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真相

安余晖望着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此刻却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不禁汗颜。

贺意卿歪着头,朝着安余晖说:“走吧,我们去庄园里…聊聊天?”

安余晖知道,这人的口袋里一定还装着枪,此刻也只得故作镇定,随着贺意卿进了庄园。

贺意卿随意地坐在沙发上,在阳光的照耀下,那凌厉的下颌线更加耀眼。

安余晖正襟危坐,心中忐忑不已。

一个侦探的好奇心,或许这就是极限吧,安余晖自嘲道。

贺意卿一副掌控大局的样子,望着门外晃眼的雪,幽幽开口道:“怎么当上侦探了?”

安余晖疑惑地皱了皱眉:“我一直是侦探啊。”

贺意卿扫了安余晖一眼,笑了:“我知道了,果真是手眼通天。”

安余晖更是一头雾水,欲开口询问,但贺意卿却转移了话题:“好了,大侦探,你推理的很对,凶手就是我,你要怎么办?”说完,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嘲讽地笑着望向安余晖。

安余晖低头思考了一下,还是好奇心战胜了求生欲,说道:“我想问个问题。”

贺意卿有些意外,但还是点了点头。

安余晖眼里是探索的光芒,问道:“我与这件事情本没关系,为何要将我掺进来?还有…”

“只能一个问题。”贺意卿开口打断。

安余晖刚要出口的话硬是憋了回去,只能等着贺意卿这个问题的答案。

贺意卿将枪从口袋中掏出摆弄,安余晖心中有些发毛。

贺意卿边抚摸着枪,边笑着说道:“大侦探,你知不知道,你比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还要邪恶。”

安余晖愣了一下,这是他没想到的。

这没道理啊,安余晖摸不着头脑。

贺意卿笑笑开口:“安余晖,原名安烨,是个……”突然,嘭的一声,贺意卿胸口中弹。

安余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随即回了神,拿起贺意卿的枪,望着枪弹射来的方向追了过去,那里早已没了人影。

是谁?我究竟是谁?我干过什么?安余晖完全不相信自己了。

他魂不守舍地走出了庄园,洁白的雪地上只留下了一排脚印。

番外

贺意卿与石芸萱是工作时认识的,两人皆是警察。情投意合,结为夫妻,生下来一个孩子名为贺宇亭。

贺宇亭上了高中后,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就此结束。

贺宇亭因向梅冰茹举报了何景校园霸凌遭何景报复,梅冰茹也忽视了何宇亭的举报以及求救,至此,贺宇亭身负重伤。夏蓝琴被何景威胁生命,于是故意将何宇亭诊成轻伤,使何宇亭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石芸萱向闺蜜魏沁借钱给何宇亭治病,魏沁却因怀疑石芸萱别有用心没借钱给她。而这种种,导致了何宇亭的死亡。

后来,石莹与贺意卿在出警时,石莹被陈政乐误杀,而这被贺意卿看见。

贺意卿怀着恨意,假装这些人的朋友和家人,将他们邀至庄园,一一杀害。

完结

【很拉垮,我知道,越写越崩。要着重的点没有着重,对不起!我会努力改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