最为珍贵的心血...”

话语未落。

一柄消防斧猛地穿过手掌从中飞来。

贯穿掉自己的胸口,带着血肉,落在了身后的实验室当中。

汉弗莱的神色仍旧没有变化,空洞的胸膛在下一秒生长出肉芽修补,病菌原体所带来的修补能力,只要没有湮灭掉,他就永远都不会死亡。

“没用的,这种残次品的基因药剂,使用时间在十分钟左右,你现在应该是强弩之末了吧?”

李言没有说话。

但是身体中那种燥热感已经逐渐退却了。

望着开始放肆狂笑起来的汉弗莱,李言也忽然笑了起来。

“滴滴...”

某种东西的响动传了出来。

紧接着...

“轰隆!”

火光乍现,巨大的爆炸声让耳朵都出现了些许的耳鸣,汹涌的火光和冲击力像是巨大的浪潮一样扑了过来。

猛地一下将巨型丧尸那庞大的身躯所笼罩住。

趁着这个间隙当中。

李言呼出一口气,调动着自己身体的每一寸力量,朝着对方的腹部猛地一砸。

身子出现了凹陷,它下意识的一躬身,在这一瞬间,李言拿出自己从安保室获得的手雷,拔开插销,直接就扔进了对方的嘴中。

“轰隆!”

冲击力从腹部传来,将血肉之躯炸得四零八落,两面夹击,巨大的身躯没有支撑,直接就凹陷了下来。

肉芽疯涨...

李言快步走动了上去,于此同时将自己所剩不多的手枪子弹拿出,一个个拆卸下来,火焰洒在那些肉芽上,借着零星的火光,将其引燃。

“巨型丧尸已被击杀”

弄死这头大家伙后...

看着摔落在地面还没爬起来的汉弗莱。

李言凑了上去,扭断了对方的脖颈。

“获得物品——神秘的教会纹章”

“获得物品——保险箱的钥匙”

“获得物品...”

一番搜寻之后...

他正打算离开,被扭断了脖子倒在地面的汉弗莱此时缓慢地站了起来,啐了一口唾沫,脸上仍旧带着疯癫的笑容:“你杀不死我的...迟早,你也会变成我的试验品...”

脚步在这个时候顿住。

的确。

根据模拟上的内容来看,对方是副本“生化危机”的开启源头之一,至少在这个副本当中,是杀不死的。

看了看时间。

还有一个半小时倒计时才结束。

虽然杀是杀不了,但揍一顿来解恨...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看着对方忽然停下脚步朝着自己走来。

汉弗莱愣了一下,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你要干什么?”

回应他的是一只强有力的拳头。

过了片刻。

他又重新站了起来,低声笑道:“没用的,无论多少次,你都不可能...”

话音未落。

只听见咔嚓一声,脑袋又被扭断了。

过了片刻。

汉弗莱晃晃悠悠的起身:“你还要玩多久?”

话说完,身子被踹出几米远,卡在了墙上。

又是几分钟的时间...

他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够了!不要再做无意义的事情了!”

而此时,李言拎着刚刚掰下来的钢筋直接插入了他的胸膛当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汉弗莱一次又一次被杀死,依靠病菌原体的能力,一次又一次复活。

虽然没有死亡,但受到的痛苦,却真真实实存在...被扭断脖子,被钢筋穿胸膛。

“别试了...你杀不死我的...”

“停手!我叫你停手!”

“够了!”

“不要...”

“呼..停下来,求你停下来...”

一次次被抹杀的痛苦中。

汉弗莱的态度,从一开始的桀骜不驯,到现在已经彻底被教会做人了。

脸颊上的笑容变成了仿佛坠入地狱般的麻木,双目的瞳孔收缩,连牙齿都在打颤。

面对一次又一次的求饶。

李言停下了几分钟一次的杀戮频率,用手拍了拍对方惨白的脸颊:“你不是要把我变成实验体,变成丧尸吗?”

“怎么现在不做声了?”

“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先前桀骜不驯的样子。”

面对这戏弄一般的声音。

汉弗莱虽然耻辱,但却一句话都不敢再回。

鬼知道这特么是哪里冒出来的变态。

弄死了巨型丧尸不说,特么现在又来残害自己!

他现在只想给十几分钟前的自己一嘴巴子。

为什么要这么嘴贱!

对方明明都已经走了,却又停下脚步,展开了长达足足十几分钟的花样杀戮。

要知道,自己接纳病菌原体,身体被啃噬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痛苦过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