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要不把你也通了吧

  • 无限诡异模拟器
  • 肚子里
  • 2230字
  • 2022-03-02 10:41:58

“继续模拟吧。”

杨奇站起身,打开了模拟场景。

【模拟场景:怪谈世界—入场费10枚游戏币】

【已通关模拟场景:

(值班室)通关率:60%(尚未完美通关)

(木偶之家)通关率:100%】

“诶?等等?这怪谈世界的入场费是不是涨价了?我记得本来只要1枚游戏币的啊!”

杨奇看着只有2枚游戏币的自己欲哭无泪。

最后他盯着(值班室)想了一会。

“要不把你也通了?”

显然,他也是被完美通关的奖励刺激到了,不仅给丰富的游戏币,还有怪谈碎片。

【正在加载模拟场景(值班室)…】

【玩家每次进入模拟场景可以携带3项天赋以及3个诅咒物,携带天赋无需另外的花费,但每次携带诅咒物将会按照诅咒物的珍惜程度收取游戏币。】

【模拟场景中当玩家死亡或者惊吓值到达100%,便代表此次模拟结束…】

“携带诅咒物进模拟要花费游戏币?”

看着刚付完(值班室)的入场费后,只剩1枚游戏币的钱包,杨奇开始观看诅咒物携带规则。

特殊诅咒物:价格不定

S级诅咒物:200游戏币

A级诅咒物:100游戏币

B级诅咒物:50游戏币

C级诅咒物:20游戏币

D级诅咒物:10游戏币

E级诅咒物:5游戏币

F级诅咒物:1游戏币

“我现在有个E级的诅咒物显然是带不进去了,全家福呢?”

说着杨奇将全家福带上,显示:

【带入特殊诅咒物【全家福】需花费1游戏币。】

“1枚?那刚好清空钱包了,冲!”

杨奇带着全家福和3个天赋便进入了(值班室)。

抬起头,熟悉的发药窗口,杨奇有些感慨,还是回来了呀。

而那口清虚之气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可是杨奇记忆还在,他只需静下心来吐纳几个周天便能炼出。

“12点卫生间的诡异便会出现,那个时候便无法做其他事情了,所以我得在这两小时里找到关于那个短发男子的线索。”

杨奇看了一眼周边,那两张报纸他之前阅读了无数次,没有关于短发男子的线索,唯一知道可能就是上次开门,被他钻了进来,最后拎着盐水袋去了不知道什么奇怪的地方。

“这次我要开门吗?还是等他进来?”

杨奇想了想,最后决定先将清虚之气炼出来,有些基本的自保手段再说。

“呼…吸…”

关上窗户,杨奇很快入定,忘却周身,精气流转的速度也比在纯色空间快上了不少,无他,唯手熟尔。

清虚之气缓缓在体内形成,像是一层淡淡的薄雾,凝聚在丹田处。

“叩叩叩…”

杨奇知道是李老太来拿药了,按部就班地跟她讲清楚药的用法用量后,杨奇没有关上发药窗口的窗户,而是躲在办公桌下。

没过一会,杨奇听到一声轻微的“咔擦”。

值班室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个黑影摸了进来,可是他进来后第一眼就看到了缩在办公桌下,双手环绕着膝盖的杨奇。

他愣住了…

谁大半夜不值班不睡觉,躲在办公桌下?怎么看都觉得很诡异吧!

“你是谁?”

先发夺人的居然是那个短发男子,看来他也摸不清杨奇的底。

杨奇站起身拍了拍屁股,指了指自己的穿的白大褂,又将左胸口别着的工作牌给他看。

“我是医生,你被捕了。”

杨奇趁短发男子愣神的功夫,飞速给他来了个搜身,最后只从他身上找到一个病历本。

病历本上夹着他的医保卡,他叫“沈钟”,医保卡上似乎刻着他家的电话号码,而医生的诊断则潦草地写了几个大字:

【人格障碍】

俗称“人格分裂症”,看着眼前呆呆的男子,杨奇很难将其与之前对他说“医生,轮到,你在,外面,迷路。”的短发男子联系在一起。

莫非?是12点以后才出现的人格变化?

杨奇对着沈钟说道:

“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

“我迷路了…”

沈钟虽然看起来呆呆的,但是对话还是十分流利。

“迷路?在医院里迷路了?”杨奇有些吃惊。

“你上面有电话,打过没,家里人没来找你?”

杨奇将医保卡上的电话号码展示给他看,没想到他居然一把夺了过去。

“打过了,没人接。”

“能借我用一下你的电话吗?”

想到沈钟有电话,杨奇觉得能在里面发现什么。

接过沈钟递过来的手机,杨奇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老年机。

首先翻看了一遍联系人,看到的确如他所说全部联系人他都打了一遍,可是无人接听。

发出的信息也全是未读状态,就像他的家人一瞬间全部消失了一样。

见找不到有用的线索,杨奇打开了搜索网站,输入了“沈钟”,“丈山卫生院”等几个关键字样。

【失踪的病人—沈钟】

一则新闻引起了杨奇的注意,显示在2014年的某天,有个叫沈钟的病人在医院配完药之后,失踪了,没人看到他走出医院,没有人能联系上他的电话,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

“嗯?”

没人能联系上他,他也联系不上别人?

“是手机的原因吗?不对,新闻还说再也没人见过他,而他也说他迷路了,也就是说是这个医院把他…困住了?”

“难道要完成这个怪谈得把沈钟安全地带出医院?”

可是之前杨奇只是在门外呆了一段时间便被奇怪地替换了记忆,没有人知道这医院有着什么恐怖的东西。

“先试试看能不能把他带出去吧。”

杨奇对沈钟说道:

“想不想回家?想回家就跟我走吧,我是这个医院的医生,我送你出去。”

沈钟呆呆地望着他,点了点头。

不过杨奇还有些疑惑,便继续问道:

“那你为什么要进值班室?”

“他说,外面危险。”

沈钟指了指自己的心。

杨奇摸了摸白大褂的口袋,确保值班室钥匙还在自己身上后,他领着沈钟走出了值班室。

杨奇试着将清虚之气覆盖住大脑,防止再出现被替换记忆的场景。

沈钟的身体明显有些抗拒,可是架不住杨奇的推搡,跟着他一起走出了值班室。

巨大的血月高高挂在天上,走廊上寂静无声,空洞的黑暗在走廊深处随时准备吞噬迷路的羔羊。

“医生,我们要不回去吧…外面真的有危险,另一个我正在疯狂提醒我…”

“回去了还怎么完美通关…”

杨奇内心嘀咕了一句,他尝试带着沈钟走出医院。

头顶有块指向【输液室】的牌子,杨奇知道那地方去了就死,于是选择了相反的方向开始摸索。

不知是不是12点没到的原因,走廊上并没有发生奇怪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