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爱妃,朕,无恙

“陛下,陛下您醒醒,您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听着耳畔似哭似泣的声音,秦轩睁开双眼便看见一张姿容绝美地俏脸。

她一头青丝盘起,头戴流苏玉钗。

幽暗的月光下,那双饱含秋水的桃花眸子仿佛会说话一般灵动。

身材更是前凸后翘,仅是一眼,就让秦轩心神荡漾。

这个女人,真漂亮。

秦轩心中暗自点评,但又很快反应过来。

不对!

她身上地衣服怎么穿成这样……

瞬间,秦轩的脸蛋变得煞白。

月明星高,难道真的有女鬼索魂?

随着零散记忆的交织,秦轩只觉得脑海中的意识仿佛被什么撕扯一般,剧痛无比。

“啊!”

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刚刚坐起的身子,根本无法保持平衡,径直朝着侧方倒去。

这一下也正好扑在玉妃的怀里,双手更是本能地四处乱抓,最后落在了那令所有男人为之迷乱地挺翘之处。

如此亲昵地动作,让玉妃俏脸上布满了红晕,想要躲避,却怕秦轩从凉椅上摔下去,只好强忍羞涩之心,托着秦轩不让他跌倒。

清醒过来,琐碎记忆浮现。

大炎国,炎轩三年,皇帝秦轩,登基已三载。

我,我这是不是在做梦?

“陛下。”

“陛下,您终于醒了;可吓死臣妾了。”玉妃眼角流着泪,说着话,那模样仿若黛玉葬花般处处惹人怜爱。

穿越了!而且我成为一国之君,此时正躺在妃子的怀里!

单身24年,秦轩还从未有过女朋友,最熟悉的就是五姑娘和别人床上的女人。

何时见过有美女流露这般姿态?

纵然穿越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让他心中无比震惊,甚至有些恐惧。

可在男人本能的驱使下,他还是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

这可是万中挑一的素颜美女啊!

比那些‘妆’出来的主播们强多了。

此时的林清玉,心中更是犹如小鹿乱撞,忐忑中带着期待和畏惧。

她入宫半年有余,今天可是第一次奉召侍奉皇帝。

心中自然是非常慌乱,而陛下心血来潮要到御花园赏月,本让林清玉心神稍安,心想着至少也算先接触了,总比一开始就被大被裹上床来的有过程。

谁又想得到,陛下会毫无征兆地突然晕倒。

可以想象,如果陛下真的出了事,不光是她,就算是整个林家也会受到牵连。

秦轩则已经快速适应了这个新的身份,甚至打起了自己的破冰计划,他要彻底摆脱五姑娘的束缚。

一时之间,两人心中各有算盘,气氛竟然有些凝滞。

隔了好一会,才有身背药箱的老太医匆忙赶来。

还未靠近,太医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娘娘,老臣来晚,请您恕罪。”

玉妃伸手抹掉眼角泪痕,神色也正式了许多。

轻声对秦轩问道:“陛下,王太医来了,可否让他先给您把把脉?”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晕倒,但秦轩很肯定,前身皇帝已经死了,所以自己才有了来到这个世界的机会。

身体有病,当然要治。

“那就有劳王太医了。”秦轩笑道。

听到他的话,王太医和林清玉都是浑身一颤,就连站在不远处的宫女和太监眼中也满是惊愕之色。

陛下说话向来霸道豪横,何时这般谦谦有礼过?

王太医不敢耽搁,急忙躬身向前为秦轩把脉。

“怎么?”秦轩见对方脸色变换,心中不由得一沉,忍不住再问,“朕病的很重?”

“没,没有。”

王太医慌忙摇头,小心翼翼解释道:“陛下,您的身体只是过于疲乏,并无大碍,依老臣看,您应该多多休息才是。”

没事?

虽然疑惑前身皇帝为什么会突然死翘翘,但秦轩还是松了一口气。

同时心中也有些期待和这位美人独处的机会。

“既然没事,你们就都退下吧。”

王太医神情越发惊愕,以往陛下一定会让他开些汤药稳定身子的,今天怎么这么急着赶我走?

但他却不敢多说半个字,伴君如伴虎,尤其是眼前这位,堪称大炎朝三百年来最为荒唐的帝王,稍不留神就丢了小命。

很快,点着灯笼的宫女太监们也站到了离凉亭稍远的地方。

只是众人没有注意,一个身材娇小的宫女却趁人不备悄悄离开。

玉妃见秦轩遥望众人,已经可以独立坐在椅子上,便站起身子欲要离去,却被猛地扯住胳膊。

“爱妃,你要去哪里?”

玉妃心中不免升起一丝紧张,但还是柔声回道:“陛下,陛下不是要一个人赏月吗?”

秦轩哑然,心道:有你这样的美人在身边,哪个男人要赏月?柳下惠么?

“朕不要赏月,朕要你。”

说话间,他用力一拉,将玉妃的娇躯拉到怀里,有些笨拙的伸手游一走。

虽然早就知道今夜会发生什么,心中也有了充足的准备,可当那灼热的双手碰触自己时,玉妃还是忍不住肌肉紧绷。

在大炎国,女子嫁人之前,家中长辈都会在夫妻之事上指点一二。

更何况是嫁入皇宫的玉妃。

而且后宫佳丽三千,她入宫半年有余,盼的便是今天。

平日里,皇帝夜夜陪伴在颜贵妃身边,甚至连批阅奏折都是带到环鸯殿去与她共阅。

她同样身为贵妃,却鲜有一见。

就连朝堂之事,也同样是独宠她赵家一党,如今的大炎国,早已经是赵家嫡系的一言堂。

玉妃心里苦涩。

或许只有真正成为陛下的女人,才能够说服他专心处理朝政,恢复大炎国的兴盛吧?

她身为将门之后,世代忠于大炎朝,此时此刻,不论公私,都已经准备随时成为秦轩的女人。

就在秦轩伸手开始为她宽衣解带时,玉妃似乎突然想起什么,眼眸中闪过一丝慌乱。

“陛下,不可。”

她双腿夹住某人的咸猪手,脸上尽是哀求神色。

“陛下,能不能回臣妾寝宫。”

玲珑殿内。

玉妃替秦轩更衣之后,欠身施了个万福,正欲开口说话,就被秦轩一把拉入怀中。

“陛下,您,您这是……”玉妃只觉得自己脸上滚烫如火烤,心神慌乱无比,就连说话也有些打结。

“已经在寝宫了,爱妃还不由着朕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