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大门被锁了

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一瞬间尘土飞扬,安余晖和夏蓝琴都被吓了一跳。

“什么人?”安余晖问。

肆恣的阳光与飞扬的尘土混合着,映衬出少年放荡不羁的色彩。

“小爷来了!狗东西袁泽呢?”

听到这几句欠揍的话时,安余晖轻轻皱了皱眉。

“这里没有什么袁泽,你是谁?”安余晖冷声问道。

“小爷名叫何景,何家大少爷,何氏集团,何裕,听过没有?我爹,我家公司。”何景颇为得意地说。

“何氏集团……”安余晖故作深思状,“没听过。”

一旁的夏蓝琴轻轻笑了一下,何景气地脸都歪了。

何景怒斥:“你这是不尊重我!不尊重我老爹!你配吗?白痴!!!”

安余晖语重心长地说:“熊孩子,看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就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你不能啃老一辈子,还是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也别因为个家世就自鸣得意,不信抬头看,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安余晖对自己的教育方式以及谈判口才还是很放心的,你看,何景都要来打他了。

一人追,一人逃,两人的动作随着敲门声停止。

“咚咚咚”“有人在吗?”

“是个妹子的声音,我去开门。”何景急不可待地跑着去开门,见到来者,脸色瞬间黑得像铁锅。

其余的人看不见,但何景看得见。来者见到何景的时候,脸色阴沉地能滴出水来。

夏蓝琴见两人均呆滞着不动,上前询问:“怎么?你俩认识?”

听到这话,来者才缓过神来,气定神闲地回了句:“不认识。”推开愣在门口的何景,随着安余晖和夏蓝琴坐在沙发上。

被推开后,何景才回身,故作镇定地坐回沙发上。

屋内温度下降至零下,四人相视无言。

还是安余晖打破了冷淡的气氛,朝着刚进来的人打了句招呼:“你好,我叫安余晖,你是?”

来人望了下安余晖,潋滟的眸子里不知是什么情绪:“你好,我叫梅冰茹。”

“你好,我是蓝冰琴。”

“你好你好。”

一阵寒暄过后,屋内再次冻成冰箱。

安余晖这个和事佬再次开口:“那个,我是我女朋友邀请我来这个庄园的,你们是?”

夏蓝琴抿了抿唇,开口道:“同事。”

何景不屑地笑了笑,回道:“一个狗腿子罢了。”

“学生家长”梅冰茹说,顺便撇了一眼何景。

安余晖自然是注意到了,思考了一下,说:“你是教师?”

梅冰茹点了点头。

此时,大门突然被打开了。

一个青年男子笑着走了进来,嘴里说着:“好小子,我来了!”

见到沙发上正襟危坐的四人,青年男子不由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装,问道:“你们是?姜岩的朋友?”

何景冷笑了一下,说:“你也被鸽了?小爷我们不认识什么姜岩。”

青年男子眉头一皱,说道:“不会啊,他让我来的啊,我打电话问问他。”

安余晖心中疑惑重重,随即望向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眉毛都拧到一起去了,尴尬地说:“这信号不好啊……”

就在这时,门被敲了几下,门口传来一位中年男人的声音:“您好?您在家吗?”

青年男人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开了门。

门口的中年男人身着黑色正装,拿着公文包,朝着青年男人点了点头:“您好,您就是王先生?我是贺意卿。”

青年男人一个头两个大,说:“什么王先生,我叫陈政乐,你谁啊?”他又转过头,望着沙发上的四人,说:“你们又是谁啊?”

贺意卿似乎有些意外,不过仍然走了进来,冷静地朝着四人问道:“你们当中有王先生吗?”

四人均摇了摇头,就在此时,门再次被敲响,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芸萱?我到了。开下门?”

贺意卿转过身,拉开了大门,一个带着黑色方框眼镜,穿着黑色衣服的女人走了进来。

“芸萱,你孩子的事我实在很抱歉,是我误会了,非常感谢你还能把我当作……”女人低着头,以愧疚的语气开口。当她抬起头来,看着面面相觑的几人,她脸色越来越差。

“你们都是谁?芸萱呢?”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此时,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有信号的陈政乐似乎是失去耐性了,气冲冲地冲到门口:“我服了,姜岩这个傻子找的这是什么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一点信号都没有,*的我出去打。”

但是陈政乐拉了几遍门都没打开,他还以为是自己的问题,更加使劲。安余晖望着努力打开大门的陈政乐,心中不由得涌现出不详的预感。

他走上前,拉开了气喘吁吁的陈政乐,仔细查看着什么。最后,转过头,望着众人,开口说道:“大门被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