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废旧仓库

  • 她不说漂亮话
  • 垂耳兔兔兔
  • 2026字
  • 2022-02-17 14:52:25

方夏并没有否认这个称呼,而是继续接下去。“你并不会直接说出去,那样满足不了你仇视我的心理。顾南仁,你也想自由,不是吗?”

短暂的静默过后。

男人森冷的语气再度传来。

“直接送你进去,当然弥补不了我受过的苦,我要你死的遗憾。”近似癫狂的笑声已经能够充分说明,里面的人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方夏的诱导从开始就用错了人。

顾南仁就是头不受训的兽,任谁也没有办法将他圈住。

笑声止住后,电话里再度传出阴阳怪气的声音:“我知道你的秘密。”这句话不得不让方夏神经紧绷,她藏在心底的事,究竟是被如何得知的。

飞速运转的脑袋将曾经与顾南仁的接触全数回忆一遍。

丝毫的细节都不敢放过。

可依旧没有找到突破口。

这让方夏的表情开始忧郁,但是依旧没有接话,她并不希望第三个人窥得。

许是赢一次后令顾南仁心情变好,竟主动透露情报。他说:“作为你承认的奖励,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地址你会知道的。”

说着,他开始认真:“现在,是你无法摆脱我。”

电话被挂。

方夏将手机收起,迅速起身,看架子就知她是要外出。

方茴拉住她:“你这是要出去?”

“万一是个圈套呢?”刚才的话她听的一头雾水,但是也猜出里面的人,恨方夏,主动给她递消息,绝不可能有好事。

“新闻里才放出消息,相信很快就会查到他的身份。而咱们又是接触者,这时候轨迹太过可疑,会被怀疑的。”

方茴手指用力,是下定决心要留下方夏。

她站起身,与方夏齐高。

坚毅的眼神不容抗拒。

可惜终究还是败在力量悬殊上,方夏稍微用力,便可轻易挣脱。

她没有留下任何话,直接离开。

机车疾驰在沿江路上,那是一条通往村落的路,没有多少行车经过,她可以放肆骑行。太阳已经收下去,被厚重的云层遮住。

干活归家的人也连串走在路边,他们都瞧见那快速略过的黑影。

成群谈论起来。

“这是谁家孩子,开车这么野。”

“咱们村有这样的有钱人家?光是那辆车就得好几十万呢。”

“啥,这么贵。”

“那咋不在城里享福,回这农村干啥呢。”

婶子说完,便引起一度猜测。

“说不定是在外打工,近几年发了,回家接老父母呢?”

“打工?你可别开玩笑了。就我那儿子,在城里做监控室的看守员,工作轻松吧,还是个大企业呢,一个月还没五千呢。”

“她一个瘦弱小姑娘,能比我儿子力大?”

背着箩筐猪肉的桂花婶说的有些累了,将东西放下,擦完汗跟他们聊。

“根据我多年看人的经验,那姑娘铁定是干啥管理的。”她摸着下巴,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让那群人都跟着有些信了。

“既然是咱村里的,你一定看出是谁了吧?”接话的是个年老大叔,也是村里的老人,“叫着大伙一起去见见,也跟着沾沾光呗。”

被问的婶子笑容快要咧到耳根,推攮着面前的人。“去去去,少打听事儿,赶紧干活去。”

说着,桂花婶也重新拾起箩筐,挑着担回家了。

就这样,一群人散开。

而骑行去废旧仓库的方夏也离目的地只有百米远。

前面是荆棘丛林,没有供车辆通过的道路。她只能弃车步行,这里的空气潮湿又腐臭,多吸两次都是对自我的折磨。

她取出还没有丢弃的口罩,再次戴上。

跨步朝里面走时,方夏都对周围高度警惕。尽管这里没有人踏足的痕迹,但依旧得提防有兽类穿行而过,将她当成入侵者,进行攻击。

方夏伏首朝下,摸上别在腿间的匕首,做出防御状。

她的耳力极好,能够精准判定五十米内是否有活物靠近。

每一步都走的极为小心。

她穿过荆棘丛都没有任何事,却在前方平原遇上一条盘踞的蛇。

浑身火红,带有圆状黑点,蛇头偏圆,信子伸缩着,与她距离有三米,显然是出来捕食的毒蛇。方夏额头沁汗,她没有办法绕行过去。

如今那条奇怪的蛇正睁圆眼瞪着她。

方夏本无意恶斗,可没有灵智的动物只会冲撞,并且攻击单一。在它喷射过来时,方夏已经借力跳跃过去,往右跑。

那里全是浅草,身后的东西才会无处可躲。

灌耳的强风影响她的判断,可也不敢停下,稍有不慎,便是丢命在这。

身体的水分流失极快,地表温度并没有因为太阳落下而下降,反而依旧燥热,她的速度在减慢。

大腿传来隐痛,方夏知道自己不能再跑了。

一个空翻转身,那条火蛇已经直击面门,如果再慢一下,她便有被咬的风险。

方夏看着地上即使少了蛇头还在蠕动的残躯,喘粗气。

额头上的汗更是颗颗成豆子般大小,顺着皮肤滴落到眼睫上,模糊方夏的视线,但好在耳力能够弥补缺陷。

异样的声音由远及近。

更似人类的脚步声,沉重又稳健,是个男人。

方夏将带血的刀放回鞘。转身准备对视来人,却在看清楚时瞳孔骤缩,意外爬满整张脸。

“你怎么会在这?”几乎是下意识的质问。

朝她靠近的许知,正一身警服从容走来,面上是布满冰霜的寒。与这个时节相反的冷,他背着手,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意外。

倒像是刻意跟上来。

又或者提前等着她出现罢了。

方夏猜测两种结果的可能性。

男人离她越来越近,这反倒让方夏生出一丝疲累,忍不住想要过去依靠。

许知走到离方夏几步远的地方停下。

依旧背着手,面色阴寒。

他回答:“故地重游,毁灭痕迹。”

这里曾是临时建造起来用作病人治疗的地方,周围横行着野兽,又远离人群,是个绝佳的地方。当时便以仓库做伪装,里面进行各种治疗手段。

刺激病人的脑部神经,帮助唤醒。

顾南仁便是里面的专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