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
  • 帅气Boss倒追她
  • 茉莉
  • 2108字
  • 2022-03-27 23:01:39

我,林小欣,曾用名林嘉欣,不过在我上小学后,我的名字就变成了林小欣,原因无二,我的老妈子,忘了“嘉”字怎么写,领着当时还只是六岁的我站在小学入学的登记处,手拿着笔,顿了又顿,忘字了,“嘉”字的笔划怎么也想不起来,又不好意思询问对面的老师。(我猜老妈子当时是怕被笑话了。)于是,很临时的,她就在新生入学的名单上把我的名字改成了林小欣。

林嘉欣改成林小欣对我来说,也无关紧要啦~

不过嘛,顶着林嘉欣的名字,可能对我往后的日子还是有些不那么太平吧。

毕竟嘉欣,嘉欣与H明星重名了。

这也要怪林小欣的妈妈,给自己女儿起名字太过随意了,说是某天看见电影明星,见着人家漂亮,就直接给女儿照搬了名字过来。

改了也好,省事。

我今年......

实在有点不太想承认,我,还有几个月就二十六岁了。

二十六岁,在我的世界里也不算大啦,我毕业后,正式工作也不过五年嘛。

五年,掐头去尾计算的,实际我已工作了将近七年,这后面再慢慢细说。

接着刚才的介绍,芳龄二十六岁。

长相?我嘛,时常忘了自己的模样,也不是真的忘记了,只是我也说不大清楚,就是离开了镜子,我也没办法将自己的模样深刻在脑海,也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我这种忘性,呵呵~所以呢,要客观一点,我还是得站在镜子前,对自己的长相,仔细的端详一番才有一个相对客观的结论。

嗯,我看看......

脸型,算是标准的鹅蛋脸,不算太完美,线条应该算流畅吧。

撩开两旁的刘海,额头是圆润饱满的。

眉毛,左看右看,有点粗,不够细致,整体是长而浓密的。

我有慢慢地摸索过适合自己的眉型啦,如今修剪的挺不错,连眉笔都不需要用,一周修一下长出来的杂毛就可以了,看到这一部份还是满意的。

眼睛,是杏眼,蛮大的,黑眼珠子特黑,眼白很白,这就是所谓的黑白分明,也很有灵气,听说长得一双杏眼的人,会给人一种的无辜,又有些楚楚可怜的感觉。

我也不好说,是不是有这种感觉,毕竟我自己看好像没有,希望有吧,让自我臭美一番,满足一下自己也好呀。

鼻子,长得不是特别突出,鼻山根有那么一丢丢的塌。

老妈子跟我说过,在我还小的时候,我的山根长得更塌,是她在我还没有满月时就帮我每日捏鼻梁,现在才不至于列于塌鼻梁的行列。

我也只是听听便罢,要知道这捏鼻梁让鼻子长得更挺,近年来经过不少的网络媒体佐证。用处真心的不大啦,不过呢,我可不会将这些告诉老妈子,因为……我心里明白,当遇事实打脸时,老妈子绝对会瞬间跟我翻脸,很多人应该也看到川剧的变脸技吧,速度相似,威力可怕。

小女子惜命着呢。

唇,唇型还可以,合闭双唇,两边的嘴角是微微上扬的,不笑的时候,也总会让人误以为她在微笑,这倒给我招来不少的好人缘。

整体看来,用我林小欣的话: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过得去吧。

没有一眼看上去很惊艳,乍一看有点辨识度,再仔细一看还挺好看的,对,对,就是属于耐看型的,尤其是两颊上的小梨窝,不是特明显但笑起来,又给整张脸增添了几分可爱。

至于身高嘛,只能刚刚打个及格,160公分的身高,还真的是多一分浪费,少一分可惜,我就刚刚好是160公分,达标吧。

家里人对我的身高还挺满意的,原因无他,在我的亲戚朋友周围当中,我的身高还算比她们略微高出一点。别怀疑,南方的女孩子身高差不多就我这样,15几的身高大有人在。

如此的我,已经走过了二十六个年头,我有时候觉得自己还是很小,不是年龄上的,是心智上的,时常感觉自己还没有长大,怎么就转眼间就二十六岁了。

二十六岁,在妈妈那个年代是属于大龄剩女,尤其是现在的我,还没有男朋友。

谈到年龄,不知道大家有没感觉到有压迫感悄然席卷而来。

我在某一方向还是怕的,尤其是老妈子的念功,只有多不会少。

不行了,好像老妈子的无敌念功,莫名其妙的在脑中响起。

好可怕,害我起了一身的鸡皮。

我不由自主的抱着自己的双臂搓了搓。

呜~

还有四个半月,我就要满二十六岁了。

头痛,耳朵也没来由的痛。

我真心的不想过生日。

可是,我生日那天刚好就是周六,老妈子早早就提醒我,今年的生日,一定,务必要我回家。

换作是别的日子,我肯定很乐意呀,自己一人在外,特别想念家人,特别是万家灯火的晚上。

哎~

想到此,我又不禁长叹了口气。

二十六岁是一个槛呀,双腿像似要呼应我的想法,变很好沉。

再想起昨晚上的那通电话让我心跳又莫名的颤抖了下。

为什么,我和老妈子同为女人,女人又何苦为难女人。

借口,我又想不出来,也不敢欺瞒我的老妈子,万一惹怒了老妈子,她真的打包过来跟我住上个一年半载,我还有好日子过么?

认命吧,生日那天还是要乖乖的出现在家里。

我想好了,不管老妈子如何念叨,不就是周末的两天吗?我忍忍就过来。

就这样子。

翻开桌上的台历,在自己生日的那天用红色的笔圈了圈,提醒自己要提前买高铁票。

不是过节也不是过年,高铁票应该不用抢才是。

这两周,人特别的累,刚将屋子里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整整花了七个晚上,才收拾好。上周我搬离了出租屋,那里我已经住了四年多了,不是顶好,就只是习惯,人有时候也挺奇怪的,习惯一个地方,突然要搬离还是有浓浓的不舍,虽然之前我住的出租屋周围也不怎么好,还是很不舍。

新的出租屋,我咬了咬牙,租了这处一室一厅,光线很好,还有一个太阳台,楼下的环境也很好,小超市有好几家,离地铁站也很近,很便利。

困了,我得休息了,明天还有很繁重的工作等着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