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死者

  • 她不说漂亮话
  • 垂耳兔兔兔
  • 2004字
  • 2022-02-15 23:25:06

诡异的气氛在两人中间蔓延,双方都选择沉默了。

而打破这份寂静的是一通电话。

许知的铃声没有经过特别处理,只是系统原声。只见他修长的手指滑动屏幕一下,并不在意方夏的在场,当着她的面接起。

里面传出的是有劲的中年男声。

“许知,你是翅膀硬了,飞出去就不着家了。”

他命令道:“十分钟回不来,就别想着进门。”

接着就是挂断后的嘟嘟声。

许知脸上并没有大的情绪反应,反而还是那副淡然自若的表情。收起手机后,他长腿一伸,将搭的二郎腿放下,曲线的身体拉伸以后被踱上一层光,耀眼的让人难以移开。

只是对上那双黑眸,方夏便不敢再欣赏这美感。

她偏头躲开。

仓促的样子落在许知眼里,他丝毫不在意。

许是已经习惯的缘故,从沙发上站起后直奔大门口。方夏看着他的背影走远,还是忍不住叫住:“我们还会见面。”

“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会找到。”

“我等着被释放的那天。”

她朝许知喊,话语里透着决心。

而碰巧方茴也到门口,她手中提着酒,在门口与许知对视上,还将屋里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于是,足以杀人的眼神便落在方茴身上。

冷冽的话接着袭来。

“你如果能活到那天,我倒是好奇,什么样的人,能够代替你。”

这句话回答的是方夏,却是看着方茴说的。

她似是被刺激到某根神经,从恐惧中挣脱出,反驳许知:“有我在,方夏不会死。”

那从瞳孔中迸射出的细碎光点,扯动方夏经久尘封的心。

她走到方茴身边。

用笑容安慰她。

许知看着姐妹情深的苦情戏上演,觉得脏眼。将手中的西装外套搭上肩,跨着大步离开。

乘上电梯后直达一楼。

地下室距离不远,许知却用三倍的时间才走过去。

而他的走走停停则被楼上的方夏尽收眼底。

阳台上,女人长发披肩,身上依旧是那身皮衣裤,手中端着红酒,红唇紧泯,浑身散发出危险气息,就连方茴都不敢靠近。

她的双眼紧锁住许知。

眸中意有不甘。

她问:“那边动静如何?”

冰冷的不含一丝温度,与刚才许知面前所展现的是两个不同人格。方茴虽然习惯,但是面对落差难免有些失意。

靠在沙发上答道:“应该已经发现了。”

说着,方茴想到什么翻了个身:“我听说许知的养父是退休的骨干警察。”她抬眼看方夏的反应。

然而并未有任何惊喜。

淡的连冷笑都看不见。方茴又失败了,在让方夏改变面瘫脸这点上,她总是屡战屡败。

“你就稍微不能有点意外嘛。”

方夏没有理她。

晃着手中的红酒,从阳台处离开。曲线的身材明明没有经过锻炼,但就是分布均匀,看不出多余赘肉。特别是那双长腿,纤细的堪比超模。

方茴曾旁敲侧击过多回,就是不见方夏穿上短裙。

唯一同意的一次,还是扮服务员。

但是硬要求戴口罩,当时她去疏通关系,还为她找了诸多理由。

这还不算,方夏还要求方茴去做那挑事儿的客人,说通过正经渠道进入监控室,就是日后调查也能排除嫌疑。

当时方茴鬼迷心窍,既想见许知的真面目,又想看大长腿,才答应这么无理的要求。

谁知道名声都给赔上。

要不是她爸把事情压下去,这女博士的脸就丢干净了。

方茴看着那双腿在自己面前自然交叠,就把刚才的事给记起了,郁闷的朝旁边挪了些。

注意力也被打开的电视吸引去。

上面正在播报一起事件。

“今日15:30分,在虹桥南路发生一起自然死亡案件。据目击者声称,当时他正买菜回家,路上看到一位小伙子,走路晃悠悠的,步伐不稳,便担心跟了几步。刚好在拐进巷子时,他直接倒地。当时事发突然,老大爷也不敢上前去。只能出去找上大街上的行人,与他们一起去救人。”

“大家没有学过急救,只是围着死者,等来救护车后,就离开了。”

“而据警方后续调查得知,死者在15时38分时,就已彻底死亡。也就是说,老大爷找人时,死者就已没有鼻息。”

“下面切换一条现场视频。”

画面中穿着警服的人疏散现场,就连记者也只能在外围。画面不是很清晰,死者被打过马赛克,只能看清他的衣服。

记者抓着其中一人进行现场访问。

而警方也因为清理现场缘故,简单回答几句后,便离开。

就在以为画面会被切断时,一位正扣着警服的年轻警官出现。他直接越过面前的记者,将挡在身前的话筒挥开,直接问起现场情况。

就在以为下一刻会是记者怒怼时,画面被切换回播报室。

还未等主持人开口,方夏便直接关掉电视。

而旁边的方茴则是一脸得意说:“姐没骗你吧。”

“要他三更死,绝不留到五更。”

还没等她说下去,方夏的电话便响了。

接到消息的不止有她们。

还有顾南仁。

“你先别说话。”方夏开口。

一记眼神过去,方茴立马住嘴,朝她手里的电话看去。

方夏点开免提。

“看来你早就猜到,我不会放过你啊。”里面男人用的原音,稍显稚嫩偏童音的话语,很容易误导别人,对方是个小孩儿。

而第一次听到顾南仁声音的方茴便是这个认知,心中的松懈不少。

权当对方好打发。

只是方夏凝重的表情也让她不敢插嘴。

“咱们的交情不是一两天,我当然足够了解你。”方夏说完,里面就传出一阵狂妄的笑声。

“你还真是一点没变,总想着刺激我。”男人话锋转狠,“可惜,现在我出来了。你的那些用不到我身上。何况,你还背着被通缉的名声,不是吗?”

“方助理。”

里面的信息量已经不是随便几个子便能解决的,方茴也开始露出与方夏一样的表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