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贺意卿

当安余晖和夏蓝琴赶到何景的房间时,门没锁,窗户打开。何景的尸体呈坐在床上状,手部与脚部皆被锁在床头与床尾,嘴被透明胶布封住,头部是明显的弹孔,身上被划了数十刀,尸体上还有鲜血滴下。

屋内血腥味极大,安余晖皱了皱眉,喃喃道:“还没死透……贺意卿下手挺狠。”

夏蓝琴看到何景猩红的尸体,再也忍不住了,痛哭着,朝着打开的窗户跑了过去,似要自杀。安余晖赶忙拉住了夏蓝琴,好不容易才安抚住了夏蓝琴的情绪。

夏蓝琴颤抖着问:“安……安余晖,我们现在怎么办……”

安余晖按了按疼痛无比的太阳穴:“大门还是打不开吗?”

夏蓝琴点了点头。安余晖叹了口气,说:“爬窗走吧。”

说着,便撕开染血的床单,撕成一条一条的,连接起来,一端拴在窗户边上,一端扔到楼下。

安余晖检查得当后便要顺着床单滑下去,望着身旁无措的夏蓝琴,心似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拥抱了一下夏蓝琴,轻声说着:“再见……”因为声音很小,夏蓝琴终归是没有听见,她只是被这突如其来地拥抱吓到了,连忙说着:“我们先出去。”

安余晖听到夏蓝琴说的话,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我先滑,你看好怎么滑的。”夏蓝琴望着安余晖开口:“其实我有点接受不了这个床单。”

安余晖闻言撇了撇嘴,只是说了句:“你可以选择留在这里等死。”说完便滑了下去。

楼上的夏蓝琴还在做着思想准备,就被一声枪响终结了生命。

楼下的安余晖听到枪响也没有做出什么反应,似是料到了,只是在心里反复说着,弱肉强食,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眼里却流出了一行泪水。

安余晖本来要跑,还是停住了脚步,朝着楼上喊道:“贺意卿,下楼吧,我们一对一,别让我瞧不起你。”

果然,楼上的窗口探出了贺意卿的头,望着那熟悉的英俊的脸,安余晖擦汗,果然,人不可貌相。

贺意卿看到楼下站在雪地里的安余晖,眼底满是疲惫,笑了笑,这笑,本是阳光轻松的,但在安余晖眼里,这笑满是得意。

贺意卿朝着安余晖喊道:“好啊!你等我啊!”

贺意卿便顺着床单滑了下来,接着笑嘻嘻地勾住了安余晖的脖子,此时的两人倒像许久未见的好兄弟,血浓于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