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门女婿

清晨,万籁俱寂,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新的一天从远方渐渐地移了过来。路边含苞欲放的蓓蕾上,晶莹明亮的露珠闪烁着,显得生气勃勃。

在路边一条河畔旁的一个精致的凉亭里,柳青正在打坐修炼。

此处灵气比较浓郁,再加上此时充沛的日月精华,有事半功倍之效。

如今蓝星灵气枯竭,百姓安乐,人人信奉天命,自然也就没有了修仙一说。但柳青却清楚地知道,几千年前的蓝星,曾经也有过修仙文明,当年甚至响彻仙域!

没人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何仙人文明竟会没落,灵气枯竭下的蓝星,反倒逐渐走上了安宁。

柳青没想那么多,历史并不重要,未来才最重要。

改变历史或许很能,但改变未来一点也不难。

修仙者共有六大境界,分别为:入道贯通,本道入化,青道元婴,大道合体,天道王者,仙道天尊。

据说成就仙道仙尊以后,可开天门,飞升到另外一个世界。至于是真是假,柳青也不得而知,因为他的天门是关闭的!

修仙功法有很多,柳青选了两种作为基础。

核心功法是《医道至圣》,这种功法虽不具备攻击力,却能随着治病救人而获得灵气树提升修为,对现在的他来说必不可少。

其次是《天道九宫仙经》。

仙域有云:九宫成,天地于我一身。

由此可见其强大之处,哪怕是偌大的仙域,它也是当之无愧的最强功法。前世柳青得到时再想修炼为时已晚,如今倒正好为他打下无上道基。

......

一间干净整洁的房间里,一个身材美妙,肤白貌美的女人正敷着面膜,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电视上,身着黑色职业套装的女记者,面容严肃地站在中州人民医院门口。

“毫无疑问,王女士的健康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关注!”

“众所周知,王女士投身公益事业已有八年,期间贤淑基金会共捐献了五所学校,帮助贫困学生近万人。除此之外,她还是一名乡村支教教师。然而,就是这样的人间天使却身患绝症,一病不起!”

电视机前。

不禁感慨道:“听说,咱们中州首富的王氏家族,邀请全国知名的专家教授齐聚一堂,商讨了三天,仍未找到治疗方法。可惜了王小姐这么好的人。”

“老婆,那是所谓的专家教授太过无能,如果请我去,区区小病,根本不在话下。”他那如山岳一般坚硬的眉目中,蕴藏着一股宛如浩瀚星辰的自信。

女人忍不住冷笑两声,说道:“柳青,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说大话?家里的盐没了。”

男子立刻懂了,起身道:“我去买。”

望着他那吊儿郎当的背影,女人嗤了一声。

一个上门女婿,屁大的本事没有,口气倒是一天比一天大!

她望着电视中的新闻,微蹙眉头,暗暗祈祷道:“如果世上真有神医,请您一定要救救这位人间的天使……”

刚刚下楼。

柳青接到了一个电话。

“柳先生,我是小朱啊,能请你来一趟人民医院吗?”

“是为了王女士的不明绝症?”

“没错,如果说这世上谁还能拯救王女士,那么一定就是柳先生,请您务必帮忙......”

“啪!”

中州人民医院的院长朱玉泉挂断电话,凝重的神情中,多出了一抹暗暗的欣喜。

他扭头对台下一干专家、教授说道:“事情的严重性大家想必都已非常清楚,若再找不出解决方案,外界盛传的各种舆论足以让在座的所有人,背上一个‘无能’之名!”

“大家既然临危受命,就应当对得起外界对我们的信任。过去了三天,都讲讲各自的办法与研究结果。”

“我已对王女士做了PCR检测,血液检查,原菌检查……但是,目前仍未发现任何异样。三天时间太短了,我猜测这是一种新型病毒,想要找到治疗方案至少也要花费几年,甚至几十年。短短三天……神仙也做不到。”

一位西医专家语气中显露出不满之意。也不知倒了几辈子的霉运,竟碰上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三天内若找不出解决方案,他们这些人都将背负一身骂名。

“观其相,嗅其味,听之由,把其脉,王女士倒很像得了‘狐惑’之病,类似于伤寒,但各种药物均已试过,暂无好转。”一位中医老教授慢悠悠地道。

两人说完,会议室内一片安静。

他们一位是西医专家,一位是中医泰斗,可以说是整个会议室中最有发言权的两个人。同时,这也是所有人心中所想所说。王女士的身份太大,众人又都是有家有口的人,谁愿意冒险。

沉默,还是沉默!

“还有人再说些什么吗?”朱玉泉扫过众人,视线所及之处,下面的人无不低头躲避。

王女士长年投身于公益,不仅在普通百姓中口碑很好,在政府中同样拥有极佳的人缘。自她病倒后,已不知有多少位领导亲自过问。

如果说王女士真得了什么众所周知的绝症,比如说:癌症、艾滋、白血病……治不好倒也不算什么,毕竟这些都是医学界公认的难题。

可他们偏偏至今都不知道王女士究竟得了什么病,一群所谓专家教授若连什么病都看不出来,岂不是让人笑话?

看来,那个年轻人将是唯一的希望!

“朱院长,王女士在哪,我能治好她。”

没等多久,一个年轻的声音终于打破会议室长久的寂静。

听到此时还有人强出头,在场的所有专家、教授顿时全都将目光移了过去。

只见,门口站着一位大概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的相貌,清秀之中带有几分坚毅,眸子明亮而有神。

这是一个明明看似普通,却浑身又散发着不同寻常的年轻人。他的狂妄与骄傲以及自信,让在座众多的医学界高才都心生出几分不满。

一个年级轻轻的小伙子,能比他们还要厉害?

这当然不可能!

朱玉泉当即露出一抹喜色,快步迎了上去,激动地道:“柳先生,您可算来了!有什么方法,不妨说说看。”

“朱院长,如此重要的会议,怎能让一个毛头小子参加,一旦将传扬出去,岂不引起社会恐慌,这个责任谁能负责?”

中州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院长李善德忽然语气不善地打断道:“朱院长,你相信他的理由是什么?他是哪位高人的弟子吗?”

朱玉泉神情一凛,重声道:“柳先生的身份我不方便告知,但他在医学上的造诣却要超过我。这一点,毋庸置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