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药老也升级了!

萧家,萧炎的房间中。

“药老,沉睡了这么久,你也该苏醒了!”

萧炎手指抚摸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喃喃自语道。

其实这些年来,他有无数次机会,可以唤醒药老。

毕竟,他可是‘凤毛麟角’般的斗皇强者。

给药老灌输点斗气,让他的灵魂苏醒过来,那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不过,为了稳住剧情不崩,萧炎不仅没给他灌输斗气,还强行用无限掠夺系统。

掠夺了他的能量,让本来快要恢复意识的药老,彻底陷入了沉睡之中。

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了,萧炎准备唤醒药老,让他的灵魂可以出来透透气。

随着,萧炎开始向戒指中输送斗气,他手指上的戒指,顿时轻轻颤动了起来。

并有着一层微弱的荧光不停闪烁着。

“以我如今斗皇的修为,相信很快就能唤醒药老了吧?”

萧炎喃喃自语道。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他堂堂斗皇强者的斗气,都已经快被吸干了。

可是戒指中的药老,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让萧炎不禁是奇怪万分。

不应该啊!

难道,药老原本吸收的三年斗气,会比自己一名斗皇强者拥有的斗气还要更多吗?

“见鬼!”

“这个世界不正常啊!”

“先是墨管家,又是纳兰嫣然,现在连药老都苏醒不了了吗?”

萧炎暗骂一声,将最后的斗气输送到了戒指中。

他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自己的系统,现在正融合墨管家的千变万化系统,无法帮助自己掠夺天地间的斗气。

如果,自己最后的斗气都无法唤醒药老,那他就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当然,他仅仅只是耗尽了斗气,并不会因此跌落境界。

只要给他几个时辰的时间,马上就又是一个满血斗皇了。

“没想到,这后世竟还有如此年轻的斗皇强者。”

就在萧炎榨干了最后一缕斗气,准备要放弃的时候,一个声音却突然响了起来。

“来了!”

“药老,终于醒了吗?”

萧炎听到这个苍老的声音,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喜色。

虽然,斗皇的修为被道破了,但是,问题并不大。

相信药老应该不会将自己暴露出去的,毕竟,前期的他还要依靠自己呢!

“你是何人?”

“为什么会躲在我的戒指里?”

萧炎平复了一下心情,故作警惕的询问道。

“嘿嘿,小娃娃,看在你供奉斗气,助我苏醒的份上,便告诉你好了。”

“吾乃药帝!”

“药族的开创者!”

萧炎话音落下没多久,戒指中便传出了一句让萧炎身体一颤,险些从床上掉来的话。

药……药帝?

药族的开创者?

闹呢?

不应该是药尊者,药尘才对吗?

怎么这戒指里却变成了药帝呢?

难道真是自己穿越引发的蝴蝶效应?

虽然,自己已经极力维持住原本的剧情了。

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如此多的变数?

“小家伙不用惊讶!”

“虽说本帝也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我的确是从远古重生到了现在!”

“而且,还融合了我药族后辈,药尘的灵魂。”

“你不用纠结本帝到底是药帝还是药尘,你可直接称呼本帝为药老!”

药帝从戒指中漂出来,看着萧炎那惊讶的样子,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

他,既是药帝,也是药尘!

他的灵魂已经完全与药尘的灵魂融合了,同时拥有两个人记忆的新生药老,明显比原本的药老,提升了无数个档次。

只是,萧炎一时间却有些接受不了。

药族的开创者,药帝,竟然与原本的药老,药尘的灵魂融合在了一起。

难怪,他直接把自己这个堂堂斗皇强者的斗气吸干了,才苏醒过来。

原来这是一个斗帝+斗尊的灵魂啊!

“药……药老,你老人家,为何会栖身在家母留给晚辈的戒指中呢?”

萧炎有些淡疼的看了一眼自称药帝的人询问道。

这家伙,的确深不可测啊!

以自己斗皇的修为,竟也无法感知他的深浅。

他,应该没有骗自己!

“这戒指本就是我那后辈所有,只可惜他识人不明,收了一个欺师灭祖的徒弟。”

“这才导致了他的悲剧,那戒指也一路辗转到了你的母亲手中,后来,传给了你。”

“不过,我看你倒也有几分熟悉之感,你叫什么名字?”

药帝有些感慨,并询问了一下萧炎的名字。

“晚辈萧炎!”

萧炎回答道。

“萧炎?萧?”

“莫非你是萧帝之后?难怪,我看着面熟。”

“只是,我为何没有在你身上感受到丝毫斗帝血脉呢?”

“也对,过了这么多年,就算是斗帝血脉,也该枯竭了!”

“但你既是故人之后,又能在如此年纪,修炼至斗皇境界,也可算是天赋异禀了。”

“不知,你可愿拜本帝为师?”

药帝自言自语了一会,目光再次落到萧炎的身上问道。

药帝所在的那个时期,还是斗气大陆的盛世之时。

那时候的斗帝强者,比如今的斗圣强者都还要多。

拥有斗帝血脉的家族也远远不止八个。

而萧族的萧帝,与他颇有一些交情。

如今,见到其后辈,药帝自然也愿提携一二了。

“弟子拜见师尊!”

听到药帝的话,萧炎几乎是毫不迟疑的就拜了师。

原本只是个药尊者,现在给自己升级成了药帝,萧炎当然愿意拜师了。

这样一来,日后,就算真有超出了自己掌控之外的变故。

药帝,也完全可以帮自己摆平!

这是一个比药尊者粗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大腿啊!

“嗯,很好!”

“从今往后,你便是我药帝的弟子了!”

“本帝门下,规矩不多,仅有一条,那就是,不可欺师灭祖!”

药帝满意的点了点头,并将临时想到的门规说了出来。

本来,他门下是没什么规矩的,可药尘的经历却给他提了个醒,所以,他临时定了这么条门规。

“弟子明白!”

萧炎点头,然后,便是眼巴巴的看着药帝。

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拜师也拜了。

是不是该给点功法斗技啥得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