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属于异血武夫的王朝
  • 全球诡异
  • 折戟岑沙
  • 2017字
  • 2022-03-19 09:00:25

“你也知道我们就只有七天时间,所以你不应该在花城浪费足足四天。”

吴安看着伊森,微微皱眉。

“嘿,朋友,人生就应该及时享乐。”

伊森脸上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笑意,再配上他那贵族公子的气质,确实有股难言的气度和高贵,“南疆的姑娘火辣又热情,你出身大洛,就没想着去邻居家里玩玩儿?”

“不是谁都像你一样喜欢满世界乱跑,一年时间转校七八次。”

吴安面无表情,“而且……我没那么多时间享乐。”

说罢,他转身离去,径直朝旁边的一架马车走去。

“所以你才更应该及时享乐!”

伊森眼神复杂,忍不住大声道。

可吴安没搭理他,在车夫的搀扶之下,走进了马车的车厢,帘子放下,没有丝毫声响传出。

李观棋站在旁边,并未说话,但满脸的好奇。

“唉……”

伊森低头叹息。

“他叫吴安,是南疆总校的学生,跟我一个班,虽然都是一元级,但他距离两仪级已经不远了。

而且他连升学作品都早已准备完毕,只待自身修为彻底破入两仪级,就能立马升入二年级,享受更多的资源倾斜。

才21岁啊,简直天资横溢,只可惜……

他天生患有枯灵癌。”

枯灵癌?

李观棋一愣,“枯灵癌是什么?”

“一种病根位于灵魂的疾病。”

伊森低声道:“得了这种疾病的人,每过一年,灵魂都会出现病变,吴安已经撑了21年,头发也都是因为治疗而掉光的,没人知道他还能撑几年。”

“没得救?”李观棋问道。

“呵呵,当然可以了。”

伊森笑了笑,只是脸上笑容却有些无奈,“可是钱呢?世上其实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

区区枯灵癌,当然可以治愈,可吴安一个贫民窟出身的草根,哪来的钱去买药呢?

世间事,无非是求不得罢了。”

伊森摇了摇头,转身朝自己的那架马车走去。

“我倒是想为吴安买药,只可惜,我是尤利塞斯家族的,可尤利塞斯家族不是我的,一个注定无法继任家主位置的庶子,可没有动用家族资金的资格。”

伊森越走越远,这位金发帅哥的磁性嗓音也渐行渐远。

李观棋眉头微挑。

他现在几乎已经脑补出了一个剧情。

——有一个天资横溢的咒术师,因为天生患有绝症且贫穷,所以一手策划了这场阴谋,假装随军押送囚徒,实际上是准备一锅端,把所有南疆士兵和囚徒都抓去做人体试验,企图研究出枯灵癌的治病良药。

只是猜测。

但李观棋心底,已经给那个患有绝症的吴安打上了一个危险的标签。

“喂!”

马车上,伊森朝他这边招了招手,“站那儿干什么?上车啊,准备进森林赶路了。”

“来了!”

李观棋连忙跑了过去。

……

……

天色渐晚,两辆马车在森林里的官道上一前一后,十名骑兵在最前方开路,另外十名骑兵在后面押送上百位囚徒的行进。

“这些囚徒到底什么来头?”

第二辆马车里,李观棋坐在伊森对面,好奇地问道:“一百来个凡人囚徒,应该不至于要二十个装备精良的骑兵押送吧?更何况还加上了三个咒术师。”

“这些囚徒很重要,是谈和的筹码。”

伊森笑了笑,“南疆到底是偏僻小国,跟大洛王朝打了太久,国力吃不消了。

大洛王朝也不想打,打来打去都动不了南疆的筋骨

可若是想灭国,就得进入山势崎岖,遍地虫蛇的南疆腹地。

以大洛的国力,没什么问题,可很多咒术师会不开心。

因为南疆腹地,有大量的稀有虫蛇繁衍生息,是最优质的咒虫来源地之一。

若是马踏南疆,毁了那里的生态环境,导致稀有虫蛇绝迹,那就相当于得罪了全世界九成喜欢使用咒虫的咒术师。

这就很可怕了。

即便大洛王朝出了名的不喜欢咒术师,可也还没有做好和整个咒术界开战的准备。

所以南疆仗着这点,一直有恃无恐,时不时就入侵大洛边境,肆意劫掠。

然后每次都是打一段时间之后,南疆就交出所有俘虏,跟大洛签订停战协议的同时,再用俘虏换一大笔钱财粮食,美滋滋地回家。

而我们押送的这一百多个囚徒,是大洛王朝精锐军团,炽焰军的成员,算是谈和里比较的重要筹码吧,能换不少粮食。”

“哦?”

李观棋有些惊讶,“大洛不喜欢咒术师……所以大洛王朝,是属于异血武士的国家?”

“额……”

伊森诧异地看着他,“我还以为你只是不懂国事大局,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没常识,你难道从小就跟着你师父在山沟沟里长大,都没出去过的么?

大洛王朝拥有最完善的异血武士培养体系,也拥有最强的异血武士。

大洛皇室,嬴氏皇血,世界公认的最强异血家族。

大洛王朝八国柱,八国姓。

魏、姬、齐、云。

南宫、慕容、端木、上官。

这八个都是顶尖的异血家族,成年后的嫡系子弟,随便洒一滴血都能直接烫死低级咒灵。

这是常识啊。

还有。

‘大洛王朝,是属于异血武士的国家’这句话,在外边说说就行了。

要是在大洛境内说这句话,估计你很难完好无损地走出大洛国境。

人家自称武夫。

是夫,武夫。

记住这个词儿,大洛那帮家伙对此可看重了。

自称武士的,是海那边的樱花幕府,那群家伙才自称武士的。

见着大洛人你喊武士,人家觉得是侮辱。

见着幕府人你喊武士,人家乐呵呵的。

记住我的话,我伊森·尤利塞斯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能舒舒服服地活下来,靠的就是从大洛人那边学来的四个字。

入乡随俗。

到了人家的地盘,就得按人家的规矩行事。”

李观棋看着侃侃而谈的伊森,表情愈发古怪,但最终尽皆化作一片笑意。

诡异世界。

大洛王朝,南疆,紫罗兰帝国,樱花幕府……

很有意思。

不是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