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家教老师,咒灵气息
  • 全球诡异
  • 折戟岑沙
  • 2130字
  • 2022-03-30 09:05:04

“根本找不到啊。”

李观棋躺在柔软的床上,整个人摆成了一个大字型,无奈叹气。

回归现实已经三天了。

这三天里,他尝试了各种方法,却依旧没能发现自己的天生术式究竟是什么,着实是束手无策。

所以他决定躺平了。

“砰砰。”

“观棋。”

这时,外边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来了!”

李观棋翻身起床,并不意外。

今天是他的家教老师,谭文彦过来给他辅导课程的日子。

“谭老……”

李观棋离开房间,走到门口刚推开门,就忍不住皱了皱鼻子,仿佛闻到了某种令人作呕的味道一般。

咒灵的味道……

但李观棋很快就面色如常,笑着看向门外这名身穿棕色格子衫,戴着方框眼睛,约莫三十来岁的男人,“谭老师,进来吧。”

“额……不了。”

谭文彦却并没有进门的意思。

“嗯?”

而李观棋也是才发现他今天没有带包,没拿书本也没拿平板电脑。

“我今天是来告别的。”

谭文彦脸上带着些许歉意,“事发突然,我昨天跟你父亲打了声招呼,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就想着,还是当面跟你告个别吧。

从今天开始,我就不能再做你的家教老师了。

我老婆……嗯……你也知道,你何阿姨她一直患有抑郁症,最近越来越严重了,我托你父亲帮我找关系,约到了国外一名权威级的心理医生。

我想带她去看看……所以,很抱歉,观棋。”

“不不不,没事的。”

李观棋有些不知该说点什么,挠了挠头,还是认真地看着谭文彦说道:“家庭当然是最重要的,我也希望何阿姨她能快点好起来。”

“那就借你吉言了。”

谭文彦笑了笑,但眼里是掩不住的疲惫。

“谭老师,怎么说咱们也认识三年了,我请你吃个饭吧,权当告别?”

李观棋说着,就准备穿鞋。

现在差不多中午12点,也正好是饭点。

“不了。”

谭文彦指了指左手腕的手表,微笑道:“时间不太多,还得回家收拾东西赶飞机。”

“这样啊……”李观棋一愣。

“就这样吧。”

谭文彦微笑道:“观棋,我先走了,那个医生住在洛杉矶,要是有机会的话,以后我在洛杉矶看你打NBA啊。”

李观棋无奈一笑,“老师你开玩笑了。”

“有可能的,别放弃篮球。”

谭文彦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就此转身离去,在狭长的走廊里渐行渐远。

李观棋站在门外,望着那位中年男人的背影,眼神阴沉。

咒灵……

他的通幽天赋,让他能够“闻”到咒灵的“味道”。

以前他只能闻到不入品的,而现在能够闻到一元级的。

在辅导了他三年高中文科的谭文彦身上,李观棋闻到了一元级的咒灵气味。

而且这股子刺鼻味道太浓了,浓到令他感觉反胃。

如何才能沾染上咒灵的气息?

擦肩而过,短暂接触是根本不可能沾染上的。

除非是日积月累的朝夕相处。

但这怎么可能?

虽然在诡异世界里,李观棋经历的日子也有两三个月了,但是对于现实来说,这都是一瞬间的事情。

以现实时间来算,诡异世界降临至今,也才不到一个星期而已。

而咒灵都是从诡异世界跑过来的,一星期时间根本达不到“日积月累”的标准。

并且谭文彦也是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

李观棋是一元级的咒术师和异血武夫,能够轻松看穿不入品的超凡者修为,谭文彦如果也是被选中的超凡者,那几乎不可能瞒过他的眼睛。

所以只剩另一种可能了。

负距离的亲密接触。

刨除谭文彦去外边吃快餐摘野花的可能……事实上,李观棋很了解他的这位老师,谭文彦绝不会做出这种事。

所以真相就只有一个了。

——他那身患抑郁症的老婆!

“咒灵……呵。”

李观棋咧嘴轻笑。

谭文彦教了他三年文科,尊师重道,于情于理,他都得去查探一下事情究竟。

除此之外。

就是自己乐意了。

“本来还以为在现实的日子会很无聊,但现在看来,完全不会!”

李观棋满脸兴奋笑容。

在家里蹲了三天,也是时候出门活动活动筋骨了!

……

……

“老公,我真的好了,没有抑郁症了,不需要去国外啦,很浪费钱呀。”

雨城,一座中档小区,三室一厅的房子里。

谭文彦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这位蹲在他面前,拿着个果盘的美丽女人,一时间有些心神恍惚。

这是个熟悉且陌生的脸庞。

熟悉,是因为她叫何欣,是和自己结婚三年之久的老婆。

陌生,则是因为……

谭文彦看了眼客厅桌子上热腾腾的饭菜,眼里是深深的疑惑。

“算了不说这个,先吃饭,老公,啊——”

何欣拿着果盘,用牙签扎起一块切好的苹果,笑眼盈盈地朝谭文彦嘴边伸去,“看电视上面说,饭前吃块水果有助于开胃呢。”

“我……”

还不待谭文彦拒绝,才刚张开口,何欣就将苹果塞进了他的嘴里。

谭文彦一边咀嚼着,一边心中疑惑与担忧愈发浓重。

用心地做午饭,亲昵地喂水果,笑颜相向……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很爱自己老公的女人。

可是不对。

根本不对。

他今年三十四岁,与何欣是三年前相亲认识的,因为父母实在催得紧,而他也并没有找到那个命中注定,所以便想着随便结个婚,将就过这一生吧。

他不爱何欣。

何欣也不爱他。

双方都是三十多岁的大龄青年,父母催得紧,一直逼着相亲,两个人又都对爱情没什么需求,所以一琢磨,凑合凑合算了。

双方想法都一致。

结婚,只是为了父母。

何欣具体怎么个想法不知道。

谭文彦只是希望父母放宽心而已,比起找到一个好老婆,他更希望含辛茹苦把自己拉扯大的二老,能度过一个顺顺心心的晚年。

对谭文彦来说,父母远比自己的人生更重要。

将就一下,这辈子就过去了,不是么?

但人生总是不太顺。

结婚几个月之后,谭文彦才发现何欣从不做饭,从不做家务,性格有时也比较暴躁。

但这其实也不那么重要。

重要的是。

一次打扫家务,整理衣服时的偶然,谭文彦打开了何欣的衣柜。

那时,他才发现了何欣一直以来对他所隐瞒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