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动手!
  • 全球诡异
  • 折戟岑沙
  • 2180字
  • 2022-03-10 20:46:18

万里无云,明月皎洁。

可惜。

没有月黑风高。

但今夜,依旧是个杀人夜。

阴暗的森林之中,一道手持大剑,犹如铁塔般的壮硕身影一步步走出,逐渐靠近那几间木屋。

“吱呀——”

其中一间木屋的门缓缓敞开,李观棋踏步而出,看了眼到来的张扬之后,就站在原地闭上了眼睛。

通幽天赋,与虫私语,全力催动!

魏墨那间闭关屋里的所有咒虫,除了那三只根本无法交流的一元级咒虫之外,在此刻全被李观棋的意志所笼罩,被他强行传输了一个思想:

“不管发生什么,不能动!”

与此同时,张扬手握玄黑大剑,悄然来到闭关屋的门前。

闭关屋内的布局,李观棋早就通过咒虫看见,然后尽数告知他了。

“砰!”

下一刻,这位犹如铁塔的壮汉瞬间用肩膀撞碎大门冲了进去,毫无半点迟疑,甚至连环境都还没看清,就朝右边一记重斩狠狠劈下!

“锵——”

黑暗里,一阵火花迸溅而起!

张扬瞳孔骤然一缩。

借着朦胧的月光,他隐约在一片漆黑之中,看见了一只足有拳头大小的黑色甲虫振动着翅翼飞起!

那犹如钢针般的口器和自己的大剑相撞,火花源头正是此处。

一只咒虫的口器,能和他的全力重斩不相上下?

该死!

这是一元级咒虫!

“张扬,你找死?”

黑暗里,一阵沙哑低沉的嗓音响起。

“轰!”

话音刚落,妖冶的深绿色灵力爆发开来,瞬间就将整座木屋炸开,同时也将张扬震飞数十米,重重摔在了草地上。

木屋炸碎,烟尘弥漫。

“嗡嗡——”

三只拳头大小的黑色甲虫,在烟尘里缓缓飞出,紧随其后出现的,是一袭黑袍,神情冷漠的老侏儒,魏墨!

“混蛋!”

张扬迅速从地上爬起,朝不远处的李观棋怒吼:“你他妈压制不住那些一元级咒虫?!”

“这些都是你说的。”

李观棋平静道:“我可从来没说我能压制住,更没说我是虫语者,从头到尾都是你在那里自说自话。”

张扬顿时瞪大了眼睛,“你他妈坑我?!”

“腾!”

李观棋左手掐诀,右手五指张开,掌心出现血痕,丝丝缕缕的鲜血渗出,同时深绿色的灵光涌现,以这些鲜血为燃料,燃起了一小团绿色幽火。

咒术:血燃。

“咒术师?!”

张扬的心情一阵起伏,在绝望之中又出现了希望,简直如同过山车。

“机会就在此刻,要么生,要么死!”

李观棋死死地盯着魏墨,沉声大喝:“我也是咒术师!张扬,你只需拖住那三只一元级咒虫,这个老侏儒交给我!”

“那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张扬抬手抹去嘴角的一丝鲜血,双手握住玄黑大剑,浑身肌肉鼓胀而起。

“……”

魏墨望着李观棋,神情复杂到了极点,竟是站在原地,直到此刻都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你很谨慎,不相信任何人,早就为此准备着……比当年的我,强很多。”

“所以你偷学了咒术。”

这位老侏儒的声音沙哑,眼中有着几分疑惑,“可是为什么?你究竟怎么做到的?

收纳书籍的屋子里,那十几只马蜂咒虫都还活着,你是怎么进入的?

我明明测过你的血,你并不是虫语者……而且通幽之体和虫语者两种体质不可能并存。”

李观棋眼神一凝!

原来如此!

他的【通幽(紫)】和魏墨曾经拥有的通幽之体不同。

他与虫私语的能力,魏墨当初并没有,所以魏墨根本不知道他能沟通一元级以下的咒虫。

难怪……

难怪事已至此,魏墨还在身上藏着那么多虫子——可以利用!

“张扬,杀!”

李观棋怒吼一声,迅速朝魏墨扔出一团火球。

而张扬也提起大剑瞬间爆射而出,在草地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转眼间就冲出二十多米,不断拉近和魏墨之间的距离。

“嗡嗡——”

三只一元级咒虫顿时飞出,用它们那如同钢针,却足有匕首长的恐怖口器朝张扬狠狠刺去。

“锵!”

张扬被迫停下,连忙挥舞大剑抵挡,剑刃与钢针口器相撞,竟是迸溅出一阵金铁相交之声。

“锵锵锵!”

一时间,夜色下的草地里,阵阵亮红色的火花不断炸起,张扬一人应对三只一元级咒虫,虽然大剑被他挥舞得剑光四溅,但情况看上去竟是有些……

势均力敌?

短时间内难分高下!

这场战斗的结局,还是要落到李观棋自己身上。

他先前朝魏墨丢了一团绿色火球,而魏墨平静地站在原地,抬手释放出一小滩鲜血,右手掐诀,绿光闪烁间,鲜血凝聚成盾。

咒术:血盾!

“啪!”

然而李观棋的绿色火球撞到血盾上面之后,火焰却是瞬间散去,然后其中蕴含的鲜血洒在血盾上,迅速沿着盾牌表面弥漫开来。

与此同时。

站在数米外的李观棋双手掐诀。

“滋滋——”

下一刻,魏墨的血盾如同遭到腐蚀一般迅速溃散,转眼间就化作一滩彻底失去灵力的暗红色鲜血,洒落在地。

紧接着李观棋毫无犹豫地再次甩出一团深绿色的幽火,咧嘴轻笑。

“师父!你这个咒术我都看过了!”

咒术师之间的战斗,是学识的较量!

魏墨这个血盾术的原理和破解方法,早就被李观棋所知悉,因此用第一团火焰里蕴含的鲜血,便可轻松化解。

而此时,他甩出的第二团火焰,已经临近魏墨身前!

“可你还是太嫩了。”

魏墨面无表情,“接下来,虚晃一招,火焰化雾。”

“砰!”

他话音刚落,李观棋的这一团深绿色火焰就炸裂开来,化作一片浓郁到了极点的深绿色迷雾,将方圆数米的范围尽皆笼罩。

魏墨依旧面无表情。

“混淆我视线之后,会凭借比普通人还强壮的身躯直接冲上来,凝血成兵。”

绿色迷雾之中,李观棋那高大的身影猛然冲出!

只见他左手持一面血盾,右手握着一柄血色长剑,虽然成功冲到了魏墨身前,可面色依旧难看到了极点。

该死!

他的这两步动作居然全被魏墨看穿了!

“你太嫩了。”

魏墨轻声叹息,隐藏在袖袍里的右手单手掐诀。

“咻咻咻!”

李观棋身下的地面忽然有无数藤蔓破土而出,瞬间就将他缠成了一个木乃伊,整个人被藤蔓缠绕,重重摔在了地上。

他死咬牙关,在草地上疯狂挣扎着,却怎么也挣脱不开这些藤蔓的束缚。

该死!

这是一元级咒术:藤妖之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