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灭门惨案
  • 魔仙弑神
  • 冷光月
  • 3047字
  • 2022-02-11 10:48:13

云鹤大陆到底有多宽阔,据说就连仙人都没摸到过边。

北宏城在北方算是一座不小的城池了,有数百万人居住,但就算这样,在云鹤大陆之上,却也如同恒河沙数般渺小。

‘天水居’,喻之水自天上来,作为茶馆之称,也别有一番雅致。

寻常百姓,闲暇之时,最喜欢在这‘天水居’中小憩,品茶谈天,赏曲观花,很是惬意。

然而今天的‘天水居’前,却围了一群兵卒,一个个横眉立眼,气势汹汹,手中兵刃寒光闪闪。

围观百姓不敢进前,只得远远立望,窃窃私语。

“诸位官爷,这……这是要干什么啊?”天水居掌柜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体型偏胖,此时满头汗水,紧张的站在门前问道。

“少废话,我等奉命捕捉昨日烟柳巷凶徒归案,如果有谁胆敢阻拦,以共犯并处!”为首官差凝眉瞪眼,厉声叱喝。

“官爷,我这小店中,怎么敢窝藏凶徒啊?诸位弄错了吧?”掌柜心头一紧,连番说道。

“人证物证俱在,还敢狡辩,兄弟们,抓人!”官差一声令下,所有卒兵破门而入。

烟柳巷案,让平静的北宏城掀起惊涛骇浪。

一夜之间,烟柳巷花家三十七口被杀,作案者手段残忍,叫人发指。

但凡花家女性,皆被用强而亡,男丁则无一全尸,尽被截肢!

“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天水居地下密室内,一个身着华贵的青年淡淡的说道。

在他面前,则俯身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这青年一身下人打扮,胆颤的说道:“公子,我……”

“萧凡,你可要想好了,我严家对你不薄,这次你若是做得对了,本公子保证你家人无忧,不然……想必你也知道本公子的手段如何!”

那华贵衣着的青年一把打开折扇,眼中闪过一丝凶光。

“我……我知道了!”萧凡咬了下嘴唇,艰难点头,换上了一套与公子所穿相同的衣物。

“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大可放心,你家中之人本公子定会好生对待!”公子见状这才得意起来。

烟柳巷凶案告破。

行凶者‘天水居’掌柜严冬之子严弘,已被压入天牢。

严弘常年在外学艺,归来之后窥探花家小姐美色,自仗一身功夫极强,于三日前酒后行凶,现已供认不讳!定于明日午时问斩!

‘天水居’地下密室内,掌柜严冬神色惊慌的对那公子哥严弘说道:“小弘,你怎能惹得如此祸事?”

“无妨,幸好我常年未在北宏城内,目击之人只识得我大概,由萧凡顶替,自然无忧!”严弘得意说道。

“可怜萧凡那孩子了,自幼便跟在你身边伺候,这次替你掉了脑袋,可要好好补偿他的家人啊!”严冬叹气道。

“补偿?哼哼,自然……只有不会说话的人才最可信,我会让他的家人下去陪他的!”严弘眼中凶光闪烁。

“这……这可不行,人家好歹是替你受死,又怎能连累他的家人?”严冬连忙反驳道。

“一个奴才而已,替主人去死,乃是他的造化,而此事若有人深究查到其家人那里,必定对我不利,斩草要除根啊爹,妇人之仁不可要!”严冬摆了下手:“而此事一了,我便回师傅那里,还有可能被送去仙山与仙人学艺,此等前程,岂可作废?”

“仙山?跟仙人学艺?好好好!没想到我严家也会出一位神仙中人了,太好了,祖宗保佑啊!与这么大的事儿比起来,死几个穷鬼的确不值一提!”严冬闻言,顾虑全消,极力称赞起来。

天牢之中,不见天日,潮湿阴暗,蟑螂老鼠遍地,腥臭无比。

牢门打开,两个狱卒架着全身血肉模糊的萧凡丢进了牢房之中。

为防止他滋生事端,手脚筋被挑断,又尝遍各种刑罚,只剩下半条性命罢了。

两个细长的铁钩子,穿过他肩头的琵琶骨,不断从伤口之中渗出鲜血。

萧凡此时双目空洞,全身早已被疼痛折磨得没了知觉,似乎只能等死罢了。

“妈的,小子,你够狠的啊!烟柳巷花家那种案子你都干得出来,简直是牲畜不如啊!”见到萧凡被扔进牢房,一群穷凶极恶的死刑犯围了上来。

替罪羔羊,萧凡无话可说,面对这些犯人的质问,他闭上了双眼。

“哎呀?还敢如此藐视我等?”犯人们见状一拥而上,拳脚相加,如同暴雨般落下。

萧凡只能忍受,他此时只希望尽快执行,让自己早些解脱。

自幼家贫,他只好进入严家做下人,服侍严冬鞍前马后,惟命是从,最终落得这般下场。

这就是自己的命!

