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绝世凶人

夏末浅入秋。

纵然黄昏,酷暑依旧。

任家镇。

义庄内。

高大魁梧,浑身肌肉宛若铜浇铁铸的秦尧坐在一张藤椅上,手中抱着一块沙瓤西瓜,大口大口吃着,直馋的旁边给他扇扇子的文才喉咙不断蠕动。

“文才师兄,你真不吃吗,这西瓜可甜了!”

不一会儿,秦尧放下手中露着青白的瓜皮,转目问道。

被他望了一眼,文才头皮一炸,险些给吓哭了。

倒不是因为对方长的太丑,纯粹因为迄今为止他还清楚的记得,当初他与秋生跟随师父一起去山野古村除邪祟时,亲眼看到这厮徒手硬生生将一具铁甲尸头骨干碎了。

这一幕恐怖场景不仅震惊了他与秋生,同时也震惊了他们的师父九叔……

那是他们师徒第一次与这凶人见面,便被其凶威所惊。

为防止世间就此多出一个碎颅魔王,九叔怀着一颗善心,将其“逮”回任家镇。

由此开始,义庄三人组就变成了四人组,他与秋生多出了一位“大”师弟。

不知是来自于体格上的压迫力,还是来自于当初几乎成为心理阴影的第一印象,他和秋生都很“宠爱”这位大师弟,几乎到了百依百顺的程度……

幸好大师弟性格还是不错的,只要乖乖听话,他一般不会乱发脾气。

“师弟你如果吃不完的话,就留下来给师父吧,算一算时间他也该回来了。”陷入回忆中的文才突然感觉身躯一冷,定睛一看,原来是师弟皱起了眉头。

秦尧:“……”

不知为何,和这位师兄待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有一种恶霸欺负良民的羞耻感!

长得凶一点而已,至于这么怕吗?

想来想去想不明白,秦尧干脆不想了,心念一动,召唤出了自己的系统。

【孝心变现系统】

【宿主:秦尧】

【孝心绑定人:九叔】

【当前孝心值:50;请宿主尽孝,孝心值超过500,系统将会进行优化升级,届时会有神秘大礼相送。】

……

是不是很难理解?

秦尧当初得到这鬼系统的时候,同样也很不理解。

到底是多么奇葩的人,才能造出来这么一个系统?

不过尽管槽点满满,但看在对方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情况下,他对其倒是没什么恶感,就是感觉有点坑。

比如说自己现在这副宛若上古魔神般的躯体,就是被系统坑来的。

彼时系统给了一个新手礼包,礼包内有1500点孝心值,可用来自由加点。

前世一直处于亚健康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身体的重要性,再加上这点数来的容易,于是便将1500点全部加在了身体上。

然后……

身躯就暴增成了这个样子,并且随时随刻携带着不怒自威的BUFF。

说的再直白点,文才就是最直观的受害者……这位可怜的师兄,现在都没敢停下手中的扇子。

“文才师兄,你说我们怎么样才能给师父尽孝呢?”关掉眼前光屏,秦尧转头问道。

曾经死了一次的他,现在只想好好活着,最好能够永远的活着。

而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从九叔身上刷出足够多的孝心值,就是开启长生锁的钥匙。

“啊!”

文才一愣,随后很认真地想了想:“等师父死了,给他挑一块好的墓地,烧几个漂亮的纸老婆。”

秦尧:“……”

这尼玛是哄堂大孝吧?

九叔死了,自己上哪儿刷孝心值去?

“我再给你一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不用看秦尧的脸色,文才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急忙找补:“不能说死,不能说死,想给师父尽孝其实也很简单,不断给他准备一些他需要的东西即可。”

秦尧目光一亮:“他需要什么?”

“我觉得应该是钱和女人。”文才十分肯定的说道。

秦尧剑眉一挑:“你确定说的是师父,而不是你?”

“师父和我一样都是男人,唯有男人最懂男人。”文才说道。

这话一出,秦尧顿时对其刮目相看。

“你知道秋生姑妈家的胭脂店在什么地方吗?”

文才老老实实地说道:“就在怡红院的对面,很好找的。”

秦尧起身说:“师兄你好好守家,我去镇子上看看秋生。”

“师弟你去找秋生也没用,他如果知道怎么搞到钱和女人,就不至于整天沦落到看店了。”文才笨是笨了点,可到底不傻,当即就明白了他的去意。

秦尧笑道:“我只需要他告诉我镇子上有哪些人为富不仁即可,不需要他给我出什么主意。”

文才被吓了一跳:“师弟,你别乱来,师父知道后会生气的。”

“为什么生气?”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以师父的本事来说,如果想要捞偏门的话,也不至于还住义庄。”文才解释道。

“师父是君子,你看我像君子吗?”秦尧询问道。

文才:“……”

九叔的义庄名义上属于任家镇,实际上却在镇子外,甚至距离镇子边缘尚有十多里的距离。

秦尧龙行虎步,赶在太阳落山前踏入镇子,只见街道两边已经没有了商贩,街上没有了行人,空空荡荡,冷冷清清。

好在作为任家镇中的地标性建筑,怡红院还是很好找的,挂在门上的两个大红灯笼每晚都会指引着孤单寂寞的灵魂。

秦尧上辈子连会所都没去过,对于大名鼎鼎的怡红院自然是充满好奇。

只可惜他现在身无分文,没多少底气去里面观赏学习。

“咚咚,咚咚。”转身来到对面的胭脂店前,秦尧轻轻敲了敲房门。

“谁啊!”店铺内,一名圆脸的布衣青年合上一本杂书,大声问道。

“师兄,是我,秦尧。”

秋生一愣,连忙将杂书藏了起来,跑过去打开大门:“师弟,你怎么来了?”

“我来搞点钱花。”秦尧说道。

秋生手掌一哆嗦,哭丧着脸开口:“师弟,师兄我也没余钱啊!”

秦尧无语地白了他一眼:“别废话,我还不知道你?我是想要问问你,在这任家镇中,谁家的钱又黑又脏。”

秋生微微松了一口气,伸手一指对面的大红灯笼:“这还用问,肯定是对面喽。

最近这怡红院换了新老板,领来了一大群新人,我曾偷偷开天眼看了一下,只见狐影重重。

又听人说里面的小姐各个国色天仙,有不少身体虚的顽着顽着就马上风,挂掉了,其中必有古怪。”

“你给师父讲了吗?”秦尧询问道。

“说了,但师父法力虽高,体质却弱,单打独斗整个怡红院没人是对手,可若是那些大小妖怪一拥而上,他就顶不住了。先前他已经写信给茅山,具体就看茅山怎么安排了。”

“不必等茅山安排了。”秦尧微微一笑:“师父体弱,我不弱啊,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她们就交给我来对付吧。师兄,你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进去转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