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1少年贵公子
  • 仙尊六界第一美
  • 你你你你不要抖啊
  • 4158字
  • 2022-04-25 09:18:07

“乌思虞姝,德不配位,包庇魔族,天诛地灭。”

遂十万天雷,神形俱灭。

临死前,虞姝终于才想起,若木晚霞前,青丝银袍浮动的那一瞬,是这天地间最惹眼的风景。

-

安阳山迎来了春天,树木葱郁,芳草青青。早醒的兔儿寻着这美妙的香气,蹬着腿儿在草地上撒着欢儿。

一行六七人,四人抬轿,一人引路正慢慢地朝着这安阳山顶上去。安阳这地界连接着幽冥和凡间两域,多的是来往行商的富人。但即便那些富人再高调,也不像这行人似的,在这山野之地,硬是抬着一顶镶金嵌玉的软轿,像是走在繁华的京都长街上。

引路的小厮瞧见前方不远那立着的石碑,转身便喊了停。那轿子落下来,他微微佝着身子站在那轿前,搓着手心又是为难又是讨好地对轿中人说:“公子,前方也没什么岔路,您直接上去便好……我等没什么修为道行,便送到此处了。”

轿中人也像是个和善的人,并没有为难那小厮,也像是毫不在意,玉石之音稍显慵懒。

“小秋。”

一旁的少年十五六岁的模样,却早已经懂得人情世故的样子,掏出一袋子银钱扔到那小厮手里,比商量好的沉了那么一些,意思是要几个人管好自己的嘴巴。

几个小厮也算是老江湖,这道儿上行里的规矩还是懂的,连连谢过了轿中人和那少年,捂着钱袋子匆匆离开。

“公子。”

少年拨开那道轿帘,请轿中人下轿。

一双缎面金纹云锦靴落了地,紧接着一位气质不凡的年轻贵公子慢悠悠地从轿子里冒出个头来。银冠束发,玉扇掩面,眉下一双顾盼生辉的桃花眼,流露出几分风流少年的佻达。

“小秋,那石碑上写着什么?”

少年飞步上前看了一眼,又轻盈地落回贵公子面前,如实回答:“公子,石碑上写着‘擅闯者死’。”

那贵公子听了也没表露出害怕或是紧张,反倒是多了两分兴致在眼底,他轻摇着手中的折扇,悠悠地对少年说:“我们走。”

这安阳山本是一方灵气汇聚之地,山中灵物颇多,安阳镇上的人们也是靠着在山中采集灵草卖给来往的商人而富裕起来。只不过几个月前,这山中突然凭空长出一块石碑,上面用血刻了四个大字“擅闯者死”,之后再有入山采药的人,便没有一个再回来。

安阳镇上的人以为是触怒了山中的神灵,也都不敢再上山冒犯,只在那石碑界限之外,采些普通的草药过过日子。

山林中静谧得诡异。小秋跟在贵公子的身后,一边警惕着周围一边小声道:“公子,我听那小厮说也有好几位修仙者都入了山,但是也全都未归,不如我先将灵宝召出来,让它替我们开路?”

那贵公子英俊的脸上扬起一抹不以为然的淡笑:“小秋,你说那几位修仙者会不会也想过这个问题?”

小秋哑然,这到了不熟悉的环境先用灵宝探路是每个修仙者的基本常识,这连他都想得到,别的修仙者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可是那几位修仙者还是失踪了。

那贵公子却完全没有少年的担忧,反倒有些漫不经心地补充了一句:“我倒是怕它吓走了我的猎物。”

“它”是指灵宝,所以猎物便是指那山里的东西。

看着自家公子英挺的背影,少年渐渐地安下心来,不再说其他。向来都是他家公子负责决定,他只需要听从公子的安排差遣和保护公子的安危便好了。

一路上倒也平静,除了偶尔窜出来的灵物,根本没有半分危险的样子。两人很快便走出了树林,到了一片开阔的地方。山泉瀑布,小溪草地,完全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哪里像是传言所说的吃人恶谷?

小秋一边观察四周的美景,一边不由自主地将手按在了剑上:“公子,这里不太对劲。这里明明有风,但是却不见草动……”

“是幻象!”

