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下等咒虫,上等咒术
  • 全球诡异
  • 折戟岑沙
  • 2051字
  • 2022-03-05 09:05:01

“吱呀——”

李观棋推开屋门跑了出去。

“那些个被扣了眼珠的,可以继续在屋子里面随便转了。”

站在屋外的草地上,李观棋发出命令。

他的通幽天赋能够感知到方圆千米内的一切虫子踪迹,而他发现只有木屋内,才存在被魏墨扣掉眼珠的咒虫。

也就是说,被他施展了人虫共睹之术,能够作为“摄像头”的咒虫,只存在于他住的木屋里。

现在做好伪装之后,大可从容走动。

“兄弟,可得帮我盯好了啊。”

李观棋转过头,遥望数十米外的另一座木屋,眼眸微眯。

那里,就是魏墨的闭关屋。

通幽天赋,与虫私语。

他与那间屋子里的一只小虫子不断保持着联系,让它看见魏墨有起身的迹象之后,就立马通知他。

“溜了。”

李观棋收回目光,朝另一间木屋跑去。

附近的小虫子们告诉他,那间屋子里有很多带着树皮味道的东西,树皮制纸,也许那里就是魏墨的藏书屋。

……

……

闭关屋。

魏墨双眸紧闭,盘腿而坐,左手里捏着一只白色的小虫子,不断有深绿色的灵光泛起,涌入小虫子体内。

而他身旁的地上,那个木碗里已经有了十几条蠕动的小虫,正在碗里喷吐紫色黏液。

良久。

魏墨缓缓睁开双眸,将左手的小虫子丢进木碗里。

然后他抬起左手遮住了左眼。

右手单手掐诀!

紧接着,魏墨右眼之中,黑色的眼瞳逐渐变成一片碧绿。

此时,魏墨的视角已经变成了一片黑白灰,飞速晃动,而模糊不清的视线里,床上勉强能看出有个人在躺着。

“嗯。”

魏墨满意地点了点头,右眼逐渐恢复正常,也放下了遮住左眼的手。

“等夺舍了那小子之后,我一定要去找些既能够承受人虫共睹之术,又具备彩色视觉的虫子。”

……

……

“嘘!”

李观棋站在一间木屋里,对着身前盯着他看的十几只足有拳头大的大马蜂,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不准出声!就当没见过我!听见没有!”

李观棋发出思绪命令。

十几只恐怖大马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皆是不约而同地看向李观棋,齐齐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嗯。”

李观棋满意地点了点头,这通幽天赋就是好用,面对这些咒虫就像爷爷看孙子似的,一言九鼎。

而后他环顾四周,仔细打量起这个木屋来。

密不透风,没有任何窗户和缝隙,阴暗一片,隐约能看见一座座书架的轮廓。

不行。

太黑了。

李观棋运转体内灵力,将它们流转到眼球。

很快,他的眼瞳闪过一抹绿芒,同时视线一下子清晰无比,简直就比白天看得还清楚。

【咒术精通(白)】

夜视术!

其实这根本也算不得什么咒术了,完全就是最基本的,运用灵力的小窍门而已。

李观棋走到第一座书架上边,拿起第一本书册就开始翻阅,疯狂汲取着这些书籍里蕴藏的咒术知识。

一个又一个,【咒术精通(白)】里没有的咒术被他记下。

而且不知是不是因为他已经拥有了【咒术精通(白)】的基础,导致他看这些咒术,不仅一看就会,甚至还能举一反三。

就像是已经提前记下了所有的常用汉字,然后再开始学习常用的汉语词汇一样,难度大大减小。

废寝忘食的学习。

李观棋敢保证,不管是读书还是篮球训练,他都没有像今天这么认真过。

因为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光怪陆离,充满了各种超凡力量的世界,无数奇异咒虫的介绍,神奇咒术的描述,强大咒术师的传奇事迹……

等等等等,都犹如徐徐展开的画卷般呈现。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便是咒术师和咒虫的关系了。

其中一本《咒术师起源》的书籍表示,上古时期,人间与冥界互通有无,幽冥咒灵肆虐人间,各种诅咒遍布大地。

有人族先祖,观咒灵,悟咒术。

也就是说,所谓的咒术,其实都是人族从咒灵那里学来的。

而在人间里面,普遍来说,与咒灵最为接近的生物,是昆虫。

大部分昆虫,或者说只要是一只昆虫,与咒术的相性都非常之高。

所以很多咒术师,都会选择收服昆虫,用咒术和鲜血培养成咒虫……比如魏墨,就是典型的“虫咒师”。

但除了昆虫之外,也有很多异种凶兽与咒术有很高的相性,可以培养成咒兽。

不过真要说起来。

咒虫和咒兽,都是下策。

是咒术师为了弥补自身战力的不足而出现的产物。

最强大、最顶尖、最天资惊艳的咒术师,都是直接去观摩咒灵,从咒灵那里悟出独属于自己的咒术,然后依靠独创咒术战斗的。

“咒灵?”

李观棋愈发好奇,不断在书架上翻阅,“到底何为咒灵?现在世界上还有吗?”

可惜。

关于咒灵的资料,藏书屋的所有书架上面都没有。

他只得回到最开始的书架,重新拿起一本书籍,仔细阅读。

“哗——哗——”

翻书声不断在这间藏书屋里响起。

咒术师的世界,实在引人沉迷。

转眼间,四个小时就悄然流逝。

“!!!”

李观棋猛然抬头!

他迅速将手中书籍放回原位,转身冲出了这间藏书屋。

是闭关屋里的小虫子在示警!

魏墨结束闭关了!

“那些被扣掉眼珠子的,全都抬头看屋顶!”

草地上。

李观棋迎着昏黄的晚霞,整个人脚步飞快,转眼间就跑出三十米距离,发出命令之后推开住所木屋的门,一巴掌拍碎自己的分身人偶。

人偶化作白烟散去。

李观棋自己也返回了床上。

“好了,可以随便看了。”

……

……

“啊——”

魏墨从地上站起,伸了个懒腰。

然后他看着脚边那一碗满满当当的紫色虫汤,满意地点了点头,接下来也没有离开,走出数步,直接躺在了这间木屋里的豪华大床上面。

不多时。

阵阵鼾声响起。

反正没多久就要更换肉身,而且他现在要做的是把自身修为分离出去,而不是继续修炼壮大灵力。

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