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醍醐灌顶,咒虫传功
  • 全球诡异
  • 折戟岑沙
  • 2044字
  • 2022-03-04 09:00:16

“这不就相当于师父您用寿命给我传功吗?”

“这……”

李观棋看着黑袍老侏儒,脸上露出不忍与感动之色,“师父,这如何能行啊?”

“无妨,无妨。”

魏墨笑意温和,“你的资质很好,这是上天的恩赐,我若是耽误了你,即便多活一年半载,届时下了地府也会被阎王问罪的。”

“好了,先这样吧,为师要去为你的正式修炼,做些准备。”

魏墨摆摆手,脚下无数带翅小虫振动着翅翼,托着这个老侏儒从桌子上面,一步步浮空走下,朝门口走去。

李观棋注意到,这个老侏儒抓着他鲜血的左手,抓得很紧。

“吱呀——”

“砰。”

屋门开启,再轻轻闭合。

李观棋坐在椅子上,即便魏墨离开了,他脸上也依旧是满满的感动。

可实际上他的心理活动是……

麻麦皮的老侏儒。

就是图小爷我的身子。

可李观棋甚至连厌恶的表情都不敢流露出来。

因为这间木屋里藏匿着各种咒虫,李观棋的通幽天赋能听见这些“小可爱”的声音,而他具备的能力【咒术精通(白)】里,就有着和一些特定咒虫共享视觉的方法。

由此可推,老侏儒也绝对能通过咒虫看见他的一举一动。

所以和模拟情况有出入的事情又出现了。

或者说,模拟时只是省略了这个步骤。

模拟时,他后面直接就跑去藏书的屋子偷学咒术。

而现在李观棋第一步要做的,则是要先用他那能够与虫私语的通幽天赋,先把周围这些监视他的咒虫全给偷偷策反了。

“呼——”

李观棋躺在床上,深呼吸一口气,将心神沉寂下来。

通幽天赋,与虫私语。

很快,他就听到了无数语义不明的窃窃私语。

就好像清晨似醒未醒,意识尚且朦胧时,听见家里出现了无数亲戚,在欢声笑语地攀谈着,可你偏偏就是听不见他们谈话的具体内容。

但李观棋此刻意识很清楚。

之所以听不清具体声音,则是因为藏在这间屋子各个角落里的虫子和咒虫们,压根也就没有清楚的灵智,故而发出的“声音”也是模模糊糊。

但这样才好。

脑子不灵光的傻子才便于控制。

“谁被那个黑衣服的扣过眼珠子?”

天赋就像呼吸,是与生俱来的能力,李观棋无声无息间,就向周围的虫子们发出了这么一个思绪。

他具备【咒术师专精(白)】,其中就有一种和咒虫共享视觉的方法,名为“人虫共睹”。

而人虫共睹之术的施术过程,首先就要将咒虫的一只眼珠扣下来,再辅以后续秘法。

“我……”

“我……”

“我我我!”

很快,就有十几只咒虫回应了李观棋的思绪。

“你们都不准看我!”

李观棋的思绪忽然带上一丝威严。

“是。”

“是。”

“是。”

那十几只咒虫顿时散发出了类似臣服、遵令、听话的思绪。

通幽天赋,能够与虫私语。

但这并不是和虫子做朋友的意思。

而是君王!

拥有通幽天赋的人,就像虫类的君王,即便是已经被咒术师滴血收复的咒虫,也会无条件地遵守“通幽之子”的命令。

当然,李观棋猜测这一定是有限制的。

那些已经比较高级的咒虫,他应该就不能如此轻易地控制了。

“行了,你们可以看我了,做自己的事去吧。”

李观棋又发出了一个命令,然后从床上站起。

离开屋子,去藏书屋偷学咒术,现在还不是时候。

而且,偷学咒术他也没法练习。

因为他体内没灵力了……

【通幽(紫)】天赋,让他体内天生就具备了一点点灵力。

从模拟器出来之后,他就因为过度兴奋,不断使用灵力隔空取物,结果没两分钟就把体内本就稀少的灵力耗尽了。

然后他发现这玩意儿不是自动生成的!

灵力,需要修炼才能得到。

可是他的【咒术精通(白)】能力,只是让他学会了十几种咒术而已,是“术”,不是“法”。

他只是会用灵力施展咒术。

可是能够修炼出灵力的“法”,他还不会。

得等接下来老侏儒魏墨教他。

如果不教,那就等过两天,魏墨放松警惕之后,他再溜去藏书屋找到这种修炼法门。

……实际就是实际啊。

李观棋忍不住感慨。

模拟的时候根本不用操心这些,可真到了亲身体验的诡异世界,一切都得小心谨慎,步步为棋,不能有半点闪失。

半个小时之后。

“吱呀——”

屋门被推开。

黑袍老侏儒端着一个木碗缓缓走来,踏空而起,把木碗放到了桌子上。

李观棋见此,眼中闪过一抹异彩。

此地一定不是这个老东西的常住之所,甚至都可能不是魏墨自己的,否则这些桌椅床铺什么的,不可能还弄成常人规格。

常人规格,对于魏墨这不到1.2m的身高来说,是极其不方便的。

“徒儿。”

魏墨笑着看向李观棋,指了指桌面上的木碗,“来喝了吧,这里边可是为师三日的修为,等你喝了,下一碗为师就能灌入十日修为。

以此类推,你喝的越多,修为就会越高,等两个月后,你就能拥有为师这八十年的修为了。”

“多谢师……父。”

李观棋走到桌旁,面色不禁一僵。

木碗里是满满当当的紫色黏液,无数活体小白虫,则是在这碗紫色黏液里扭动着身躯游泳,他甚至还能听见那些虫子的欢快情绪。

不仅如此,他才刚靠近,就有一股充满血腥气的恶臭味扑鼻而来,让他一阵作呕,面色难看。

“咒术师总要经历这一步的,忍忍就习惯了。”

魏墨笑眼盈盈,“虽然为师教你,不要吃别人的咒虫,但凡事总有例外,就比如现在,为师不是别人,为师是你的师父,给你吃咒虫,是为了给你传功。”

“是、是,多谢师父。”

李观棋眉头紧锁,硬着头皮将木碗端起。

他闭上眼睛,左手捏住鼻子,右手直接将木碗里的紫色黏液连同无数小白虫,全都一股脑儿地灌进了嘴里,大力咀嚼,被咬碎的小虫们顿时爆浆,充斥口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