贵公子负着一只手悠然地站着,将折扇轻贴在鼻尖,灵动的明眸中露出几分肯定。

“嗯。”

小秋应令飞速寻视,忽地定了视线,猛地拔出腰间的宝剑,对着那池边的一块巨石狠插下去。

然而那巨石破碎,却什么也没有改变,小秋脸色大惊,心道不好,转头回去一看,林子中突然伸出无数的藤蔓缠住那贵公子,已是蔓延到他的腰间。

“放开我家公子!”小秋提剑便要去砍那些树枝,然而他还没能走近那贵公子,脚下便被飞速延伸过来的藤蔓缠住,连手臂也被控制住,一时动弹不得。

【凡间蠢人,不自量力。】

一道枯老沙哑极其难听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好像从虚空之处传来,还伴随着空荡荡的回音。

“公子……”

小秋艰难地看向那贵公子,然而那贵公子明明都快要被藤蔓缠得只剩下一张俊脸了,仍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还叹了口气指点道:“小秋,你这眼力确是有长进,但这破镜的本事还是差了些。刚刚刺那块巨石时若是加两层灵力将地面刺穿,这幻象便也就破了。”

语气颇为无奈。

小秋虽是艰难,也仍虚心受教,认错道:“公子,是小秋疏忽大意……”

那公子口吻淡淡:“没关系,多打两架就好。”

“……是。”

是“正儿八经”的教学场面,那藏在虚空中的东西好似看得有些不耐烦了。

【够了,谁要听你们在这儿废话连篇!你们马上就要成为我腹中的餐食了,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到了害怕?】

那贵公子平静的俊脸上忽然就闪现出害怕的神色:“害怕,害怕,你放了我们吧。”

虚空间的声音沉默一阵,忽地暴躁大骂起来。

【你骗鬼呢?你那是害怕的样子吗?装的一点也不像!】

那贵公子的语气又变得无奈起来:“唉,你怎么这么挑剔?”

还真像是没把这虚空里的东西当回事似的。

虚空里的东西自是越发地愤怒。

【我看你们是找死!】

阴风骤起,黑雾犹如洪水猛兽般朝那贵公子而去。

那公子额前的两缕青丝被风吹散,他却只微微勾起嘴角一侧,刚刚的散漫仿佛化作丝丝邪气,从周身蔓延开来。

“唉,你今日运气不好。”

阴风骤停,似乎发出了疑问。

明明是这公子哥要死了,死到临头还说别人运气不好?是蠢糊涂了吧!

然而那公子漫不经心的声音却如水雾凝成的冰刃,字字狠扎进那虚空里。

“谁让你今日,遇上了我。”

轰——

还没等虚空里的东西反应过来,所有的藤蔓在眨眼之间炸开,连带着整幅山水风景图都被炸碎,破布般的,一片一片落入这布满尸骨残害的黑土中。

小秋没了一身的束缚,闪电似地捡起落在地上的宝剑,一剑抵在了那用黑袍掩饰的人面树身的妖物胸口。

那公子轻摇着一把象牙折扇站立在原地,一身月白袍子纤尘不染,腰间由一条雪青荔枝纹腰带束着,一侧还垂着一块玉质极佳的翡翠,身姿挺拔,发丝未乱分毫,仍是刚从轿中走下来的翩翩美少年。

“都叫你放了我们,你不听,现在好了,非要闹得这么难看。”他嗔怪时皱着眉,也难掩眉宇间的英气。

树妖此时懊悔极了,早知道就不跟这臭小子废话了,直接一口吃了才省心。

贵公子上下打量了树妖几眼,有些明知故问的意思:“你不会就是朝歌通缉的那只树妖吧?”转而又害怕似地躲到小秋身后:“真可怕,差点就被你吃了。”可他淡然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与生俱来的傲慢,仿佛带着几分“倒也不过如此”的轻蔑。

那树妖气得本想趁机反击,但是那用剑抵着他的少年也并非之前那些不中用的,拔剑的同时已是祭出了灵宝,在他倒下的地方结下了阵法,他已是瓮中之鳖。

树妖虽是面容枯槁,但却是一把硬骨头,死到临头也没有半分求饶之意:“凡间蠢人,便是老子如何?我告诉你,先前上山的那些人也都是被我杀的,你倒是杀了我啊!”

小秋闻言便将剑刺进他的胸口三分,然后又抽出来,丝毫不留情。

都是他们公子教的。

树妖吐出一口黑血,懊悔地嘟囔了一句:“还真刺啊……”,但随即又大骂起来:“要杀便痛快些,何须搞这些折磨人的把戏!”

