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与众不同的天生术式?
  • 全球诡异
  • 折戟岑沙
  • 2317字
  • 2022-03-25 12:24:52

“很美,不是么?”

伊森用镊子捏着一颗小肉球,满脸病态笑意……说是病态,其实是李观棋基于目前环境的主观结论。

实际上,这个金发男人的笑容很纯粹。

在李观棋的记忆里,自己老妈很喜欢花,每次去植物园看见各种美丽的花朵时,都会露出这种陶醉笑容,那是发自心底的欢喜。

也许对于伊森来说,他看见术式器官,就像爱花之人看见美丽的花朵。

可李观棋不这么想!

因为这TM是他体内的器官!

而伊森现在是把他开膛破肚取出了这个器官!

这血腥惊悚的一幕,让李观棋眉头始终紧锁。

“嗯?”

忽然,伊森也皱起了眉头,他用袖袍擦了擦李观棋的小肉球,擦去了上面沾染的鲜血,彻底露出了这个术式器官的真面目。

一颗深邃的黑色圆珠!

就仿佛最极致的黑,能够吞噬所有色彩。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术式器官。”

伊森满脸费解,将黑珠捧在手心里,仔细端详着,“虽然术式器官因人而异,形状千奇百怪,但实际上,所有术式器官都有一个共同点——半透明。”

说着,他将黑珠放回李观棋的胸腔里,转身离开,去木屋另一个角落里,拿来一个精致的紫檀木盒。

盒盖敞开之后,是三十多个垫着柔顺绸缎的半透明器官,形态各异,有三角形的,有圆柱形的,有长得像一根肠子的……

颜色各异。

但无一例外,都是呈现半透明的状态。

“这些都是我珍藏的宝贝,三十九个。”

伊森将木盒展示给李观棋看,脸上有着不解,也有着对未知的好奇,“可你的术式器官与众不同,居然是纯粹的黑色,我从未见过这样子的术式器官。”

“……这有什么问题?”

李观棋迟疑道。

“不知道,但也许代表着,你的天生术式与众不同!”

伊森抱着木盒,眼神闪烁不定。

“我改变主意了!”

他忽然看向李观棋,兴奋笑道:“像你这种特殊的试验品,决不能浪费,我要先看看你的术式器官,究竟会蕴生出什么样的天生术式!”

……

……

从那以后,李观棋就过上了“帝王”般的生活。

每天都有妃子喂吃的……好吧,实际上是面目丑陋的僵尸强喂他各种奇怪液体,似乎是以拔苗助长的方式,帮助他提升修为。

那天,伊森把他的黑球器官放回体内,重新缝合好身体,再次关回了铁笼里,用祭器紫钢链捆绑。

然后伊森开始每天都调配各种液体给他喝。

每次都说这个材料多少多少金币,那个材料多少多少金币,同时满脸肉疼,总说什么要不是自己没多少时间了,否则绝不会这么浪费。

李观棋没什么感觉。

毕竟他对这个诡异世界的货币体系还没有概念,而且花的又不是他的钱。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些液体真的很有用。

就像仙侠小说里的天材地宝似的,他每次喝下去都能加速他吐纳灵气的速度,修炼速度暴增数倍不止。

李观棋始终铭记魏墨的教诲,决不能乱吃其他咒术师的炼制品。

可问题是他没办法。

因为拖延时间,也正是他所急需的。

而伊森的药液有何副作用暂且不提,因为他没感觉到任何不适,可正面效果,却是极其惊人。

在伊森不计代价的“供养”之下,李观棋的修为开始飞速增长。

【灵力:5.3、5.7、5.9、6.2……】

直到二十多天过去。

【灵力:9.8!】

只差最后的0.1,便能达到咒术学徒的极限!

以李观棋的判断来看,这最后0.1的量,差不多就是伊森再给他喂一碗药液的剂量。

伊森很期待。

而李观棋也很期待。

因为在这二十多天的时间里,他已经通过最开始引来的那头咒灵,一个找两个,两个找四个,四个找八个……

如此往复。

直到今日。

悄悄潜入,隐藏在这处山洞千米范围之内的不入品咒灵,已经多达一千头!

李观棋也就此发现了通幽天赋的极限。

他只能命令以自身为起点的一千米范围内的咒灵,并且控制上限也是一千,再多,那些咒灵就会不听话。

控制距离上限:一千米。

控制数量上限:一千头。

伊森至少掌控着上百个一元级的僵尸,这是非常恐怖的力量。

但是一千头咒灵,代表着一千种不同的异能,虽然不入品,但也足以跟上百一元级僵尸短时间内厮杀个不分胜负。

而李观棋,就要趁这段时间,斩杀伊森!

一千头咒灵里面,就有几头的异能可以帮他脱离紫钢链的束缚。

所以动手时机,就定在……

今晚!

“呼——”

李观棋被紫钢链锁在椅子上,吐出一口气,透过铁笼,望着木屋窗外那逐渐黯淡的天色,眼神凝重。

伊森的药液,一日三次,早中晚。

等夜幕降临之后,伊森就会带着僵尸来喂他今天的第三碗药液。

等薅完伊森的羊毛,把自己的灵力提升到9.9之后,他就命令一千头咒灵冲进来,大干一场!

“快了。”

李观棋闭上眼睛。

右上角。

【当前诡异世界,超凡者存活人数:2。】

俩。

李观棋已经成了这个【森林诡事】副本里唯二存活的超凡者,他猜测也许是自己术式器官的与众不同,才让自己活到了今天。

但另一个人呢?

不知道……

只靠猜测的话,李观棋更倾向于是那位“道法自然”兄还在跟他一样奋斗着。

感慨良多。

陌生的世界,同样的副本剧情,世上还有个悲催的兄弟在跟他一起奋斗啊……

烛火摇曳。

时间悄然流逝。

窗外天色彻底变成漆黑一片,万里无云,明月皎洁……并不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杀人夜。

不过没有关系。

因为李观棋第一次杀人,就是在这样的好天气,今天也不会例外。

“吱呀——”

不出所料地,木屋大门开启。

仪容整洁,穿着一袭优雅燕尾服的伊森款款走来,身旁还跟着一头……嗯?

李观棋眉头微皱。

吴安……

今天伊森带来的僵尸,赫然便是拿伊森当此生唯一挚友,却反被伊森坑杀,夺取天生术式的咒术师吴安!

“今天是特殊的日子。”

伊森走到铁笼外边,手里把玩着一个红色的盒子,看上去有点像戒指盒。

李观棋面色如常,心中却暗道不妙。

什么特殊的日子?

干!

他今晚就要动手,这混蛋不会又要搞什么幺蛾子吧?

“9月13号。”

伊森的眼帘低垂,这位尤利塞斯家族的庶子,看着手中这个红色的戒指盒,眼神复杂,“今天,是我爷爷,前任尤利塞斯家主的忌日。”

说着,他打开了戒指盒。

躺在其中的,是一枚略显破旧的青铜戒指,看上去似乎有点平平无奇。

“叮!”

可就在戒指出现的刹那,李观棋脑海里忽然响起一阵冰冷的机械女音。

“发现时间戒指,身体接触即可为诡异世界模拟器充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