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诡异世界,公元4870年?
  • 全球诡异
  • 折戟岑沙
  • 2230字
  • 2022-03-18 09:05:02

“其实也不是……”

咒术师正常情况下的修炼没有什么切忌被打扰之说,可以随意中断。

听见伊森的问题,李观棋睁开眼看向他,脑海里满是现实之中,自己对战刀臂咒灵,结果灵力耗尽,冰晶大剑崩溃的场景。

这似乎不太对。

冰晶大剑已经凝聚出来,不是已经固定了么?为什么还会崩溃呢?

即便是冰块没有低温保持会慢慢融化,那也应该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慢慢融化才对,为什么会直接崩碎?

李观棋当即向伊森请教了这个问题。

“哦?”

伊森眉头一挑,“你再凝聚一个我看看。”

“好的。”

李观棋双手掐诀,没有动用异能,只是单纯地发动释血凝冰之术,造出了一柄冻结起来的鲜血长剑。

“继续啊。”

伊森见他迟迟没有后续动作,忍不住说道。

“继续什么?”李观棋一愣。

“衔接一个固定术啊。”

伊森也愣了,“你师父没教你吗?这种属于‘造物’类型的咒术,在成功施展之后都要衔接固定术,把造出来的物品固定形体啊,不然就得持续释放灵力,这谁用得起?

当然了,如果你需要造物随时变化状态,那另当别论,自然不能用固定术,否则就变不了了。”

李观棋惊了。

还有这种咒术!

【咒术精通(白)】里没有,魏墨藏书里也没有,导致他根本不知道还有这玩意儿,害得自己吃了大亏,一直用灵力维持冰剑。

果然,知识才是力量啊……

“固定术只是不入品的小咒术而已,你等等,我把详细内容写给你。”

伊森从腰间的一个小布袋里取出笔记本,以及……

一支黑色钢笔。

“沙沙——”

伊森用他的机械右手握笔,很快就把这页纸写得满满当当,然后从笔记本上撕下来,递给了李观棋。

“谢谢。”

李观棋双手接过。

“没事儿。”

伊森随意地摆了摆手,“等你进了咒术学院,哪怕是再小的分校,教师们也都会教你的,我只是提前教你而已。”

“还是得多谢你。”

李观棋再次道了声谢之后,便仔细地查看起纸张内容,开始学习这门名叫“固定术”的咒术。

约莫三分钟之后。

“呲——”

冰霜凝结,一根冰锥悬浮在他手中,散发冰蓝寒雾,绕着手腕不断旋转。

这根冰锥无需持续灌输灵力来维持形态,只需要消耗些许灵力来操控移动而已,比之原先所需消耗的灵力,几乎少了足足五成!

“你、你……”

伊森望着这一幕,瞪大了他那碧绿色的眼瞳,“你真的是第一次学习固定术?!”

李观棋点了点头。

“怎么可……噢!”

伊森被惊得一下子就在车厢里站了起来,头却一下子顶到车厢天花板,吃痛地叫了一声。

“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学会?!”

他弯着腰,捂住脑袋,满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李观棋,“没有人可以在五分钟之内,学会一个从未接触过的全新咒术!”

……但是强大的通幽之子可以。

李观棋心中所想,当然不可能真从口出,只是笑道:“我师父没教过我固定术,但是教过我另一种原理很像的咒术,所以我才能这么快学会。”

“难怪,我就说嘛。”

伊森笑了笑,重新坐下来。

李观棋也面带微笑。

文字模拟中断了,他不知道最后在森林里去而复返的两个咒术师同僚究竟是是什么情况,是受害者?还是幕后主使?

所以,要谨慎。

示人以弱,能更好地让别人放松警惕。

话说……

‘没人可以在五分钟之内,学会一个从未接触过的全新咒术’?

五分钟?

分钟?

李观棋眼神闪烁。

先是汉语和简体汉字,再是魏墨藏书屋里的那些印刷出版物,再是魏墨日记里的4870年,再到这个伊森的机械手,钢笔,还有现在的分钟计时法……

以及,最重要的。

自称为【诡异世界模拟器】,应该是用来模拟诡异世界的东西,却能模拟现实情况。

诡异世界……

李观棋仰起头,望着车厢的红木天花板,脑海之中浮现各种思绪。

这个世界和现实的联系,似乎有点太多了。

为什么?

仅仅是诡异世界背后的“神”,为了便于他们这些被选中的人类理解,故意创造了这么一个似曾相识的世界?

还是说……

4870年?

不会是公元4870年吧?

这个想法太过荒谬,荒谬到李观棋甚至不愿深思。

‘还是就把诡异世界当成一个“神”为人类打造的游戏吧。’

李观棋在心里对自己这么说,然后闭上眼睛,重新进入了修炼状态。

马车颠簸。

从清晨一直到傍晚黄昏,他们才总算是来到了目的地。

从一片森林,来到了另一片森林的入口处。

李观棋和伊森下了马车,映入眼帘的是一队装备精良的骑兵。

总共二十一个人,莫说士兵,便是战马都有披甲,人马皆披玄黑盔甲,在昏黄余晖下泛起异样光泽。

除此之外,便是上百个手脚皆有镣铐,彼此被铁索串联起来,形成了一条长长队伍的囚犯们。

和伊森这个金发碧眼的家伙不同,骑兵队和囚犯都是黄种人。

“伊森,天要黑了。”

骑兵队伍里,一位浑身都笼罩在黑袍之下的身影缓缓走出,声音淡漠,没有丝毫波动。

他掀开罩帽。

那是一张略显苍白的男人脸庞,黄种人,光头,没有头发,嘴唇也没有丝毫血色,整个人看上去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在李观棋看来,此人就像电视里那些经常接受化疗的癌症患者一样。

【一元级咒术师】

李观棋,伊森,再加上这个人。

模拟里的三个随军咒术师,齐活。

“天黑又怎么了,吴安?”

伊森笑着上前揽住这个咒术师的肩膀,勾肩搭背,似乎很是熟络——因为合格的咒术师,绝不会让同等级的存在轻易近身。

孱弱的肉身,就是咒术师最大的弱点。

而这个被称之为吴安的咒术师愿意让伊森近身,很显然,他俩的关系应该不错。

“夜晚的森林,会有更多猛兽出没,以及……”

吴安望着前方那片森林,眼眸微眯,“咒灵。”

“哈哈哈哈!”

伊森爽朗大笑,“吴安,我亲爱的朋友,你在担心什么啊,咱们这里除了二十个训练有素的南疆骑兵之外,可还有着足足三名咒术师啊。”

“是两名咒术师。”

吴安面无表情地纠正道,还瞥了李观棋一眼,“以及一个学徒。”

“别担心,走吧。”

伊森轻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咱们要在七天内把这群囚犯运到南疆边境,时间不多,要是不连夜赶路的话,会来不及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