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张扬,交易,虫语者
  • 全球诡异
  • 折戟岑沙
  • 2084字
  • 2022-03-08 09:00:23

李观棋是不同的。

【通幽(紫)】给他带来的超高咒术师资质,是模拟器后天赐予的。

而他虽然才十八岁,但得益于运动员父母的优良基因,论身体素质和天赋,早就已经是职业篮球运动员的水平了。

身高1.98m,体重100kg,再加上常年锻炼的肌肉,是当之无愧的强壮,完全足够他成为异血武士。

这是他自己的身体条件。

这般情况,不去成为异血武士,简直就是浪费天赋!

一旦成为异血武士,他就可以同时拥有强大的肉身,海量的咒术,成为一名拥有战士身体的法爷,从此在近战和远攻方面都再无短板。

很快。

李观棋回到木屋,躺在了床上。

血液在血管里流淌。

灵力在血液里运转。

汇聚至双目。

双手掐诀!

“嗡——”

李观棋的双眸,一瞬间变成妖冶的碧绿,耳膜位置也泛起微弱的绿光。

滴血控虫、人虫共睹、人虫共闻之术。

三种咒术,同时发动!

……

……

“嗡嗡——”

郁郁葱葱的森林里,一只长相酷似蜜蜂的咒虫飞速扇动着翅翼,在树木间来回穿梭。

这是一只李观棋炼制的咒虫。

在施展了滴血控虫之术后,他就能隔空操纵咒虫,距离极限是一千米,所以他要在张扬离开这个距离前找到对方。

不过他也不是很着急。

因为森林里的虫子们“告诉”他,张扬走得很慢,一边走还在一边摘花。

李观棋也不知道这么个五大三粗的异血武士,为什么会喜欢摘花细嗅。

很快。

他就从咒虫那分不清红黄绿的色盲视角里,发现了那个蹲在草丛边,捻起一朵鲜花,细嗅芬芳的壮硕男人。

‘张扬’

咒虫在旁边泥地上,用它屁股末端那如同细针般的器官,勾勒出了这两个汉字。

“魏大师?”

张扬并不意外,而是好奇地问了一句。

‘我是他的徒弟你可以叫我’

咒虫犹豫了一下,然后继续用细针勾勒。

‘王’

张扬一愣,“你是那个灰衣服的大个子?”

‘是’

“怎么可能?!”

张扬顿时面露惊诧神色,“你那么高大,怎么会是咒术师?!”

他不是不知道巨人症。

但一来,约莫两米的个子虽然高,但还远远算不上巨人症。

二来,巨人症患者,走路不可能像李观棋那样虎虎生风,那是常年锻炼身体四肢才能形成的肌肉习惯。

虽然李观棋的粗布麻袍遮住了浑身肌肉,但内行看门道,张扬常年习武,很轻松就能从李观棋走路时的动作看出来很多东西。

‘我拿罐子的时候朝你挑了眉头’

咒虫继续写字。

张扬顿时一惊,恍然大悟,然后连忙低头,“抱歉,王先生,我……我没想到您身为咒术师,还能有那么棒的身体,毕竟这种身体条件在军队里也并不常见。”

‘交易’

咒虫写道。

“什么交易?”

张扬有些疑惑。

而咒虫悬浮半空,良久没动。

“哦!”

张扬看着已经被字迹纹路铺满的泥地,顿时会意,抬脚踩了几下,重新把泥地弄平整。

咒虫这才继续写字:

‘老侏儒太吝啬你想要更多可食用的异血不是么’

张扬眼神一凝,“王先生,你能帮我?”

‘配置可食用异血并不难我从老侏儒的藏书屋那里已经得到了方法

我是咒术师有灵力可以轻松做到

我们还是老样子

你提供异血原材料

其它配料我从老侏儒那里拿

区别在于

我不要什么物品清单的东西

而且也不克扣你的异血原材料

我只要你帮我一个小忙’

这一大段字,着实费了小咒虫老大力气才写完。

“呵。”

张扬笑了,“你想让我帮你杀掉魏墨?”

咒虫写:‘聪明’

“做不到。”

张扬摇了摇头,“魏墨是咒术师,手段奇多,我完全不是对手,而且他不会给我任何近身的机会。”

咒虫写:‘我们可以偷袭’

“不行的。”

张扬笑了笑,“你也是咒术师,应该知道周围的虫子就是他的耳目,他的房间里都是咒虫,我一旦靠近,就会被他察觉。”

‘不’

‘那些’

‘是我的耳目’

“嗡嗡——”

咒虫才刚写完,这座森林里就有无数虫子从四面八方涌来,破土而出的各种蚂蚁,草丛里蹦出来的各种蟋蟀,树上荡着蛛丝飘来的大蜘蛛,空中振翅飞来的带翼虫子……

密密麻麻,数不胜数。

若非张扬经常和喜欢用咒虫的咒术师打交道,只怕会被这一幕惊得头皮发麻。

“你……”

张扬望着这一幕,瞪大了眼睛。

“号令群虫……你……”

这位异血武士猛然转头,惊喜地看向咒虫,“你是虫语者!”

“难怪你身躯如此高大,原来王先生你不是咒术师,而是一名虫语者啊。”

咒虫沉默。

远在木屋操纵咒虫的李观棋,则是无奈一笑。

好吧,这异血武士完全误会了。

通幽之子不是什么烂大街的货,说是千年一遇都多了,因此别说其他人,就算是咒术师都很少有知道的。

而他在藏书屋的一本书籍里,知道了“虫语者”这种人。

虫语者是纯靠天赋的异能者,主要能力就是沟通虫类。

沟通程度全靠天生,弱的只能控制普通昆虫,传说中强的能控制九宫级咒虫的都有。

不过没有修炼的余地,三十岁之后有多强,这辈子基本就多强了。

而虫类,是与咒术相性最高的生物。

所以咒术师和虫语者基本是相爱相杀的情况。

最和谐的关系,当然是两个同级别的咒术师和虫语者是好友,然后你帮我控制住虫类,让它安安分分地接受我的咒术,炼制成咒虫。

然后我再炼制别的,具备各种能力的咒虫,送给你驱使。

但现实不是童话。

强大的咒术师更希望直接奴役虫语者,然后靠对方的能力,帮助他控制虫类安静下来,便于施展咒术来炼制。

而强大的虫语者,甚至能够直接操控咒虫,所以他们也会带着一大群咒虫,去找咒术师,逼迫对方为他炼制其它咒虫。

至于现在。

很显然。

异血武士张扬,把李观棋当成了被魏墨奴役的一位虫语者。

而李观棋甚至都不用编自己为什么要杀魏墨的理由了。

被奴役了就想杀人脱困嘛,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