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拳开气血,铜皮武境

  • 全球诡异
  • 折戟岑沙
  • 2105字
  • 2022-03-26 09:00:23

“沙沙——”

斜阳如血,秋风卷枯叶。

李观棋睁开双眸,看着眼前这座破败不堪,大门紧闭的武馆,微微愣神。

他低头一看。

只见此时自己身上穿着件黑色的古风劲装。

接着李观棋环顾四周,发现他现在是身处一座偏远山村的角落位置。

千米之外才是村中央,各种矮房木屋聚集,众多身穿粗布麻袍的村民们其乐融融

依山傍水,炊烟袅袅,当真好一副田园风光。

“这次是……亲身体验的模拟方式?”

李观棋感觉有些新奇。

这次不再是文字模拟了。

他是以亲身体验的方式,进入了【武夫之路】的模拟。

那他从今以后,岂不是能够完整体验咒术师和武夫两种路线的副本剧情?

好啊!

李观棋忍不住亢奋起来。

学了拳,成为一元级武夫,再回去找伊森那混蛋算账!

“吱呀——”

忽然,破败武馆的大门开启。

一位老人出现在李观棋眼前。

他有着约莫一米八的高大身躯,发丝霜白,身穿一袭白色对襟衫,黑裤黑布鞋,负手而立,虽然老迈,可身子骨依旧壮硕硬朗,目光如鹰隼般锐利,不可直视!

【一元级异血武夫!】

“别等了,老夫不会收你做杂役弟子的。”

白发老人看着李观棋,面无表情。

李观棋一愣。

按照排行榜那里精选文章的说法,武夫之路的剧情应该就是成为武馆杂役,然后给这个“老拳”端茶倒水,以求学习真功夫。

可这老人不愿收他?

没道理啊。

两个新手福利性质的副本。

魏墨无条件收残疾人,刁难普通人。

那这个老头就也应该无条件收普通人,怎么……啊,是了。

李观棋幡然醒悟。

他才不是什么普通人。

“你体魄几近一元,做杂役,是委屈你。”

“可你年近十八,骨骼定型,体魄才几近一元,想做老夫徒弟,也不够格。”

白衣老人负手而立,俯视着站在武馆门外的李观棋,声音如洪钟大吕,“后生,你虽然骨架厚大,筋骨非凡,可现在习武,已经晚了。”

“回去吧。”

说罢,他后退半步,把门重新关……

“前辈。”

一只大手忽然伸了进来,卡在门缝中间,阻止了白衣老人关门的举动。

老人抬起头,透过门缝,看见的是一张独属于年轻人的阳光笑脸,朝气蓬勃。

“前辈,大器尚有晚成。”

李观棋认真地看着这位白衣老人,“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当然是在十年前,但其次,便是现在,不是么?”

“我想学武,就现在!”

“你……”

白衣老人眉头微皱。

但看着李观棋那认真坚定的年轻脸庞,这位老人一时间却是眼神恍惚,不知在李观棋的身上看见了谁的影子。

“说得好,种树最好在十年前,其次便是现在,也罢……你进来吧。”

白衣老人叹了口气,彻底拉开了门,然后背着手,转身朝武馆正中央那个宽阔的比武台走去。

“武夫一元级,又称开山境,可知为何?”

“晚辈愚钝。”

李观棋连忙跟上,学着白衣老人这略显文绉绉的口吻说话,“是指一元级武夫,拥有开山断石之力么?”

“呵,当然不可能。”

白衣老人走上比武台的左侧,“一元级武夫,断石可矣,开山就是妄想了……站我对面。”

“是。”

李观棋走到右侧。

宽阔的比武台,中间一个硕大的“武”字,白衣老人和李观棋一左一右,隔着二十米距离,遥遥相望。

“听好了。”

白衣老人负手而立,沉声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人开山,后人过路,武道一途也是如此。

前辈武夫,自有为后辈武夫开山辟路之责!

你的体魄已然几近一元,虽然气血旺盛,但与体魄格格不入。

我不知你有何经历,是何出身,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类似世家子弟滥用丹药,导致根基不稳的虚浮迹象。

但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老夫身为一元级武夫,自然有为你这种后辈武夫开山的责任,我会尝试帮你拳开气血,血与皮合,铸成铜皮,踏入一元级!

但,事不过三,过犹不及。

三次。

我只给你喂拳三次,如果三次过后,你依旧没能打开浑身气血,没能铸成铜皮踏入一元级的话,那你我之武缘便也到此为止。

现在……

出拳!”

白衣老人摆开一个古朴拳架,浑身气势凌人,目光锐利如鹰!

“唳——”

这一刻,不知是否错觉,李观棋好似在白衣老人的背后,看见了一片辽阔无垠的大草原。

而一只羽翼垂天的巨大鹰隼,则是展开那遮天蔽日的羽翼,在整座草原的上空疾驰而过,那锐利无比的鹰眼,和老人的眼神几乎如出一辙!

被老人这么一瞪,李观棋就仿佛一只被鹰隼盯上了的小兔子,忍不住浑身发颤。

“嗯?!”

白衣老人眉头皱起,踏步如奔雷,声势浩大的一拳砸来!

而李观棋几乎瞬间醒悟,猛然侧身,几乎是在拳锋贴衣的瞬息之间,硬生生避开了这一拳。

就仿佛即将被鹰隼扑击,却在生死存亡之际弹射而出,成功逃得升天的兔子。

“优秀的本能反应,这才对。”

白衣老人嘴角咧起,再次朝李观棋挥拳砸去,双拳挥动如残影、如雨幕,毫无半点可乘之机,李观棋根本没有反击机会。

一时间,李观棋节节败退,不仅没能挡住白衣老人的双拳,甚至脸上还被实打实地砸中了好几拳,淤青瞬间浮起。

而白衣老人一边挥拳暴打李观棋,一边声音平静,丝毫没有本该因为剧烈运动而产生的喘息和颤音:

“武斗本能,有人练了一辈子,也才堪堪摸到皮毛,可有些人却生来具备,是天赋。”

“小子,你恰恰就是这等幸运之辈,但是仅有本能还不够,你要通过你的武斗本能,再往上攀,去看见那个虚无缥缈的东西。”

“抓住它,掌握它,你就能触摸武道真意!”

“砰!”

白衣老人一拳狠狠砸中李观棋的面门!

鼻血飞溅。

李观棋眼冒金星,身子一晃,就这么昏死在了比武台上。

“第一次喂拳,结束。”

白衣老人面无表情,转身离开,只剩下一道苍老声线在比武台上空不断回响。

“你还剩两次机会,后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