那公子仿佛听了个笑话,嗤笑一声:“你是人么?”

树妖气得咬牙切齿:“少在这儿跟我抠字眼,你他妈活在万年前是怎么的?现在五界众生平等,人和妖有什么区别吗?你凭什么搞歧视!小心我上天阙告你一状!”

小秋赶在公子开口之前道:“你真是厚脸皮,一个通缉犯还敢谈平等?你要上天阙正好,也省得我们公子动手抓你。”

树妖不仅是厚脸皮还是个老油条:“少他妈逼逼赖赖,要么杀了老子,要么放了老子上天阙告状去!也总比在此处受你们的侮辱折磨好!”

“你!”

小秋向来说不过人,但他们公子说了,说不过只管动手,所以他又刺了那树妖一剑,还是同样的位置,刺进去还搅动两下,然后反复不停,疼得树妖哇哇大叫。

“凡间歹人,简直卑鄙,简直无耻!”

不管那树妖骂得多难听,那公子的脸上都没有一丝怒气,倒是一脸欣慰地看了一眼小秋,觉得这孩子跟在身边多年,当真是学会了不少。

“杀你多容易,拿琉璃露来换。”

折磨得也差不多了,贵公子终于开了金口,小秋便收了剑留给那树妖喘息的机会。

树妖心想今日也忒倒霉了,遇上两个凡间的狠人,哦不,是凡间的两条狠狗,连给他的选择也都是这么地狗!

要么交了琉璃露死个痛快,要么生不如死直到交出琉璃露再继续生不如死不知到何时。

“我交,我交,但我有最后一个条件!”

那公子连看都没看树妖一眼,漠然道:“你觉得你还能跟我谈条件?”

树妖卸下最后的尊严:“算我求你!”

像树妖这样道行深的大妖,宁愿死了也不求人,这是他们朝歌妖族生来的倔强。所以那公子饶有兴致地瞥去一眼:“哦?说来听听。”

树妖道:“我捡了只萝卜小妖,日日用琉璃露喂着,再喂三日她便能化成人形,你若是肯帮我将她喂成人形,别说那些琉璃露,我的妖丹也是你的了!”

妖丹乃是妖族最重要的东西,这树妖为了一只捡来的小妖竟然肯献出妖丹?那小妖定是来头不小。

“那萝卜小妖是你们妖族的……”

还没等那贵公子问完整,树妖便抢先道:“它不过是个萝卜小妖罢了,我多年寂寞在此,见它与我投缘,便收做自己的孩子养,如今我要死了,而她还只是个孩子,也没做什么恶事,我希望你能手下留情,放过她。”

那贵公子心知树妖不会说实话,倒还不如先找到琉璃露和那萝卜小妖,是何究竟到时候一探便知。

“好,我答应你。”

那公子将树妖收进灵宝中,带着小秋去了树妖的老巢,一个隐匿在风沙枯木之后的山洞中。

小秋站在洞口犹豫道:“公子,那树妖会不会故意骗我们?这洞里肯定有埋伏,不如让小秋先进去一探究竟吧。”

“不用。”

那公子伸出手,掌心朝上,一颗鸡蛋大的珠子便显现出来,然后他轻轻地将那珠子扔进洞中,不一会儿,洞中流出滚滚烟雾,恶臭刺鼻。

小秋捂着鼻子随着公子退到一旁,心中不禁感慨自家公子的睿智,根本不用人进去,拿这“硫烟珠”熏一熏,饶是洞中有道行再高的妖物也得出来避一避。

很快一道黑影飞快地窜出来,小秋看准机会,祭出灵宝,那道黑影滚出白烟,竟是一颗白生生的小萝卜。

那小萝卜细细地咳嗽着,因为还没有完全化成人形,连两条胳膊也是白白的两条,软绵绵地将萝卜身子撑起来,想去捡落在不远处的白玉瓶子,那是刚刚它抱着一起逃出来的。但不幸的是,它还没能碰到那白玉瓶子,自己的萝卜脑袋便和那瓶子一起被人拎了起来,然后它便看见一张美少年的脸和一道恶劣的邪笑。

“喂,萝卜。”

“跟我走,”

“还是,”

“我送你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