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人心才是最大的诡异
  • 全球诡异
  • 折戟岑沙
  • 2861字
  • 2022-04-15 22:20:58

“噌——”

尖锐的刀锋在夜幕里划过,泛起寒光!

“锵!”

李观棋在瞬间凝聚出一把冰晶大剑,转身回击,剑刃和刀锋相撞,顿时弹起一串火花,伴随着清脆的金铁相交之声。

接着朦胧的月光,他勉强看清了眼前这个,神出鬼没般靠近他偷袭的敌“人”。

这家伙穿着一副残破的南疆盔甲,整个人如同干尸,浑身肌肤呈现青紫色,紧贴骨骼,脸部更是血肉腐烂,就连眼球都掉出来了一颗,几根血管还和眼眶内部相连着。

【僵尸,一元级!】

“刷——”

就在诡异系统给出提示的刹那,这头来自南疆的僵尸,再次高高举起手中长刀,朝李观棋劈下势大力沉的一刀!

“锵!”

李观棋横剑在前,硬生生挡下这一刀,而后丝毫没有退避的打算,近身和僵尸刀剑交锋了起来。

“锵锵锵锵锵!”

黑夜下的阴暗森林之中,两道身影你来我往,刀剑碰撞,不断炸起火花和清脆声响。

僵尸虽然有个僵字,可行动起来却是灵活无比,而且似乎还保留着身前的些许记忆,举手投足间,各种直击要害,攻敌必杀的阴狠杀招倾泻而出!

李观棋一开始还能招架,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却越发地感觉力不从心。

论起实战技巧,他被这个南疆僵尸完爆!

事实上这也不足为奇。

李观棋在进入诡异世界之前也就是个高三学生,顶多是个职业篮球运动员的水平,是篮球运动员,又不是搏击运动员,哪里会打架?

狂澜剑法更像是技能,而不是实战经验。

并且狂澜剑法的施展需要时间,至少得需要几秒时间让他准备肌肉的调动,否则根本施展不出来。

可几秒时间?

足够僵尸杀他十几回了!

这个僵尸明显保留生前在血腥战场上厮杀出来的、最实用、最阴狠的军队杀招,绝不会放过任何破绽!

若再硬碰硬下去,李观棋必败无疑。

但人贵自知。

以自身短处,攻方长处,蠢辈所为。

以长攻短才是取胜之道!

“砰!”

李观棋双手握着冰晶大剑,朝僵尸重重斩下,却在剑刃和刀锋即将碰撞的刹那,主动炸碎冰剑,无数冰屑纷飞!

僵尸挥刀挡下冰屑。

与此同时,李观棋迅速后撤半步,双手掐诀,整个人化作一滩黑色液体,融入周围的阴影之中,此时正值夜幕,遍地都是阴影。

下一刻。

一个“李观棋”忽然从僵尸背后的阴影里出现。

“砰!”

僵尸几乎是瞬间就反应过来,转身一刀,直接将“李观棋”劈碎,化作一滩血水散落在黑色的草地上面……

人偶分身!

这时,一阵淡然笑声响起:“我没走,还在这儿。”

僵尸连忙再度转过身,却只见一柄冰晶大剑劈头盖脸地砸来,速度之快,力道之沉,远超先前对攻时数倍不止!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一瞬间,九剑齐出如狂澜拍岸!

僵尸的身体化作碎肉块,沿着整齐光滑的切面,散落一地,流出丝丝缕缕的黑色血液。

“呼——”

李观棋随手将冰晶大剑插在地上,然后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胸腔剧烈起伏,可脸上却带着兴奋至极的笑容。

9.9的肉身!

足够他将狂澜剑法施展到极致,九剑齐出,剑剑叠加,如海潮层层铺叠,势如狂澜!

李观棋不断剧烈喘息着,将狂澜剑法施展到极致,对他如今的肉身来说,也是一种巨大消耗。

他坐在僵尸的尸体旁,准备恢复一下体力再继续行动。

“沙沙——”

可就在此时,周围的黑暗森林里,传来一阵奇异的声响,似乎是很多东西经过,与树叶灌木丛摩擦引起的声响,此起彼伏。

“……草。”

李观棋环顾四周,面色难看。

因为黑暗之中,无数穿着南疆盔甲的僵尸正从四面八方涌来,皆是手持刀剑长戈,弓箭劲弩,无数血红色的目光在漆黑的森林里显得异常瘆人。

对付一个僵尸便让李观棋耗尽心力。

而此时出现的一元级僵尸……

至少上百!