“够了,都给我住手!”就在众犯人殴打萧凡之时,一个粗狂低沉的声音,在监狱角落响起。

所有犯人似乎十分畏惧这声音,纷纷四散开来。

从角落中,走出一个身高八尺的大汉。

这大汉眉心一道长疤,狰狞如同毒虫般,太阳穴高高鼓起,全身肌肉如同岩石一般。

在其肩头,同样由两条铁钩穿过琵琶骨,已与身子长在一起。

“小子,还死不了吧?”大汉走到萧凡身前,蹲下问道。

“嗯……”萧凡不好继续沉默,忍痛点头。

大汉也不再言语,紧盯着萧凡半响,这才摇了摇头道:“你不是凶徒。”

萧凡心中一惊。

“你眼中没有半点精光,虽然你手脚筋被挑断,但你经脉脆弱,并非习武之人,手上老茧也不是刀剑所致,看起来倒像是个下人!”大汉继续说道。

“这……你都看得出来?”萧凡忍不住开口了。

“我霍青纵横江湖二十年,劫富济贫,杀人无数,你这种人自然一眼便能看出端倪,不值得惊讶!”大汉微微一笑,摆了下手道。

“原来你是断云刀霍青!”萧凡立刻想起,自己从小之时到现在,有关霍青之事便不绝于耳,传闻今日被捕关押,没想到竟是这里。

“没错,正是我!”霍青点了下头,扫了眼周围犯人低声道:“无辜人受刑,歹人逍遥,此事也是我应理之事!”

“可惜我们都要被推上断头台了!”萧凡苦笑起来。

“届时你便知晓!”霍青神秘的一笑,说了句萧凡听不懂的言语,便回到角落中独坐去了。

第二天午时,北宏城刑场,步履蹒跚的萧凡与其他死刑犯一同被押赴在断头台之上。

围观人群众多,无不义愤填膺,眼中满是怒火。

尤其对于萧凡,怒骂声更浓,烟柳巷命案,让百姓无比激愤,恨不得将凶手亲自正法,剥其皮食其肉拆其骨。

此也在理,那被灭门花家,乃北宏城少有的行善之家,颇受百姓爱戴,落得此等田地,任谁不怒?

“哼哼,小子,命只有一条,我且问你,你当真甘心?”在脑袋加上了断头台之时,身边的霍青突然问道。

“不甘心又能如何?事已至此,无力回天,怪只能怪我命苦罢了!”萧凡无奈的答道。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一次讨回公道的机会!”霍青微笑着说道。

萧凡有些无语,都已经被架在斩首台上了,这霍青哪里来的如此自信?莫非是有人要劫法场救他?

可萧凡却想错了。

“午时三刻已到,行刑!”

随着这声呼啸,十几个身穿红衣的侩子手拿起身边的酒壶灌了一口,将酒水喷洒在手中的长刀之上。

这一下,长刀光泽更为冰寒,明晃晃让人心惊。

手起刀落之下,十几个头颅滚落在地,鲜血喷溅,染红了整个法场。

萧凡的头颅也赫然在其中,翻滚几下之后,死不瞑目,眼中充满不甘。

然而那霍青的头颅之上,却带着一种怪异的笑容,似乎双眼中,还有着一丝光泽!

围观百姓感慨大快人心之时,人群内一直观看的严弘,向下拉了拉斗笠,转身离开了。

入夜,喧闹的北宏城,渐渐安静了下来。

西郊墓地中,十几具新添的尸首,被凌乱的扔在一个大坑中,连土都未曾填上。

这些尸首身首异处,早已经冰冷僵硬,注定在此糜烂腐蚀,无人问津。

几只乌鸦在半空中盘旋,鸣叫之声如同丧曲,尽显凄凉。

就在日头最后一抹光辉消散之时,一个全身包裹黑袍的男子,如同鬼魅般由空中飘下,贴着地面诡异向前滑行着。

“原来是新死的囚犯么?难怪我会闻到新鲜的血味!”那黑袍之下的脸孔根本无法看清,然而声音却十分阴森,仿若不属于这世界一般。

但见一只枯干仿若骸骨般的手,从黑袍内缓缓伸出,朝着大坑之中一点,一道淡绿色的光芒,便由指尖迸发而出。

紧跟着,三具尸体以及他们的头颅便缓缓浮起,飘到了黑袍人的身前。

“很好,很好!死了不过三个时辰,刚刚合适!”

黑袍人衣袖一挥,三具尸身立即消失不见,当他再次伸手之时,自远方空中,突然闪烁起两道青芒!

“嗯?修士?”黑袍人动作一顿,随即身子向后飘出三丈,竟然融入黑暗之中,完全消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