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异能,最后的底牌
  • 全球诡异
  • 折戟岑沙
  • 2095字
  • 2022-03-11 13:04:43

“呼——”

李观棋迈开右腿,飓风在耳边呼啸!

无需起步加速,无需发力调整,仅仅在瞬间,浑身肌肉线条根根凸起,隐藏在身体最深处的生命潜能爆发!

不是一秒。

连半秒的一半都用不到。

仅仅一瞬间,李观棋就化作残影冲出了浓厚烟尘,猛然跨越二十米之遥,来到了张扬的面前。

双方,近在咫尺!

张扬瞪大了眼睛,望着李观棋那不断放大的狰狞脸庞,瞳孔急剧收缩。

他完全想不通,一个刚刚觉醒不到二十天的异血武士,怎么可能爆发出这种超凡速度?!

匪夷所思!

根本不可能!

可现实从不讲道理。

摆在眼前的现实,是李观棋已经做到了!

他已经冲到了自己的面前!

近在咫尺!

一瞬间。

张扬思绪如电,万般思绪在脑海里飞速划过,周围的事物就像慢动作一样。

这家伙速度太快,而且位置几乎已经脸贴脸,根本来不及躲避或格挡了。

不对……

也不用怕。

这个家伙的血剑在刚刚已经被他劈碎了。

这家伙也没时间再掐诀施展咒术了。

就算速度快又怎么样,一双肉拳无法对他造成致命伤害,只要扛住这一拳,他就可以挥剑将这个家伙劈成两截!

对!

就是这样!

扛住这一拳!

思绪如电,张扬的万般想法如一瞬。

而此时,冲到他面前的李观棋,才刚刚抬起右手。

然后在张扬那惊恐的目光之中,李观棋那只空空如也、遍布擦伤的右手渗出鲜血,同时他的眼睛迅速变成蓝色眼瞳,手上也泛起冰寒蓝光。

咒术:凝血成冰!

异能:控冰!

融合!

咒术异能相结合,无需掐诀的凝冰之法!

“呲——”

冰霜凝结的声音,在张扬听来简直就是地狱恶鬼的索命之音。

转眼间。

一柄如同匕首般的锋锐冰晶出现在李观棋右手之中,被他死死紧握。

那锋锐无比的冰尖,在微弱月光的照耀下,泛起瘆人寒光!

张扬面色惊恐到了极点!

怎么可能?!

不用掐诀就能施展咒术?!

“噗呲!”

鲜血飚射!

李观棋面目狰狞,怒吼咆哮着,将这柄冰晶匕首狠狠刺进了张扬的太阳穴!

而后,用力搅拌!

这冰晶匕首居然不仅仅是尖刺,而是犹如真正的匕首般,那冰刃边缘也是锋锐无比,轻轻一划,就掀开了张扬的头皮。

在李观棋状若疯魔的疯狂划动之下,张扬的头颅直接被切成了碎肉血浆。

鲜血不断从中喷涌而出,将他那张年轻的脸庞染得血污一片。

然而在皎洁月光的照耀下,李观棋虽然满脸血污,可那对蓝色双瞳的眼神却明亮无比,还带着些许凶厉之意。

“扑通。”

张扬的无头尸体倒了下去。

李观棋手里则是死死抓着被鲜血染红的冰晶匕首,站在尸体旁边,胸腔剧烈起伏,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噗!”

李观棋忽然喷出一大口鲜血,面色煞白,身躯一个踉跄,直接跪倒在了地上,浑身上下都传来撕裂般的剧痛。

先前被张扬摔进木屋里,是骨头受创。

而他刚刚以受伤之身发动疾步,相当于强行透支身体力量,几乎让全身肌肉撕裂,难以言喻的剧痛在此刻全都一股脑儿地涌了上来。

骨头,肌肉全都受损,此时的他,几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不过,没关系。

“哈。”

李观棋躺在地上,脸庞接触着充满血腥味儿的草地,嘴角掀起一抹笑意。

想夺舍他肉身的魏墨死了。

反水想抓他拿去卖钱的张扬也死了。

他李观棋,才是这场各怀鬼胎的事件里,笑到最后的赢……

“咿呀——”

忽然,寂静的夜里,一声诡异的婴儿啼哭声猛然响起。

李观棋脸上笑容顿时消失,连忙侧头循声望去。

声音太近。

就在身旁!

只见张扬那具无头尸体的腹部,居然缓缓隆起了一个大包,就仿佛孕妇那般。

“咿呀——”

阵阵婴儿的啼哭声不断从中响起。

这惊悚的一幕,顿时让李观棋头皮发麻,面色难看。

“噗嗤!”

忽然,类似某种气球爆开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张扬尸体的肚皮就如同泄气的皮球,开始迅速下沉,同时整个人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来。

很快。

张扬虽然穿着铠甲,可手掌却是没有防护的,而李观棋眼睁睁看着那双大手从厚实饱满,变成枯瘦无比,骨节嶙峋。

直到最终,如同干尸。

“混蛋!”

一声清脆的嗓音响起。

张扬的盔甲下方,一个浑身赤果,约莫两三岁的男孩从中爬了出来,诡异无比地迅速成长,几秒过去,就成长为一个一米七多的瘦削青年。

观其面容,与张扬竟是有七分神似!

他站在李观棋身旁,那双眼睛仿佛地狱的恶鬼,充满了滔天仇恨!

“异能?”

李观棋喃喃自语。

难怪,难怪张扬直到死前都没有暴露他身为异血武士的异能……

原来这家伙的异能,只有死后才能生效。

复活!

这就是张扬的异能!

“我要杀了你!!!”

张扬面目狰狞,怒吼着俯下身伸出双手,死死掐着李观棋的脖颈,手臂青筋暴起,仿佛不仅要掐死李观棋,还得噬其肉吞其血方能解恨!

复生机会只有一次!

并且复生之后他就永远失去了异血武士的身份,彻底沦为凡人。

而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李观棋。

他怎能不恨?!

“呃……”

李观棋被张扬死掐脖颈,完全无法呼吸,面色已经涨红到了极点。

虽然复生之后的张扬现在瘦弱无比,看上去风吹就倒。

可如今的李观棋骨折加浑身肌肉撕裂,浑身鲜血淋漓,如同血人,动都动弹不得,比之张扬还要不如。

如若再这般下去,被活活掐死,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死!”

“死!给我死啊!!!”

张扬掐着李观棋的脖颈,双手愈发用力,面目狰狞如同疯魔!

可李观棋虽然面色愈发紫红,可一双明亮的眼眸里,却充满了淡然之意,看着张扬,就像看一个死人那般。

“嗡嗡——”

忽然,旁边森林里传来阵阵虫鸣,紧接着密密麻麻,数之不尽的昆虫便飞了出来,而且藏书屋里那十几只足有拳头大的恐怖大马蜂也一股脑儿地涌了过来。

通幽!

号令群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