“从看见你的时候,我就在想,你拥有这么强壮的身体,会不会在成为咒术师的同时,也选择接受异血加身,成为一名异血武士?”

僵尸群深处,两道身影缓缓走出。

其中一人,正是身穿一袭黑袍,金发碧眼的伊森·尤利塞斯。

“果然,我猜对了。”

伊森站在李观棋五十米开外,看着他,似笑非笑。

“……”

李观棋皱起眉头。

站在伊森旁边的那一道黑衣身影,赫然便是吴安!

可此时的吴安,却是面无表情,双眸散发红光,皮肤青紫。

本来早已被骷髅咒灵咬掉的一条手臂,此时却被续接上了一条粗壮的虎豹臂膀,缝合处的针线痕迹是那么的刺眼……

僵尸!

吴安师兄……被伊森炼成了僵尸!

李观棋眉头紧锁,收回目光,看了眼四周,看着周围那上百多头一元级僵尸,心情十分沉重。

一瞬间,他思绪如电。

得想个办法脱身。

问题是哪来的办法?

硬碰硬?

周围上百个一元级的僵尸,他拿命碰?

耍手段?

伊森是一元级的咒术师,他有什么手段瞒得过此人?

……不行,得拖延时间再多想想。

“这一切的幕后主使都是你。”

李观棋注视着伊森,选择用交谈来拖延时间:

“忽然袭来的阴风,被卷走的南疆骑兵和囚徒,都是你的手笔,可是为什么?我有点想不通,吴安师兄为了救你不惜冒生命危险,你怎么忍心把他炼成僵尸?可供炼制僵尸的人那么多,为什么非得害死自己的挚友?”

“救我?”

伊森嘴角微勾,脸上浮现出几分阴寒的笑意,“你以为,那头骷髅咒灵是哪儿来的?”

李观棋面色微变!

“这是灵腥草。”

伊森从腰间布袋里取出一个透明的小玻璃瓶,里面装着一片血红色的草叶,“一旦打开盖子,灵腥草的气味就会吸引来咒灵,我们人类闻不到,但是这对它们来说,是无法抗拒的诱惑。

我故意以身做饵,为的就是引来咒灵,诱使吴安施展转移咒术,因此而身受重伤……没办法,他太强了,想杀他,我只能耍点手段。

至于你说的‘可供炼制僵尸的人那么多’?

不,并不多,与我而言,想秘密杀死一位接近两仪级的咒术师,可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而选择吴安,可以让我省很多手段。”

说着,伊森看了眼身旁的僵尸吴安,轻轻一笑,“并且杀他很轻松,一片灵腥草,就成功把他给重伤了,这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不是么?呵呵。”

听到这里,李观棋的表情已经极其复杂。

“吴安把你当做唯一挚友,为了救你甚至不惜生命,而你却反倒利用这一点,故意害其重伤,然后将他杀死炼成僵尸……呵。”

李观棋看着前方这个金发碧眼的紫罗兰人,忽然笑了。

“伊森,我真的得谢谢你,因为你教会了我,人心到底能恶到什么程度。”

李观棋看了眼伊森,又看了眼吴安,心中五味杂陈,“有朋友不容易,有知心朋友更不容易,一个愿意为了你而付出生命的挚友,更是许多人终其一生都不曾遇到过的。”

他从出生至今,从未有过一个知心好友。

而伊森,却在他的面前,将“友谊”这个珍贵至极的东西,狠狠地踩在脚下,不断践踏。

“……你不该这么做。”

李观棋望向伊森,眼神阴沉,“不管你杀谁炼成僵尸,都不应该杀吴安师兄,都不应该杀死你的这个挚友。”

“挚友?哈哈哈哈哈!”

伊森听得此言,却好似听到了某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竟是捧腹大笑起来,好像眼泪都差点笑出来了。

“那是他!”

伊森忽然面色一变,神情狰狞,抬起右手,狠狠拍了一下身旁僵尸吴安的脑袋。

“我可从来没把他当做什么朋友!贵族怎么会有平民朋友?!我身为高贵的尤利塞斯家族的一员,怎么会拥有大洛贱民的朋友?!”

“……”

李观棋听得此言,看向伊森的眼里,不禁多了几分厌恶,“友谊是很珍贵的东西,而你这种人,不配拥有。”

“我也并不需要。”

伊森没有再笑,只是漠然地看了眼身旁的僵尸吴安,眼底闪过几分复杂异彩,但最终尽皆化作一片冷漠与无情。

“成大事者,谈感情、友谊,都是很可笑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