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见面一记大荒囚天指

萧炎和萧厉的到来,让得激战双方,当即停止了动作。

原因无他,萧炎脚踏虚空,一步步向着这边走来的举动,让他们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踏空而行,斗宗强者。

只此一点,便让他们不敢再有丝毫放肆。

甚至,就连原本准备逃走的月媚,都呆呆的愣在了原地。

不是她不想跑,而是面对一位恐怖如斯的斗宗强者,逃跑根本就没有意义。

只凭对方身上的气势压迫,就已经让他们心神俱颤了,真要是动起手来,这里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在下云岚宗,古河。”

“不知前辈降临此地,可是有何指教?”

古河上前一步,刻意将自己胸前,六品炼药师的徽章显露而出,躬身说道。

面对一位斗宗强者,哪怕他是大名鼎鼎的丹王古河,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露出徽章,也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至于被对方突然斩杀。

毕竟,一位六品炼药师,多少也有些分量。

“蛇人族,月媚,见过前辈。”

一旁月媚亦是躬身开口。

“丹王古河?”

萧炎没有理会月媚,目光落在了丹王古河的身上,手指凌空向前一点。

只见,一根弥漫着古老沧桑之意的巨指,陡然自其身后破空而出,径直向着古河轰击而去。

大荒囚天指,一指囚天地!

“老河,快闪啊!”

见到萧炎突然动手,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随即有人开口暴喝道。

面对攻击,古河当然也想闪。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体根本就动不了。

不仅仅是他,下方所有人,在这一根古老巨指的压迫下,全都无法动弹分毫。

轰隆隆!

就这样,伴随着轰隆巨响之声,古河,正面被这一指击中。

身体直接爆炸开来,他的灵魂本想逃离,可是修炼了符师之道的萧炎,又怎么可能放他离去。

只见其灵魂之力,化为无形大手,轻轻一抓,便将古河的灵魂封印到了一只玉瓶中。

而这一切,仅仅只是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

加玛帝国,最强的炼药师,一代丹王古河,就这样肉身被毁,灵魂落入了萧炎的手中。

“嘶!”

“斗宗强者,恐怖如斯!”

“古……古河,就这么死了?”

“唉,也不知道古河究竟是怎么招惹了这等强者,竟连六品炼药师的身份,都保不住他的性命。”

“死的好,让你带人擅闯我蛇人部落,活该你被人杀死。”

古河的死,让下方响起了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与其他人不同,月媚除了震惊之外,感觉萧炎杀的非常好。

而萧炎之所以,一见面就痛下杀手,那自然是因为海波东的模拟了。

他清楚记得,这古河最后召唤出了很多,不知名的强者,海波东被人一拳就秒了。

为了防止这个场景重新出现,萧炎直接就先秒了古河。

“前辈究竟是什么人?”

“古河是我云岚宗的长老,你当着我的面将其打杀,我却是不能坐视不理。”

就在所有人都震惊于萧炎的实力,不敢有任何异动之时。

一位身披黑袍的身影,却是站了出来。

此人,正是云韵。

“本座,道宗内门长老,陈北玄。”

“尔等若对我打杀古河之事有异议,可随时找我报仇。”

萧炎轻蔑的目光,看着下方众人,丝毫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杀古河,只因为他是变数。

其余人,只要识相,萧炎并不会大开杀戒。

“道宗?”

听闻道宗之名,除了云韵以外,所有人都是一脸茫然之色。

为何他们从未听说过道宗之名。

按理说,有斗宗强者坐镇的宗门,不应该籍籍无名才对。

“古河长老,与道宗究竟有何仇怨?”

“竟让前辈一见面就将之打杀?”

云韵见对方是道宗之人,气势上不禁弱了几分,不过,她还是想要问清缘由。

【为什么会是道宗的人呢?】

【古河究竟是怎么惹上的对方?】

【此事若处理不好,很可能会让整个云岚宗都为之覆灭。】

云韵的心声一字不漏的被萧炎听去,不过……

“我陈北玄一生行事,何需向尔等解释?”

“杀了便是杀了,不服便来找我报仇,本座,随时恭候。”

话音落下,萧炎向着远方走去。

云韵,他认出来了,心声他也听到了。

只是,与之有交集是厉飞雨,和他陈北玄有什么关系?

他自不会因此停留。

【装逼还是三弟会装啊!】

【不过,主要还是这名字取得好,看来我也得想个霸气点的名字才行。】

萧厉看着逐渐远去的萧炎,连忙扇动斗气双翼,追了上去。

“云宗主,还是算了吧!”

“是啊,古河长老命该如此,我们也无能为力。”

“对方毕竟是斗宗强者,没杀我们已是万幸,千万不要再去招惹对方了。”

其余人这个时候,纷纷开口劝说道。

“前辈,我与贵宗厉飞雨长老有些交情,还请您看在厉长老的面子上,能告知晚辈,古河长老,究竟是如何得罪了道宗。”

古河之死,云韵的确是无能为力,可她想知道,古河的死因到底是什么。

此事,又会不会牵扯到云岚宗身上。

她见识过道宗的底蕴,那上千名的斗王斗皇,可不是开玩笑的。

更何况,厉飞雨和她说过,道宗的宗主,可是人称韩天尊的斗尊强者。

“厉飞雨?”

“也罢,看在你与我道宗有些渊源的份上,本座便让你放心好了。”

“我与古河乃是私人恩怨,你无需担心会被牵连。”

萧炎见云韵将自己另一个马甲都搬出来了,破例向她解释了一下。

随后,便是与萧厉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中。

“私人恩怨?”

“呼——只要不是上升到宗门级别就好。”

“古河长老,不能为你报仇,我很抱歉,不过,待我回宗,定然给你立个衣冠冢,如此,你在天之灵,也能含笑九泉了。”

听闻是私人恩怨,云韵心中长出一口气。

一方面,宗门保住了,另一方面,自己不需要与厉飞雨为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