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开刀手术,术式移植
  • 全球诡异
  • 折戟岑沙
  • 2202字
  • 2022-03-26 09:18:42

昏黄烛火,不断摇曳。

李观棋无奈叹息,然后闭上眼睛,“看”向右上角的信息。

【当前诡异世界,超凡者存活人数:96。】

就剩不到一百个。

这并不是很意外的数字,甚至是丝毫不出所料。

这个时间点,还能在这个【森林诡事】副本里活下来的人,应该基本都和李观棋差不多,已经沦为了伊森的试验品。

至于一直躲在一开始的森林里?

不太可能。

李观棋推测,就算一直龟缩在那,也早晚会出现各种意外,让“玩家”被伊森这个“BOSS”抓走,开启剧情。

“吱呀——”

忽然。

木屋后边响起开门声。

伊森穿着一袭燕尾服款款走来,右手拿着个针筒,左手单手掐诀,闪烁紫光,与铁笼的门锁交相辉映。

“咔。”

门锁开启。

伊森拉开铁笼的门,走到李观棋面前,轻笑道:“忍着点儿。”

“……”

李观棋面色难看。

他发誓,他这辈子从没有见过这么粗的针管,这TM几乎跟铅笔一样粗!

“噗嗤!”

针管入肉,伊森将针筒里青紫色的药剂注入李观棋体内。

紧接着,李观棋就感觉浑身疲软无比,根本使不上力。

“哗啦啦——”

伊森解开了他身上的祭器紫钢链,抓着李观棋的右手,将他拖在地上,像拖一只死猪一样,把他从铁笼,带到了木屋另一边。

这里有一张满是血液痕迹的木床。

伊森那只机械右臂如有神力,单手就把200斤重的李观棋抬到了木床上,然后转过身,在另一张桌子上整理着各种类似手术刀的工具。

“你要给我开刀做手术?!”

李观棋惊了。

他现在浑身无力,连脖子都动不了,只能动动眼睛和嘴巴,忍不住发出震惊的声音:“在这儿?!没有无菌环境也就算了,你好歹把手术刀上的血擦擦啊!”

“哦?”

伊森拿着两把带着黑色血迹的手术刀站在他旁边,有些惊讶:“土包子居然也懂细菌?”

“呵呵,但也不必担心。”

他平静笑道:“咒术师体内的灵力,就是最强的人体免疫系统,能够免疫99%已知的细菌。”

李观棋一愣,“那剩下1%呢?”

“嗯……”

伊森沉吟一声,然后问道:“你到底是大洛人还是南疆人?总不可能是草原那边的吧?”

“???”

李观棋满是困惑,不知道怎么突然扯到这上面来了。

“大洛人不信神,那没办法。”

伊森继续整理着自己的工具箱,继续挑选合适的手术刀,“不过你如果是南疆人的话,还可以跟蛊神祈祷一下。”

他最后挑选出两柄薄如蝉翼的手术刀,看向李观棋微笑道:“祈祷不会出现最后那1%的细菌。”

“草……”

李观棋彻底语塞。

伊森拿着两柄手术刀,对准了他的腹部。

“噗嗤!”

“啊!!!”

细刀入肉!

李观棋顿时被剧痛逼得忍不住嚎叫出声,可整个身体却没有任何动作,仅仅是面目狰狞,额头青筋跳起,张嘴哀嚎。

他已经彻底失去了控制身体的能力,只能感受着身体的苦楚,能哀嚎,却无法挣扎。

“噗嗤!”

“啊!”

第二柄手术刀插进肚皮!

伊森在割开李观棋肚皮的同时,也切开了他身上的黑袍,将整个充满肌肉线条的强壮上半身袒露出来,包括那两条被手术刀切开的血痕。

“很少有人能够亲眼观看自己的手术过程,我给你这个机会。”

伊森很“贴心”地给李观棋脑袋下塞了个木头,把他脑袋垫了起来。

以李观棋现在的角度,能够很清晰地看见自己的胸膛和上半身。

“你他妈的……”

李观棋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这几个字,死死瞪着伊森,眼中怒火几乎要喷涌而出,“我不信你连麻药都没有!”

“当然有。”

伊森微笑,“可我更喜欢在做手术的时候,听着病人的嚎叫。”

说罢,他操持起两柄薄如蝉翼的手术刀,开始迅速利落,并且精准无比地切割起李观棋的身体,把腹部和胸膛的皮都掀了出来。

但是在此过程之中,伊森再也没有听见半声哀嚎。

“嗯?”

他转过头看向李观棋。

他看见的,是一张苍白无比,大汗淋漓,却死咬牙关的坚毅脸庞,那家伙粉红色的牙床都已经渗出血丝,却依旧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

“无趣。”

伊森好像失去了兴致,收回目光,面无表情地继续手术。

烛火明亮。

时间,一点点流逝。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观棋身体里那份属于异血武士的力量正在进一步觉醒,他感觉自己似乎对痛楚的感受更加敏锐。

但会更加痛苦吗?

不会。

更加清楚痛苦的同时,李观棋对于血肉层面上的剧痛,也在以惊人的速度适应着,耐受性不断提高,就仿佛人体的进化。

伊森以为不打麻药的手术,能够给予李观棋痛苦。

实际上,这反而帮他进一步地掌控肉身,提高了对疼痛的耐受性。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

李观棋几乎彻底适应了被人拿着手术刀在胸腹内部搅来搅去的痛苦。

不仅面色如常,他甚至还能淡定地看着伊森在自己胸腹里翻来覆去,看着这血肉模糊的一幕,他却没有任何不适。

有的,只是越来越深沉的杀意……

“伊森。”

李观棋忽然出声,“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在做什么?”

“这就是异血武士么?这种剧痛都能忍受?还能说话?”

伊森头也没抬,平静道:“我在找东西。”

“在我体内找东西?”

李观棋有些诧异。

“你以为天生术式是什么?”

伊森淡然道:“书上从来不会记载这些,很多咒术师还以为天生术式是上天的恩赐,可实际上呢?

天生术式,是一种小型的隐蔽器官,存在于任何一个具备咒术资质的人体内。

只要你能引气入体,炼化成灵力存入血液里,那么你体内就具备这种器官。

也就是说,理论上,每一个咒术学徒都至少能成为一元级咒术师。

这种器官的外表并不固定。

每个咒术师体内的术式器官都长得不一样。

而我现在,就是在你体内寻找你的术式器官,因为你还没有把术式器官凝聚成咒术之核,所以很难找,我……呵!”

伊森咧嘴一笑。

“果然,我还是喜欢在手术的时候听病人的声音,这才能高水准发挥。”

“你看啊……”

这个脸庞染血的金发男人满脸病态笑意,用镊子从李观棋的胸腔里,取出一颗尚且连着血管,并且还在微微跳动的小肉球。

“你的术式器官,很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