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暴行

“说!你是怎么认出我们的!”

周兴飞被绑在一棵树上,一旁一个鬼子拿着鞭子挥舞着。

民兵队用着上个世纪古老的武器,有的甚至用的还是冷兵器,因此完全无法抵御住装备精良的特工队的袭击,很快就全部牺牲,逃出村的村民也有很大一部分被抓了回来,和那些没能逃出去的村民一道,乌泱泱的站在一旁,用仇恨的目光盯着鬼子。

“呸!”

周兴飞艰难的抬起头,将混合着牙齿和鲜血的唾沫,使劲一口吐在了面前的鬼子脸上。

鬼子抹去脸上的唾沫,大怒,更加凶狠的挥舞起了手中的鞭子。

“哦?看来你是不愿意老实交代了!”

翻译官看了一眼山本一木,将他的日语翻译成了中文:“你想铁骨铮铮的死去,对吗?可是实际上,没有谁会在真正面临生死的考验时,仍旧可以假装从容!”

山本一挥手,后方的几名鬼子立马跑了上来,用支架将一块铁板架起,并在下方点燃起了熊熊的烈焰。

“我听说,你们的意志坚定的如钢铁一般,可是我并不相信!今天,我就要来验证一下。”

在翻译官翻译完后,山本指了指快要昏过去的周兴飞,挥舞鞭子的鬼子立马停下了动作,朝山本鞠了一躬,然后一挥手,一旁的两个鬼子走上来,将周兴飞放了下来,一盆水浇在了他脸上,将他泼醒。

“你说你是这里的区高官?很好。”

翻译官面无表情的继续翻译着山本的话语:“那么想必,你一定也是个d员了!看见那块铁板了吗?要么立即交代出我们想知道的一切,要么,就只能请你去上面暖暖脚了!”

在冷水的刺激下,周兴飞渐渐清醒过来,眯着眼睛听着翻译官的话语,又看了看前方被烧的通红的铁板,不屑的轻笑一声。

“不就是踩铁板吗?刀山火海我都踏过,这算什么!”

周兴飞支起身子,低声说道。

“很好,我很欣赏你的勇气!请吧!”

翻译官将这句话翻译完后,立马有几名鬼子戴着手套撤走支架,铁板失去支撑,砰的一声砸在地上,一旁的杂草都被铁板生成的热浪给烤焦,化为了灰烬。

“呵!”

周兴飞嗤笑一声,捡起一根树枝当作拐杖,毫不犹豫的走了上去。

连一旁站着的一些鬼子都忍不住撇开了头,可周兴飞却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拄着拐杖朝前走去。

铁板并不长,周兴飞走的速度也并不慢,可在所有旁观的村民们眼里,时间竟是如此的漫长。

“也不过如此嘛!”

周兴飞踏下铁板,声音嘶哑:“小鬼子,我再走回去给你看看!”

说着,他毫不犹豫的再次踏上铁板,慢慢往回走去。

“还需要我再来一遍吗?”

走回去后,看着端坐着的山本,周兴飞轻蔑的笑了:“看起来是需要啊,那我再来一遍!”

山本紧握着拳头,狠狠一挥,一个鬼子立马走了上去,朝周兴飞脚上倒油撒盐。

周兴飞颤抖了一下,但很快便稳住了身形,目不斜视,又走了一个来回。

此刻,周兴飞双脚的伤势已经是无比的严重了,换做是其他人,可能已经痛晕过去,可周兴飞却还坚持着站直了,瞪着山本一木。

“八格牙路!”

瞧见周兴飞都伤到了如此程度,竟然还是一声不吭,挑衅的看着自己,山本气急败坏,猛地跳了起来,一脚将周兴飞踹倒在地。

“既然你是不怕火炼的钢铁,那你就永远的活在火焰之中吧!”

伴随着山本的咆哮,后方的鬼子凶狠的扑了上来。

“打倒小鬼子!”

“中国gcd万岁!”

周兴飞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吼出了他的遗言……

“去!把他们给我统统的解决了!”

恼羞成怒的山本下达了命令。

“对不起,大佐!我没有听明白!”

小鹿五郎有些犹豫。

“我让你把这个通匪的村庄,给我从地图上抹平了!”

见小鹿五郎不动,山本冷冷的说道:“他们必须要学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就是下场!”

“哈伊!”

小鹿五郎低头。

“乡亲们!和小鬼子拼了!为周书记报仇!”

见到鬼子举起枪来,泪流满面的曾家庄村民哽咽着大吼,挥舞着双拳冲了上去……

地窖内,张宝贵捂着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他多想能立即冲出去,和这帮灭绝人性的鬼子拼命,可是他不能这么做。

如果他也牺牲在此,那就真的没有人能回去告知政委团长他们这里发生过什么了,这群伪装成独立团的鬼子也会不知道要肆虐多久才能再次被发现。

······

“还有人活着吗!还有没有人活着!”

山本等人撤走后快一个小时,区小队的民兵才赶到曾家庄,他们迅速扑灭了燃烧的火焰,大吼着寻找着生还者。

“嗤拉——”

一脸黑灰的张宝贵跌跌撞撞的从地窖跑了出来,脸上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快……送我……送我回独立团……”

“张干事!”

区小队里有人认识张宝贵,大吃一惊,连忙扶住他,张宝贵精神一松,晕了过去。

“救救……救救我的儿子……”

忽然,虚弱的呼喊声从靠近村后头的一棵树上响起。

“是嫂子!快!谁会爬树!将嫂子救下来!”

区小队的队长认出了声音的主人,连忙指挥着几名会爬树的民兵队战士救人。

周兴飞的妻子见无法逃离,趁鬼子不注意,非常幸运的爬到了树上。

本来,周兴飞的妻子还担心自己的孩子会哭闹,引起鬼子的注意,但神奇的是,往常喜欢哭闹的孩子今天却睡的十分香甜。

就这样,母子二人一直坚持到了民兵队的到来。

“嫂子,你一定要坚持住!”

区小队队长焦急不已。

“儿子……我的儿子……”

周兴飞妻子的背部不知什么时候被鬼子的几发流弹击中,此刻她失血过多,脸色惨白。

“嫂子,你放心,我们会把你的儿子送到安全的地方的!”

区小队队长流着泪保证道:“嫂子,坚持住,独立团的大部队马上就要到了!他们马上就可以安排为你进行治疗!”

周氏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摇了摇头,用尽最后的力气,指了指周兴飞所在的方向,接着,她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停止了呼吸。

“啊!小鬼子!我草你们女马!”

区小队队长跪在地上,抬起头,如同受伤的野狼一般,发出悲怆的惨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