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少年与剑
  • 江湖应当有剑客
  • 用之不盈
  • 2066字
  • 2022-02-09 20:48:46

五月十三

一个很普通的日子

陋巷少年正踩着梯子,在修补已经被大雨冲漏的屋顶。

少年似乎没有半句怨言,也不会像附近的泼妇那样,嘴里骂着贼老天。

少年名叫王秋收,可他并不是秋收的时候出生的,少年父母给他起这个名字的本意是想让他像秋收以后一样,能吃饱饭。

王秋收和父母在三年前的一次饥荒中失散了,他走到了这个名为意游镇的地方,住进了这个不知道空了多久的房子里。

“秋收,屋顶又漏了?”一个中年男子,肩上扛着渔网,手上拎着水桶,桶里装着几条大小不一的鱼。

王秋收回过头,咧嘴笑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中年男子也没说什么,径直走开了。

大概又过了一会,王秋收满意的看着房顶还未干的篱笆,拍了拍手,慢慢的走下了梯子。

回到屋子以后,王秋收又拿起针,缝补自己脚上的一双布鞋。

王秋收的身边好像什么都是破破烂烂的,房子,衣服,和人生。

鞋是刚刚的渔民张叔穿旧的,还有几身衣服,其实也不太旧,只是张叔看他可怜,才送给他的,王秋收心里知道。

村里只有寥寥几人不会因为今年收成不好,就背地里骂他是灾星,骂他起了一个瘟名字,张叔就是其中之一。

可每年收成好的时候,王秋收也没受到表扬。

对此,王秋收已经习惯了,他没半句怨言,他还活着就够了。

缝补好鞋子的王秋收,背起放在角落的箩筐,筐里面放着锄头和前几天剩下的饼,锁好家门以后,朝着山里走去。

他靠着上山采药,和抓一些野味过日子。

采药卖给药铺,野味卖给小镇的菜馆,如果菜馆不要的话,就自己带回家腌制。

王秋收轻车熟路的走到了山里,可他知道,要想采到值钱的药材,就得继续深入。

他先是去看了几个套野兔的陷阱那里,发现并没有野兔落网,又重新布置好陷阱,朝深山走去。

饿了就吃箩筐里的饼,渴了喝山上的溪水。

饼很硬,没什么味道,可王秋收吃的很香。

走了没多久,王秋收看见了今天的第一株草药。

他先是拿出了锄头,看了半天,最后还是选择趴在地上用手一点点挖出来。

因为这样不会破坏草药的根部,会更值钱!

不一会,王秋收就挖出了这株草药,他心满意足的盯着草药看了半天,根部一点没坏。

其实草药不值钱,一箩筐草药,药铺或许只会给他三个铜板,但有时候,一株草药又或许值五个铜板!

但也就是这三五个铜板,确是这陋巷少年的命根!

这株草药并不值钱,要想挖到值钱的,王秋收还得继续深入。

山里路难走,想要在天黑之前回来是不可能的。

山里的夜晚很危险,王秋收知道,所以每个晚上,王秋收都要爬到树上休息。

现在离天黑还早,少年好像不知疲倦,一直在低头寻找草药。

太阳落山之前,王秋收已经收集了十多株草药,它们安静的躺在箩筐里,非常蓬松。

找了个适合休息的大树,少年放下背上的箩筐,几下就爬了上去,坐在树干上,箩筐就放在树根的地方。

他又用锄头砍下了一些木头,在树的不远处,生了一堆火。

火大概只能烧半个时辰,但在漆黑的夜晚,那一丝光亮会让王秋收更心安。

做好一切以后,王秋收掏出了放在怀里的饼,咬了两口,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放回了怀里,带着微笑,看了一眼正在燃烧的火光,睡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秋收听见周围有声音,立刻惊醒,坐了起来。

其实很多时候都这样,可能是风刮树叶,也可能是老鼠过路,

王秋收看了一眼已经燃烧殆尽的树枝,上面还有星星点点的木渣在发出光亮。

今晚的月亮也是格外的亮,可以看清附近的大致轮廓。

王秋收仔细的扫视了一圈,发现并没什么异样,正当他打算睡去的时候,突然一团黑影,撞到了他的箩筐!

“喂!”王秋收喊了一声,试图吓走那头不知名的动物。

因为没看清是什么,王秋收也没敢从树下下去。

但动物的一只脚,好像卡在了箩筐里,直接带着箩筐向远处跑去。

借着月色,王秋收也看清了动物的样子,只比兔子大一点,还没有箩筐大,貌似好像没有獠牙。

只是一眼,王秋收就立刻跳下了树,捡起地上的锄头,追了上去。

大概追了几十步,动物就不见影子了,但王秋收在地上,发现了箩筐里甩出来的草药,只有两株,这就意味着箩筐里,或者前面还有十几株!

王秋收左手拿着草药,也不管草药的卖相如何,右手握紧锄头,慢慢的朝前面走去。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王秋收手里已经拿着八株草药了。

又走了一会,王秋收看见了自己的箩的筐,那不知名的动物脑袋已经进到了自己的洞里,但脚上的箩筐却比洞口还要大,而且箩筐上的背带也缠绕在了它身上。

动物“吱吱”的叫个不停,王秋收小心翼翼的走到了箩筐跟前,左手拿着箩筐往出一拽,右手抡着锄头对动物的脑袋就是一顿砸。

感觉面前这个东西已经差不多死了以后,王秋收把草药和这个动物一起扔进了箩筐里,反正草药已经被自己捏坏了,无所谓卖相了,只寄希望于菜馆会收购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动物吧。

一回身,一抹紫色的光借着月亮晃到了王秋收的眼睛,王秋收意识到那动物的洞里,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可能是那动物的幼崽或伴侣的眼睛发出的光!

王秋收犹豫了一下,放下了手里的锄头,打算徒手伸进洞里,如果是动物幼崽,就放了算了。

王秋收的手伸进洞里以后,没触碰到想象中的活体动物,也没听到动物的叫声,反而是一种金属制物体的冰凉吓的王秋收把手缩了回来。

已经意识到了里面不是什么活物,王秋收这次直接把手伸进的洞里,把东西拿了出来!

借着月光,王秋收看清了物体。

一把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