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真正的诡异世界降临
  • 全球诡异
  • 折戟岑沙
  • 2845字
  • 2022-03-02 09:00:20

“喂,妈,你和老爸……”

“嗯嗯,好的,那个,儿子啊,爸爸妈妈很忙,暂时回不来,但是我们已经给你请了一个医生,布兰登医生在心理领域上面是世界级的权威,你……”

“妈,我真的没病……算了,反正你们记住我说的就好了。”

房间里。

李观棋坐在床上,挂断电话,拿着手机在手里翻转着,不断思索。

他爸妈常年在国外打理生意,都是运动员退役转成企业家的模范案例。

他刚刚给父母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不断说诡异世界的事情,还把【咒术师之徒】的通关条件跟他们说了。

毕竟他也不知道届时全球人类被选中的百分之一里面,有没有自己的老爸老妈。

更不知道模拟器说诡异世界“很快”降临,究竟是有多快。

一小时?

一天?

完全不知道。

所以只能把正常的通关条件先告诉爸妈。

正常的通关结局,自然就是跟着黑袍老人学习咒术,然后等着他寿终正寝,就此通关。

但是李观棋因为一开始得到了【通幽(紫)】天赋,咒术师资质实在太高,使得黑袍老人又不甘心去死了,导致他并没有解锁这个正常结局。

三个结局。

【沙雕的选择】

【长生和徒儿】

【师父,我来完成您的夙愿】

没一个是正常结局。

而在解锁完美结局之后,模拟就关闭了。

只不过从这结局二【永生和徒儿】的介绍里,自然也能很轻松地就推断出,那个正常的结局其实就是正常拜师,正常等待黑袍老人寿终正寝。

李观棋也把这个正常结局的通关条件告诉了父母。

而结果当然也不出所料。

即便是自己的亲生父母都觉得他脑子有病,甚至还在几分钟之内给他请了医生,效率简直惊丿……

“全球诡异世界,开启!”

忽然,一阵冰冷的机械女音在李观棋耳畔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李观棋微微一愣。

原来模拟器说的“很快”降临,是这么快啊!

从模拟器出来之后连十分钟都不到!

“滴滴……能量不足……参与世界副本人数缩减……”

“全球随机筛选百分之一的人口,即刻参与诡异世界副本。”

“刷——”

一道白光闪过,李观棋整个人瞬间消失在原地。

房间空空如也,唯有浅蓝色的窗帘被风吹起,不断飘动,屋外的城市小雨绵绵。

……

……

等李观棋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坐在一张椅子上,双手被捆了起来。

他并没有睁开眼睛,因为闭眼时的黑暗“视角”里,右上角悬浮着一行略显隐秘,若是不注意看都容易直接忽略的小字:

【当前诡异世界,超凡者存活人数:102620357(约一亿)。】

李观棋记得从去年起,全球人口就超过了百亿之数,所以百分之一的入选者,就是差不多一亿个超凡者。

“咚咚咚……”

这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还伴随着像是踩在腐朽地板上而引起的“吱呀”声。

很快,李观棋就感觉到有人坐在了他的对面。

紧接着,一阵沙哑低沉的老人嗓音响起:

“想做我的徒弟?”

就是这句话。

李观棋低着头轻轻一笑,然后睁开了眼睛。

一片昏暗之中,率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腐朽、布满裂纹、蕴生出了点点绿色霉斑的桌子。

而自己此时身上穿着的,已经不是名牌运动服了,而是一套灰色的粗布麻袍。

李观棋抬起头来。

只见坐在桌子对面的,是一道极其瘦小,浑身都笼罩在黑色长袍之下的矮小人影,戴着罩帽。

李观棋只能从周围微弱的昏黄火光里,勉强分辨出罩帽下的,应该是一张老人面孔,想来方才的沙哑声音也是出自此人。

可此人身材太小了。

头大身子小,四肢很短,看上去有些畸形。

这个黑袍老人的身高就像是七八岁的儿童,虽然坐在椅子上,但李观棋判断对方的身高也不会超过1.2m。

侏儒症?

李观棋暗自思索。

根据模拟时的情况,很显然,这个家伙就是“黑袍老人”,所以,这个黑袍老人,其实是一个侏儒患者。

不过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

最重要的是“黑袍老人”可没什么耐心。

李观棋很直接地就抬起头,看向对面的那位黑袍侏儒,认真道:“是的,我想拜您为师!”

