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魏墨的日记,通幽之子
  • 全球诡异
  • 折戟岑沙
  • 2132字
  • 2022-03-06 09:05:06

明天便是第二十八天,那个最重要的异血武士到来之际。

而李观棋早在前两天,便炼制了一只接受“人虫共睹之术”,以及“人虫共闻之术”的咒虫。

睹:看。

闻:听。

这只咒虫便是他的耳目。

李观棋把它放养在了九百多米外的森林里。

……

下午,藏书屋。

李观棋再次溜到此地,准备继续读书,他几乎已经把藏书屋的书籍全部阅览了一遍,就只剩最角落的那一个书架了。

他很期待。

但事与愿违。

这个书架零零散散的几本书,都是些杂书,是大洛王朝一些地方游记,类似旅游指南的玩意儿,根本没什么好看的。

“这就没了?”

李观棋有些意犹未尽。

他还想知道更多关于咒术的知识。

“嗡嗡——”

就在李观棋准备离开之际,那十几只本是守卫藏书屋,却已经被他策反的恐怖大马蜂,却是一股脑儿地围了过来。

“我还有一本书没看过?”

李观棋从它们的思绪里得知了它们想表达的意思。

“哪儿呢?”

他有些诧异,“我一个一个书架来的,完全没漏啊。”

“嗡嗡——”

其中一只大马蜂直接飞出,拳头大小的身躯,有些艰难地想挤进最后一个书架后面,可是书架贴着墙,它根本挤不进去。

李观棋见此,直接上手把书架抬了起来,往外边稍稍移动。

“哦?”

他眉头一挑。

只见书架后面,居然有一本薄薄的紫色书册,卡在书架和墙壁之间,想来是从书架上掉下去的。

“没有封面?”

李观棋将其捡起,看着纯紫色的书皮,不禁一愣。

这藏书屋那么多书,全都像是出版物,封面精美,字迹规整,要么是活字印刷的,要么是这个世界已经出现了打印机这种东西。

可这本紫色书册,更像是一本私人的笔记。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李观棋翻开页面,发现这本笔记被撕掉了很多页,而且动作很粗暴,仿佛撕书的人心情很暴躁、狂怒。

不过这些书页撕得并不整齐,他能从很多残页上面,发现类似日期之类的东西。

如:

——4805年,9月17日,晴。

“师父教了我控血凝形术,不过我……”

没了,这一页下边的就被撕掉了。

又如:

——4805年,9月28日,阴,血月日。

“红色的月亮很好看,今晚师父教了我血液速生术,我就说嘛,咒术师总是用血液施术,那岂不是打完一次浑身血液都跟着灵力没了,还有……”

李观棋见此不禁眉头一挑。

血液速生术,他也会。

不过速生出来的都是不具备灵力的血液,仅仅是为了不让咒术师失血过多而已。

后面的书页就很是残破了,大都连日期都看不全。

“哗哗——”

李观棋拿着这本紫色日记,一直翻,一直翻。

在翻到了最后几页的时候,终于看见了一张较为完整,起码还剩下大半的页面。

——4809年,4月28日,阴,血月日。

“我成功了!我晋升三才级了!哈哈哈哈哈!以后我也是三才级的咒术师了,只差一个大境界,我就能追上师父的脚步,跟他一样,成为四象级的大人物!”

“不到二十岁的三才级咒术师,果然,正如师父所说,我是通幽之子,生来就注定会成为最强大的咒术师!”

“将来我一定要回去帝都,让父亲知道,他的儿子到底有多了不起!”

李观棋拿着紫色日记,瞳孔微缩。

三才……

通幽……

魏墨居然也是通幽之子!

曾经的他不到二十岁,就已经成为了三才级咒术师!

“怎么可能?”

李观棋死死抓着手里的紫色日记,满脸匪夷所思。

如果魏墨不到二十岁就已经成为了三才级咒术师,那为什么现在一把年纪了反而沦落到了半步一元级的境地?

也许……

答案很快就会揭晓。

李观棋看向紫色日记那最后的几页,眉头微皱。

他捻起这一页,发现后面绝对被撕了厚厚一沓,因为后边那些残页根叠加起来,足有一寸厚。

“哗——”

彻底翻页。

“我不恨他。”

映入眼帘的,是一段没有日期的字迹。

“是师父带我离开了帝都,让我过了足足十三年,没有歧视,没有白眼,反而受人尊敬的生活。”

“是他给了我光明,带我远离黑暗。”

继续翻页。

“我的灵力在流失。”

继续翻页。

“我从五行级跌到四象了。”

继续翻页。

“我的咒术之核破碎了,我跌下了一元级。”

继续翻页。

“好多年没写日记了,我……很老了。”

继续翻页。

“混蛋!!!!!!!”

李观棋一愣。

这一页仅有两字,字迹突然变得潦草无比,和前边那些残页的工整字迹截然不同。

继续翻页。

“我才八十二岁,我曾经可是五行级咒术师啊!可我现在却连路都走不动了……我要……我要将咒虫移植到身体里,该死!我曾经可是通幽之子!咒虫这种低级东西我怎么看得上!”

继续翻页。

“混蛋!混蛋!混蛋!!!”

“如果那个老瞎子没有夺走我的通幽之血,我现在应该已经成为了九宫……不!是无量!我应该已经成为了无量级咒术师!我应该在追求永生之路!混蛋!!!”

“混蛋!!!”

“他怎么能这么做!怎么能!!!”

“不应该的……不应该的……”

“我当年就不应该吃那老瞎子喂下的咒虫的,如果不吃,我体内的通幽之血就不会被夺走了……”

“我好悔……”

“我好恨!!!”

日记到此,只剩最后一页。

“哗。”

书页翻开。

——4870年,5月14日,晴。

“今天的天气很好。

这是我最后一次写日记了,我快老死了,也想通了。

过去的,就都让它过去吧。

临死前,找个徒弟传授我这一生所学,然后就安然死去。

就这样吧。”

“……”

李观棋拿着这本被撕掉了很多页的紫色日记,眼神复杂。

原来如此。

事情已经很清晰了。

曾经的魏墨,也是通幽之子。

也许,正是因为他在模拟器里,杀死了曾经是通幽之子的魏墨,所以才得到了模拟器给予的【通幽(紫)】天赋奖励。

魏墨当年被大洛王朝的魏国柱囚禁雪藏,却被那个独臂老瞎子带走,成为了一名咒术师。

可现实不是童话。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你好。

独臂老瞎子带走魏墨,完全是……不怀好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