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咒术师特性,资质与残疾
  • 全球诡异
  • 折戟岑沙
  • 2144字
  • 2022-03-03 09:05:10

“来看看你的资质究竟如何吧。”

“是,师父。”

李观棋起身走来,坐到桌子旁边,看了眼站在桌面上的黑袍老侏儒,欲言又止,但还是没有询问。

他想问此人名字。

但仔细想想不该问。

这个诡异世界奇奇怪怪的,都没有背景介绍,开局就进“游戏剧情”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个人物角色的背景故事。

也不知道,他应不应该知晓老侏儒的名字。

万一应该知道,可他却出声询问,岂非自己找死?

保险起见,还是沉默为好。

“对了,徒儿,你姓甚名谁?”

这时,黑袍老侏儒手里把玩着暗红色的测血石,却朝李观棋问了句。

啊……原来是这样的。

李观棋明白了。

原来这是有点类似游戏上古卷轴5:天际的模式,先来一段游戏剧情,然后再让NPC去问你名字,从而开始“角色创建”。

从始至终,李观棋都在强迫自己把这个诡异世界,当成游戏来看待。

因为对于他这种十八岁的年轻人来说,这样子做,能够有效缓解他紧张和害怕的负面情绪。

唯有冷静下来,才能保证不出错。

“回师父的话,徒儿叫做李观棋。”

“观棋?观棋不语真君子……好名字,嗯,为师姓魏名墨,字丹青。”

“徒儿谨记。”

李观棋低下头。

“对,就是你想到的那个魏。”

黑袍老侏儒,或者说魏墨点了点头。

?!

李观棋心底一跳。

可我什么都没想到啊……

魏墨仰起头,望向破洞的屋顶,似乎从那木板的缝隙里,望见了屋外的蔚蓝天空和自由天地。

他苍老的脸上,露出些许迷茫之色。

“正如你想的那般,我出身大洛王朝,八国柱,也是八国姓之一的魏家。

我是当今魏国柱的嫡长子,五岁以前,地位尊崇,无忧无虑。

直到五岁那年,我被御医彻底确认为侏儒症。

魏家身为八国姓之一,族人们体内流淌的都是荣耀的神血,侏儒畸形儿的出现,是对魏家血脉的侮辱,是对大洛国姓的玷污。

呵。

从那以后,我被家族雪藏,关在一间偏僻的小院里,再未见过父母一面,只有一名仆役照料,而且还受尽那人的白眼欺凌。

直到十二岁那年的生辰。

因为是生辰,所以我能够在遮蔽面容的前提下,被仆役带着去街上逛一圈,这也是我一年里,唯一能够离开小院的一天。

也正是那天。

我偶然在路人的闲聊里得知,我,魏墨魏丹青,魏国柱的嫡长子,在魏家对外的说法里,早就在五岁那年夭折了,呵……呵呵……

那天回去之后,我哭了很久,一直哭到半夜,我拿起菜刀,架在脖子上,想要亲手了结自己这畸形的一生。

可就在那时候。

一个独臂老瞎子出现了。

他将一块石头递到了我的面前,也就是……这个。”

魏墨将手中那块暗红色的测血石,缓缓递到了李观棋的面前。

测血石?

李观棋看了眼魏墨手里那块暗红色石头,然后面色凝重地抬头看向他。

侏儒魏墨。

独臂老瞎子。

都是残疾儿。

他隐隐约约察觉到了咒术师这个群体,似乎比想象里的还要更加特殊……

“记住咒术师特性。”

魏墨面无表情,声音沙哑:“所谓的咒术师特性,就是天之不予,必有所赐。

上天少给你了什么东西,就必定会在另一个方面弥补你。

也就是说,在九成九的情况下,天生的残疾程度越严重,这个人的咒术师资质就越好。”

李观棋一愣。

天之不予,必有所赐……

可老天向来待他不薄。

幸福美满的家庭,一米九八的大高个,健康的身体,顶级的速度和弹跳天赋,应该还算灵光的脑子,还有不算多帅,但起码很阳光的相貌。

老天什么都给他了。

“你的身体条件很好。”

魏墨看着李观棋这具高大肉身,浑浊的眼眸里有着暗含的羡慕之意,“作为普通人,甚至参军,你都能得到不错的发展。

可是在咒术师界,为师只能说……咒术师特性,确实适用于九成九的咒术师。

但也不用气馁,说不定你就是那剩下的例外,在拥有良好身体的同时,也能具备不错的咒术师资质。

来吧。

测试。”

黑袍老人拉过李观棋的右手,两指并拢涌现些许深绿色光芒,在他的掌心上面轻轻一划。

殷红色的鲜血渗出,滴落在测血石上面。

“嗡——”

暗红色的测血石顿时亮起。

“哦?”

魏墨的脸上出现些许淡然笑意,“尚可,徒儿,说不定你真是那九成九之外的……”

“嗡——”

测血石还在不断发亮,越来越亮,越来越亮,直至变得如同一颗散发红光的灯泡般,血红色的光芒照亮整座木屋!

魏墨已经被震惊得无以复加。

“如此高的资质?!”

“轰!”

测血石忽然炸裂,无数细碎石块崩飞四溅,惊得李观棋连忙退避。

可魏墨却如同痴呆,完全不顾那些石子把他的脸庞擦出血痕,只是怔怔地望着桌面。

只见在测血石炸开之后,原地却出现了一小滩悬浮半空的红色鲜血,那是李观棋先前滴下的血。

而此刻。

这份红色鲜血,居然缓缓由红转紫,直到最终,彻底变成了一份紫色的血液。

“……”

魏墨望着这一幕,喃喃自语着,神情复杂到了极点,眼中震惊、怀念、愤怒、悔恨、思索、纠结、阴冷之色,皆有。

他自语的声音很小,可李观棋还是勉强听清楚了。

——通幽之子。

通幽!

通幽?!

李观棋面色微变。

他从模拟器里得到的【通幽(紫)】天赋,原来在诡异世界里也是真实存在的,而且还被冠以通幽之子的称呼。

“徒儿,你的资质很好,非常好。”

魏墨左手抓过那份紫色血液,缩回了袖袍里。

然后他伸出右手,轻轻揉了揉李观棋的脑袋,脸上微笑非常的慈祥,简直如同邻家的和蔼老爷爷。

“为师改变主意了,你的资质实在太好,光靠言传身教,实在是浪费你的资质,反正为师的寿数也所剩无几了……”

“这样吧。”

魏墨满脸温和笑意,朝李观棋柔声道:“为师也不管这多活一年半载的了,我会把一身修为全都灌进咒虫里,然后在两个月内,慢慢喂给你。”

“这就意味着,你只需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能得到为师苦修八十年的修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