“那就选一个吧。”

黑袍侏儒那空空如也的右手拂过布满霉斑的长桌,紧接着桌面上就凭空出现了两个深棕色的木碗。

李观棋眉头微皱。

木碗?

为什么是木碗?

这和模拟里的杯子可不一样!

虽然这种区别看似无伤大雅,但模拟和现实的出入,还是给李观棋敲响了警钟。

模拟是模拟,真实是真实。

原来是会不一样的!

还是需要小心。

李观棋眼神微凝,借着周围微弱的昏黄火光,勉强看清了两个木碗里装的东西。

左边木碗里,装着一条条肥美多汁的白色蛆虫,正在碗里不断地扭动着,仿佛在告诉李观棋,我很好吃,快来吃……yue!

李观棋面色难看,强忍着胃里翻涌的酸水,强行压下想要呕吐的欲望。

干!

难怪他模拟的时候会吐。

李观棋深呼吸一口气,压制自己的通幽天赋,毕竟他可不想听蛆虫那些低等思绪。

他转头看向右边木碗。

和模拟里的一样,右边比左边更加重量级。

里面不仅装着一只只黑色的臭虫,还有许多长条状的蛔虫,以及一大堆五颜六色,不断喷吐着恶心黏液的怪异虫子,黏液都快把木碗浸泡成虫子汤了。

“选一碗吃掉吧。”

黑袍老侏儒说话的同时,李观棋身上的绳索也自动脱落,掉到了地上。

可李观棋在模拟器里已经“死”过很多次了。

这两碗虫子,一碗都不能吃,无论吃哪碗都会被这个不当人的老玩意儿杀掉。

所以……

“我哪碗都不会吃的。”

李观棋把双肘撑在桌子上,十指交叉,放在嘴前,神情肃穆。

沉思.jpg。

“哦?”

黑袍侏儒眼眸微眯,隐隐透出一股森然杀意。

但李观棋并不害怕。

他神情依旧严肃,深沉道:

“一名合格的咒术师,绝不会去食用他人的咒虫。”

李观棋表情很严肃,说话时看上去好像很有逼格。

他装的。

吃是吃不得,只能嘴硬不吃。

但实际情况是实际情况,和模拟不一样。

模拟的时候他并非身临其境,只需要简单地选择[不吃]就行了,可实际情况他必须得做点什么,以此来说明自己不吃的原因。

再联想到【咒术师之徒】这个名字,他便随口胡诌了一句。

“呵!”

黑袍老侏儒狞笑一声,抬起手,黑洞洞的宽大袖袍里,飞出了一只足有拳头大小,模样类似蚊子的黑色甲虫。

那尖锐口器如同钢针,七八厘米绝对有!

“嗡嗡——”

黑色甲虫扇动着翅翼飞来,尖锐的口器抵在李观棋眉心处,锋锐无比的口器尖端,在周围火光的照耀下泛起明晃晃的寒光。

“不吃,就死!”

黑袍侏儒注视着李观棋,目光阴冷无比,声音猛然一提!

“宁愿死,我也不吃。”

李观棋闭上了眼睛。

因为这个老侏儒的目光太过诡异,有时像一座深不见底的深渊,有时又像一把锋锐的长剑,锐利到竟是让他不敢直视。

他怕和黑袍侏儒对视太久,会动摇自己的心智。

紧接着。

李观棋眉心处传来奇异感觉,那是一种类似锋锐物品迫近时的感觉,很多人都曾有过这种感觉,明明没看到没摸到,可就是能感觉到。

李观棋现在也感觉到了。

然后。

“呲!”

血珠渗出。

黑色甲虫的口器,直接刺进了他的眉心!

不过,仅仅是刺破了皮而已。

“我再问你一次,吃不吃!”

黑袍侏儒声音阴沉,如同九幽地狱的恶鬼般,传来蛊惑人心的威胁:“不吃,就死,吃了,仅仅是恶心一下而已,跟命比起来,哪个重要?!”

“不吃!”

李观棋沉声低喝。

唯一的生机。

就是不吃!

说罢,李观棋猛然睁开双眸,不顾刺入眉心的黑色甲虫,目光灼灼地盯着黑袍侏儒,与其对视,不卑不亢,毫无退缩。

坚守本心!

这个老侏儒的诡异目光,对他已经没有影响了。

而黑袍侏儒也阴冷地注视着他,“我再问你一遍,吃,还是死,二选一。”

“呲!”

话音刚落,黑色甲虫的口器再次刺入些许,丝丝缕缕的猩红鲜血从李观棋的眉心处滑下,一直流到鼻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