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次见面

二月份,天还是凉的,伴着微微的寒风,京平下了点小雪。

陈政乐换上了便装,收拾好了行李,心情极好地踏上了前往央城的火车。

陈政乐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侥幸地望向窗外的雪。雪花漫天飞舞,不一会就将天地间的万物遮盖住了。

抬眸,雪花飘扬。片片雪花,黏在了窗户上。窗边坐着一位女人,她拿起电话,不知打给了谁,只听见了寥寥数语。

“魏小姐您好,您的火车票座位是……”又是几句,魏沁便把电话挂断了。她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的雪,雪花一片一片,一片一片,却覆盖住了世间万物。

雪仍下着,世界银装素裹。贺意卿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工作,他已经坐在那很久了。

自那件事以后,他成为了一个工作狂,习惯用工作麻痹自己。

雪花飘在窗外,默默观察着他。他施舍似地望了下窗外,窗外一片白色,白得晃眼,晃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如果雪有声音,那一定是哗啦哗啦的。片片的雪花,总会让梅冰茹这么想。

可能是职业病吧,梅冰茹浅浅地笑了一下。

想起自己的职业,她的笑容突然一僵,接着又恢复了平日生人勿近的面孔。

“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梅冰茹此刻倒想雪花能掩盖住她。

还在下雪,雪中的景色壮丽无比,天地之间浑然一色,只能看见一片银色,好像整个世界都是用银子来装饰的。

何景满不在乎地坐在座位上,为了绊倒路过的小孩顺便伸出了脚。孩子的父母跟他理论,那好看的眉头皱了皱,嗤之以鼻,扭头望向窗外的雪。雪花纷纷扬扬,洋洋洒洒,壮丽无比。

雪不停歇,洁白无瑕,好像有魔法,落到屋顶上,屋顶也变白了。

夏蓝琴整理着自己的物品,那一身白色的衣服与雪花融为一体,相辅相承。

忆起那年,夏蓝琴心思重重,随即收敛了情绪,继续整理着自己的物品。

屋外,雪一直下,完全没有要停歇的样子。

洁白的雪花似精灵,灵动地在空中盘旋。

安余晖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手里的信件,目光放空,好似在想着什么。最后,终于,像是下了什么决定,起身并拿起了身旁的行李。雪还在下。

窗外,雪越下越大,越下越大。

安余晖到达庄园时,庄园里还没有人。

雪地里只有一行脚印,在洁白的雪地上,倒显得有些突兀。

一个自诩是安余晖女友的人,给他写信,邀请他前来央城的一个庄园。

这种无中生“友”的人,安余晖自然是不信的,但是来,也是满足自己,一个侦探的好奇心。

他悠闲地走进庄园,四处观望。

除去寒冷的天气,奇怪的邀约,该说不说,这座庄园的确优雅大气,极有观赏性。

突然,庄园的大门处传来“咚咚”的敲门声。安余晖警惕地躲在楼梯口,望向大门。

大门口传来女人的说话声:“没有人吗……”大门被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是一个肤白如雪,身材苗条的女人,安余晖愣了下神,那女人一身纯白的衣服雪白的肌肤和漫天的雪花实在没有差别。

难道她就是我的女友?不对啊我也不认识她啊。安余晖这样想着,疑惑地挠挠头。

这一小动作,却被女人察觉了。“谁在那?”女人开口道。

那柔弱的目光朝安余晖射来,安余晖一时竟有了偷看美女被发现的愧疚感。

“呃我是一个侦探,我叫安余晖,我的女友邀请我前来这个庄园。”安余晖尴尬地出来。

“你的女友吗……”女人喃喃道。望向安余晖再次开口:“我叫夏蓝琴,一名医生。”

“你好你好,哈哈哈……”没有词语能形容安余晖当时的尴尬。

拜托,偷看别人还被发现了,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好吗?

安余晖和夏蓝琴一起坐在沙发上,中间能隔一个房子。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隔这么远,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一起坐在沙发上。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终于,一个人的到来,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