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魏和尚

“什么主力团,我看他是发面团!”

老总将电报往桌上一拍,大发脾气:“独立团的团长是谁,给我撤了!一个团竟然连小鬼子一根毛都没留下,这样的团长只配喂牲口!”

瞧见站在一旁的赵刚,老总想了想:“警卫员!叫李云龙那小子别再绣花了,装什么蒜!让他给我去独立团!还有你,赵刚,你也别回新一团了,直接去独立团!你们俩个,要给我迅速把独立团给组织起来!”

“是!”

赵刚敬礼。

……

“砰!砰!”

通过一个山隘口时,远处突然传来几声枪响。

“下马!把枪给我!”

赵刚当机立断,让护送他的警卫员下马,三人隐蔽到树后,赵刚将步枪上膛,瞄准枪响的方向。

不一会,一个灰头土脸的小伙子出现在三人的视野中,跌跌撞撞的朝这边奔来。

警卫员正想开枪,赵刚连忙将他的枪口按住。

距离虽远,但赵刚也看清楚了,这个小伙子身上穿着的,既不是鬼子也不是伪军的军装,而是穿着中央军的军装,只是他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仿佛很久都没有换洗过,而且看他的精神状态似乎也很不好,满脸疲惫。

“抓住他!不要让他跑了!”

不一会,他的身后出现了十余名伪军,为首的伪军军官挥舞着手里的手枪,大喊着朝着前方追了过来。

赵刚瞄准伪军军官的头部,一枪过去,伪军军官的脑门中央出现了一个血洞,应声倒地,趁着伪军愣神的功夫,赵刚快速上膛射击,又击毙了一个伪军。

“哇!快跑啊!有埋伏!”

剩下的伪军这才反应过来,哇哇大叫着四散而逃,而那个被追杀的小伙精神一松,也趴倒在了地上。

赵刚站起身,让那两名警卫员去搜集倒毙伪军身上的枪支弹药,自己则是来到了那个小伙子跟前。

“你是,八路军?”

魏大勇挣扎着抬头。

赵刚将魏大勇扶起来,靠着一旁的树桩坐好,解下自己的水壶递过去:“是的,我是独立团政委赵刚,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大喝了几口水,魏大勇喘了两口气:“报告长官,俺叫魏大勇,是中央军27师的。”

“27师?”

赵刚想了想:“你们师不是在晋南吗?你怎么在晋西北呢?”

“唉,长官,别提了。”

魏大勇神色黯然:“俺在忻口会战中被鬼子俘虏,今天和其他人一起被鬼子拉去一个训练营,给一群穿着奇特的鬼子做徒手杀人训练,俺趁机杀了一个鬼子军官,然后趁乱逃了出来,一路一直被这伙伪军追杀,要不是长官您出手相救,俺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

训练营?杀人训练?穿着奇特的鬼子?

赵刚心中一动:“你说的穿着奇特的鬼子,是不是头戴黑色钢盔,身上军服也和一般的鬼子不一样?”

“长官,您知道?”

魏大勇有些意外:“确实是的,我看了看,这帮鬼子不仅军服比一般的鬼子要好很多,装备也是,那些站岗的普通鬼子手里都拿着三八大盖,顶多有个歪把子,但这群鬼子,人手一把冲锋枪!而且他们出手也都是杀招,有三个兄弟就死在它们手里,俺看他们三个也会一点功夫,但可惜了,死的实在窝囊!”

赵刚皱着眉头思考了片刻,看了看魏大勇:“魏大勇,我看你脑袋上还有戒疤,你以前当过和尚?”

“是的,长官。”

魏大勇点头:“俺在少林寺做过十年的和尚,所以会些功夫,长官,您也可以叫俺魏和尚。”

“行!”

赵刚点点头,见两名警卫也收拾的差不多了,便开口邀请:“魏和尚,你现在也没什么别的好去处了,要不来我们八路军干吧!”

“跟八路?”

魏大勇面露难色:“可是,长官,俺说句不好听的,你们八路太土,装备太差,中央军才是正规军,俺不想干八路。”

“你这家伙,怎么说话的?”

一旁的警卫员不高兴了:“俺们八路是装备差一点,但哪里土了?你们中央军是装备比俺们好,但比起打鬼子,可真不一定有俺们八路军打得好!”

“小王!”

赵刚挥手,制止警卫员再说下去,想了想:“要不这样吧,魏大勇,你先跟我去独立团养好伤,看看我们八路部队的新气象,到时候等你伤养好了,觉得合适就留下,还是不愿的话你再走,可行?”

“也行!”

魏大勇点了点头:“您是俺的救命恩人,俺听你的!”

……

一行人在下午抵达了独立团的驻扎地——杨村。一进村,赵刚就能很明显的感觉到,独立团的气氛和他上次到来时相比,那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上次到独立团时,全团的战士们都是骄傲的,对敌人不屑一顾的,而今天,独立团的战士们则是消沉的,低落的。

毕竟一晚上阵亡一百多人,竟然连一具鬼子的尸体都没留下,还被老总叫做是发面团,这让向来心高气傲,桀骜不驯的独立团战士们大受打击。

来到后山断崖阵地处,只见李云龙早已抵达了这里,和孔捷并肩站立,独立团的战士们正在打扫战场,修补阵地。

赵刚走近一看,两人面色凝重的看着一具具被搬运的尸体。每一名牺牲的战士遗体经过二人时,两人都会掀开裹尸布,仔细观察一阵。

“看见了吧?”

孔捷抖了抖手中的烟斗:“中弹部位全在脸上,反正我现在跟你说什么你都不信,我告诉过你了,这批鬼子和以前的鬼子不一样!不声不响的不说,枪还打的贼准,三个人一组,全部自动火器,从断崖那边摸上来,咱们的工事一律靠前修筑,但根本不起作用!人家打完了就走,根本不和你纠缠,连拼刺刀都找不着人!我孔捷这辈子还没丢过这么大脸!真塔酿的邪门了!”

“我说你老兄是不是被吓破胆了啊?”

李云龙最听不得这种涨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我听你说了一遍,怎么尽是小鬼子怎么怎么厉害,他小鬼子能怎么厉害,不都是两个肩膀抗一个脑袋?小鬼子还能刀枪不入?”

“还有,我看了半天,全是咱们的尸体,鬼子连根毛都没留下,难道你们枪是朝天放的?”

“李云龙,你恶心我可以,可你不能恶心我这些兵!”

孔捷一听,牛脾气上来了:“你自己不也看见了?哪颗子弹不是打在了面门上?你小子也别太傲气,你上哪也找不着这么好的兵!”说罢,孔捷转身就走。

“哎哎哎,老孔,老孔!”

李云龙连喊了几声没叫住,无奈的摇了摇头追了上去。

赵刚四处观察了片刻,从地上捡起了几枚明显口径与步枪有很大区别弹壳放进口袋里,也跟了上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