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杀魏墨,战张扬!
  • 全球诡异
  • 折戟岑沙
  • 2115字
  • 2022-03-10 09:05:04

“徒儿……”

魏墨走到李观棋身前,眼帘低垂,声音淡漠:“你很不错,真的,如果我当年能有你这份谨慎和不相信他人的性格,也许结局会不一样……

只可惜,现在的你,还是太嫩,从咒术应用、出手判断等,各方面来说,都太嫩。”

“呵!”

被藤蔓束缚的李观棋倒在地上,看着他咧嘴一笑,“魏墨,何必倚老卖老?什么嫩不嫩的,不就是你经历的战斗多了,能猜到我的战斗思路么?

说白了,就是信息差而已。

可是啊,魏墨,你有没有想过,拥有信息差的,不仅仅是你而已。

我的通幽,和你的通幽,不一样。”

“嗯?”

魏墨眉头一皱,下意识地就想后退。

“?!”

可就在此时,这个老侏儒忽然瞳孔骤缩,闷哼一声,身躯骤然僵硬在了原地。

因为李观棋使用了自己的通幽天赋,强行命令魏墨藏在衣服里的那些咒虫朝他发起了袭击!

那密密麻麻,又细小无比的咒虫足有数千,此时全都一股脑儿地钻进了魏墨的身体里,大肆啃咬血肉。

正常情况下,这种还不到一元级的咒虫,是不敢向咒术师发动攻击的,更加不敢吃咒术师的血肉。

哪怕李观棋强制命令也不行,所以他此前才一直没这么做。

但问题就在于,魏墨此刻施展一元级咒术“藤妖之触”强行束缚着他。

而咒术的维持,是需要不断消耗灵力的。

更别说魏墨早已跌下一元级,此刻相当于越级施术,需要消耗的灵力更是磅礴,再加上他这不到1.2m的侏儒身躯又太小,体内血液少,可以容纳的灵力更少。

灵力本就不多,还要大量消耗。

资质越高的咒术师身体就越是残缺,越是不擅长持久战!

魏墨正是如此!

施展一两个咒术便接近极限!

这个老侏儒几乎是把所有灵力都注入了“藤妖之触”的藤蔓,自身体内属于“咒术师”的灵力气息降低到了最低谷。

这种情况,已经无法再威慑咒虫了。

因此在李观棋的强制命令下,魏墨那些常年藏在衣服里,本是用于保护自己的咒虫,反而在此刻,为李观棋所用,变成了给予魏墨死亡的镰刀。

一切的一切!

所谓战斗,便是算计!

“噗!”

无数咒虫在魏墨身体里啃食着,让他忍不住吐出一大口鲜血,连忙收回注入在藤蔓里的灵力,准备让灵力回流,驱散咒虫。

然而灵力流失的藤蔓,已经不再那么坚韧了。

“砰!”

李观棋双臂一振,超乎凡人的、属于异血武士的强大力量爆发,强行挣脱藤蔓束缚,无数断裂藤蔓四散纷飞!

他面目狰狞,猛然从地上暴起,高大的身躯仿佛遮蔽了天上的月光,双手紧握一柄鲜血凝聚的血红长剑,朝身下的魏墨狠狠斩去!

“噗嗤!”

鲜血飚射!

一颗头颅高高飞起!

“砰。”

魏墨那不可置信,带着些许不甘的头颅,带着一片猩红鲜血,从半空中划过一抹弧线,坠落在草地上,滚动数圈,将草地染上一片血红。

然后。

他那小小的无头身躯,才后仰倒下。

“呼——呼——”

李观棋右手握着一柄血剑,站在尸体前方,低头望着这一幕,满脸都是被溅染到的鲜血,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瞳孔不断收缩。

那是恐惧和亢奋彼此交加的表现。

他……

杀人了!

杀人……

人……

嗯?!

李观棋心底忽然涌现一丝奇怪感觉。

就像回到了曾经的篮球赛场上。

“嘿,观棋,为什么每次有人从你背后掏球,你都能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躲过啊?”

“不清楚,就是忽然能感觉到……后面好像有人偷偷靠近。”

就是现在!

李观棋面色剧变!

背后……有人!

曾经在球场上他要换手运球,而此刻在战场上,他则是需要……

“锵!”

李观棋猛然转身,双手紧紧握着鲜血长剑,一记重斩而下,却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重力和剑刃相撞,瞬间传递到他手臂,双手虎口瞬间被震裂,鲜血渗出。

——需要转身回击!

“嗯?!”

李观棋望着眼前的敌人,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手握大剑,壮如铁塔。

异血武士,张扬!

李观棋用眼角余光瞥了眼远处,只见那三只一元级咒虫此时都如同死了般躺在地上。

魏墨身死,他的一元级咒虫也随之死亡!

混蛋!

张扬为什么要反水?!

“砰!”

这位身披铠甲的异血武士狞笑着,双手举起大剑,而后再一次重斩而下,彻底将李观棋手中的血剑劈碎,化作一滩鲜血飞溅。

然后他掐住李观棋的脖子,用力一甩,直接将他扔到了数十米外的木屋上面。

“轰!”

张扬强大的力量甚至让李观棋直接撞碎了木屋墙壁,整个人重重摔在废墟之中。

房屋倒塌,烟尘弥漫。

“哈哈哈哈哈!”

张扬站在原地仰头大笑!

“我才是赢家!”

“一个同时拥有咒术师和异血武士双重天赋的人!”

“王先生,你知不知道,你这种人在异人府里面的价钱,可比一个低级虫语者要贵上足足十倍啊!”

草……

李观棋趴在木屋倒塌的废墟里,身上的粗布麻衣破碎,浑身上下各处都是擦伤,双手的擦伤更是严重,因为刚刚摔下的时候,是以双手撑地。

此时他的双手,几乎鲜血淋漓。

而他感受着背部的剧烈疼痛,判断全身上下有多处骨折,心中有些许茫然。

是他错了?

不该选择异血加身的?

一定是他刚才挣脱藤蔓时展现了超乎凡人的强大力量,所以才被张扬发现了他异血武士的身份。

所以张扬反水偷袭。

和模拟时的情况……不一样。

他错了?不应该做出和模拟时不一样的事情?

不对!

李观棋猛然抬起头,目眦欲裂!

和模拟时不一样又如何?

他能杀魏墨。

就能杀张扬!

全杀了!

他照样是完美通关!

“啊!!!”

李观棋双眼充血,怒吼咆哮着,强忍身上的骨折剧痛,强行从地上撑起身子。

这一刻。

他仿佛听到了血液在自身的血管里沸腾翻滚,急速流动,如同黄河之水汹涌奔流,翻起惊天浪花!

“砰!砰!砰!”

胸腔里仿佛有滚烫热血在沸腾,心脏跳动的幅度和力量,似乎暴涨了数倍不止。

绿色能力:疾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