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训练(二)

“不过老赵,你为什么要让他们两个人一组?”

邢志国仍有些疑问:“罗春军的枪法也不错,让他们俩个每个人自成一组,可以击杀的鬼子不就会更多吗!”

“准确来说,王喜奎是狙击手,罗春军属于观察员!”

赵刚沉吟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老李,我估计你也有这个疑问,简单点来说吧,王喜奎和罗春军两个人,并不是两把向前突刺的枪,更合适的描述应该是剑与剑鞘!王喜奎是那把利剑,刺入敌人的胸膛,罗春军则是那个剑鞘,用来保护这柄利剑!”

“这一点我能理解,但是,为什么不能派另外一个枪法没那么好的战士作为观察员呢?”

邢志国仍有些疑惑。

“老邢,罗春军我可不是乱选的!”

赵刚从怀里抽出一本小册子:“王喜奎的脾气性格比较烈,但罗春军性格温和,两个人首先在性格上就可以互补。”

翻了翻小本子上的记录,赵刚继续说道:“老邢,你可别小瞧了观察员的作用!观察员的作用和狙击手一样重要!观察员的任务,不仅需要保护好狙击手,还需要对狙击手的战果进行记录,需要懂得对目标区域进行速写,观察战场情况以确立新的目标,这也是我给罗春军配备了一个望远镜和一把冲锋枪的原因!”

“还有,罗春军上过两年的私塾,有一定的文化基础,我对他进行过测试,他的空间感非常强,记忆力好,绘画天赋也不错,这也就是说,他能轻松记住一个地方的地势情况,并且可以将其体现在纸上,老李,老邢,你们应该可以想到这种能力对一个狙击小组来说有多有用吧!”

赵刚合上笔记本收进口袋里:“咱们把他们两个培养好了,未来就能带出来更多的狙击手和观察员!可惜,咱们没有狙击镜这种东西,想要打中敌人,全都得靠王喜奎的枪法和目力水平了!”

“原来如此!”

邢志国恍然大悟:“老赵,原来做个观察员还有这么多门门道道!这些都是你在抗大学到的吗?”

“呃……”

赵刚有些尴尬。其实很多知识,不是来自于系统,就是来自于他在后世了解过的内容,但这又不可能和别人明说,只能推说于是在抗大学习到的,搞得李云龙,孔捷和邢志国他们都对“无所不有”的抗大很是向往。

“这个倒也不是抗大的教员教的,是我那个时候没事总喜欢看书,在一些乱七八糟的书籍上学到的,当然,里面也有些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所以不见得就完全是对的!”

赵刚挠了挠头。

读书好像还挺有用,老赵这读书人的脑袋就是要灵光一些!我是不是也得读点书?

李云龙心里嘀咕。

“王班长,罗副班长,表现不错!可以起来了!”

三人渐渐走近王喜奎和罗春军趴着的地方。即使距离已经相当之近了,两人的伪装效果也足以骗过视力不太好以及一些粗心大意之人,效果相当不错。

将两人叫了起来,赵刚很高兴的竖了个大拇指:“表现的非常的不错!两位团长对你们的表现都非常的满意,去进行其他科目的训练吧!早日练成,将来团里会有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们!”

“是!”

王喜奎和罗春军兴奋的敬礼。

“走吧,去看看魏和尚那边!”

赵刚招呼李云龙和邢志国朝魏大勇排的训练场走去。

“和尚那个排,里面都是尖兵中的尖兵!”

李云龙感叹:“老赵,这个排的战斗力可不得了!”

“那当然!这个排的战士,枪法好,身手好,各个方面都是团里顶尖,而且思想过硬,都受过一定程度的教育,对他们,我是尽量朝着真正的精锐特种部队的目标去让他们训练的!”

赵刚点头:“咱们的花销也不小,前几天我还让炊事班杀了一头猪,老吴头为此天天跟我念叨呢!”

“报告三位首长同志!独立团加强连一排正在进行野外生存训练,请首长指示!加强连一排排长魏大勇!”

见到赵刚李云龙和邢志国三人,魏大勇跑过来敬礼。

“魏排长,今天你排进行的是野外生存的哪一部分的训练?”

回了一礼后,赵刚问道。

“报告政委,一排正在进行辨别野外可食用食物的训练!”

魏大勇随手从口袋里捏出一条活的蚯蚓,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政委,咱们才刚讲到蚯蚓这块呢,前几天吃了两顿肉,这突然一下子吃上这些玩意,还真有些不习惯!”

“吃蚯蚓?”

李云龙有些感慨:“当年咱带部队过草地的时候,没别的东西可以吃,就只能去地里挖蚯蚓,还有挖草根,吃树皮,最饿的时候,连皮带都拿来煮着吃了!这年年战争,收成也不好,哪家的穷孩子没挖过蚯蚓、草根和树皮?”

习惯?赵刚一怔。赵刚本来还以为,诸多训练之中,可能就这个方面的训练搞起来会困难一点,毕竟在赵刚的想象中,谁会去乱吃那些虫子之类的东西啊?

但赵刚却忘了,这个年代,大多数的平民百姓家里,又有几户能顿顿果腹呢?活活饿死的都比比皆是,能靠着吃虫子,挖草根,剥树皮活下来,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了。

“就是战士们不太想再吃蚯蚓这些了,以前吃太多,都要吃吐了!”

魏大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赵刚想了想,从魏大勇手里接过蚯蚓:

“同志们!”

赵刚看向一旁坐成一圈的战士们,举起手里的蚯蚓,笑道:“吃了两顿肉,再来吃这个蚯蚓,是不是感觉自己嘴巴叼了,难以下咽啊?”

“哈哈哈哈!”

战士们都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这很正常!同志们,以前吃蚯蚓,吃树皮,那是逼不得已,不吃就得饿死!”

赵刚笑着摆了摆手:“咱们又不是没吃过小鬼子的罐头!你们说说,谁不愿意像小鬼子一样,能天天白米饭供着,时不时还能来顿肉?要是能像西方一些富的流油的国家一样,天天猪肉管饱,那就真是神仙一样的日子了!”

“政委,俺们知道您的意思!只有打跑了小鬼子,咱们才能好好种地,才能顿顿都吃饱!”

有战士喊道。

“说的没错!”

赵刚点了点头:“但是,今天我却想说的是,你们是全团精锐中的精锐,你们的待遇是全团最好的!相对的,你们将会受最多的苦,打别人都打不来的仗!同志们,难道大家吃了点甜头,就不能吃苦了,不能打仗了吗?”

说着,赵刚举起手,将蚯蚓丢进嘴里,仔细咀嚼片刻,咽了下去。

“政委,我们当然能!我们一直都能!”

刚刚还抱怨了几句的一排战士们涨红了脸,坐立不安。

“记住了!你们是为百姓吃的苦,你们是人民的子弟兵!”

赵刚一脸认真:“继续训练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