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到底是谁

“你怎么看?”贺意卿开口问道。

安余晖则答非所问,反问道:“贺先生单独找我,不怕我是背后的组织者,趁着只有两个人的时间,把你解决了吗?”

贺意卿笑笑:“我相信你。

再说,我也没什么怕的,人间本就挺没意思的,妻女都去世了。”

安余晖一愣,他倒没想到贺意卿突然跟他抒情。

贺意卿自顾自地接过话茬,说着:“实在不好意思,突然就感性了。实际上,我很想找出组织者,何景那小子说的挺对的,挺刺激的。询问你主要是因为你是最有逻辑的人,比那女人好多了。所以,你怎么看?”

安余晖沉默了一下,还是有所保留的开口说道:“我认为,组织者一定会是我们之中的人,我进庄园时,只有一行脚印,这一周的央城都在下雪,只有可能是组织者在一周之前就进入庄园。但是大厅里灰尘遍地都是,可以排除凶手提前进入庄园。所以,组织者还在演戏。”

贺意卿微微一笑:“那组织者,你觉得是谁?”

安余晖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低头沉思。

贺意卿则是再次开口:“我觉得是何景,他是个叛逆少年,寻求刺激,他家里人应该也会支持他乱搞。”

安余晖闻声撇了一眼贺意卿,喃喃道:“是吗……”他打着哈欠又说道:“有点困,前几天睡得都有点晚,我去找个房间补个觉。”

贺意卿点了点头,说:“别忘了把门锁了,这里还有组织者,还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安余晖点头示意听见了。

黑暗里,一个人影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中午的时候,安余晖假装刚睡醒的样子,随着众人来到大厅餐桌前。

“既然我们目前出不去,我们怎么吃饭啊。”陈政乐开口问道。

安余晖撇了陈政乐一眼,说:“自己做呗,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做个饭都不会?”

陈政乐尴尬地挠挠头,说道:“我真不会……”何景则是回怼安余晖:“我刚成年,就不会咋的。”

众人只是各忙各的,聚集在餐厅里,自己做着自己的饭。

梅冰茹看到陈政乐虎头虎脑,尴尬地站在那里,好像个犯了错的小孩,于心不忍,便开口说道:“算了,我帮你做吧。”

何景不屑地说道:“切,没人帮小爷做,小爷就自己煮包方便面。”

说来奇怪,这座庄园里什么都有,就像刻意准备好的。

午饭过后,众人皆各自找了个房间休息,而梅冰茹则是拉走了何景。

安余晖见有情况,偷偷跟了上去,没想到一起跟来的还有人。

“你怎么也来了?”安余晖小声问道。

“追随侦探的步伐,毕竟我们现在基本是一个team了,自然要干什么都一起。”贺意卿自然地回道,安余晖则表示无语,之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不要脸呢?看着他还要再明显一点吗?

贺意卿装作没看见安余晖鄙夷的目光,关心道:“上午睡的还好吧?快看!他们说话了。”

安余晖的视线自然恢复到了前方。

梅冰茹:“何景,什么时候给个交代?”

何景一脸不屑道:“什么交代?他配吗?你也别多管闲事,小心着点,你也知道他是什么后果,小心下一个就是你。”

安余晖贺意卿均竖起了耳朵,一脸听八卦的快乐。

梅冰茹:“我只是想给我的学生要一个交代!你这种十恶不赦之人迟早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何景一直是不屑样:“不是吧你个老太婆,还没弄清局势呢?在九国,我们何家手眼通天,我的法律才是法律。磨磨唧唧的,等我爹给我弄出去了我就整死你。”

梅冰茹笑笑:“你想什么呢?既然我们都被困在这里了,一定是有人刻意准备好的,根本就不会让我们出去,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贺意卿啧啧道:“这个梅冰茹,说话真不好听,我怎么感觉是她呢?”

安余晖并未回答,只是思考着什么。

何景不屑道:“我看谁敢杀我,谁不知道我是何家大少爷?”

梅冰茹只是笑笑,并未说什么。

随即,两人散开。

贺意卿开口问道:“你觉得是谁?”

安余晖回:“还不清楚。”

贺意卿眸底闪了闪,说道:“我倒觉得谁都有可能。我回房休息了,你也快回去吧!”

安余晖点了点头,回了房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