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计划本身

  • 她不说漂亮话
  • 垂耳兔兔兔
  • 1995字
  • 2022-02-13 23:12:27

那种被摆布后的心情令许知情绪暴涨,他不再遮掩,直接超速追去。

方夏骑的机车。

速度很快,破空而行,穿过长路时留下一团黑影。

她有着鹰的桀骜,兽的野性,唯独没有人的感情。至少在许知的认知中,方夏是这样一个人。换做旁人见有人不要命的追赶自己,怎么也会生出担心,停下稍等吧。

这一路他疾驰过来,不信对方没有一点察觉。

何况,方夏还是他的学生。

越是拉远距离,许知就越寄希望于那不可信的感情牌上。

驶进城市中心,排成长龙般的车被堵在车道上,密密麻麻的,他根本找不到那个背影。

烦躁几乎占据满许知的大脑,他的脾气十分暴躁。

对着车发泄。

偏偏这时候还有电话打过来。

在他要挥拳砸烂屏幕时,方夏又出现了,闯进她的视线。距离不远,只是被车辆遮挡住。

手机铃声还在响,他摸过去接起。

里面传出怒骂:“许知,你要自杀不能找个没人的地方?”

“非要搞的上新闻,然后安个故意伤害罪,被挖坟戳骨你才满意?”

后面的话还没等里面的人说出,他就给掐断了。

许知猜便是罚单送去家里了,被那老头看到气急下的语言。

两人的表达都很极端。

却也是好心的提醒,他与养父相处模式便是这般,日常毒舌。

车流松动,这次许知很守交规。

他跟着方夏到一处小区住所停下,安保人员将他拦在门外。亮出警证以后才放他过去,许知跟在后面。

惹眼的长相引起很多人谈论,藏也藏不住。

方夏一直知道有尾巴,并且是默许才给他追上的机会。

她与方茴装作聊得甚欢,其实是掩盖早已发现的事实。而放许知进来的目的,是拉他进入这摊浑水。

走到楼下时,方夏脸上的笑顿住。

恢复以往的冷漠。

她看向许知,不容反驳:“跟上来。”

男人身姿笔挺,踏光而来,周身都是稀疏的光斑,一眼就让方夏沦陷。

她的世界静的只能听见许知靠近的脚步声。

连步数都不舍遗漏,静默的数着。

直到那张脸贴在眼前,放大数倍,她才会被刺激回神。

而抗拒这唯一的办法,就是推开许知。

“电梯到了。”方茴见气氛不对,立马开口。“你们先上去,我去买酒。”

还没等说完,她就撒丫子跑了。

方夏与许知则一起乘同部。

两人站的很开,几乎対界,由方夏摁的关门。梯门合上的那刻,许知眼神变了,温和的眉眼瞬间狠厉。

出手也很快,掐住方夏脖子时刚好电梯合缝。

他将方夏抵到角落,逼问她:“为何是我?”

“这就是你想要的?”

“嗯?为什么杀人。”

“明明都逃出来了,为什么不躲起来,找我就为堵上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回答我!”许知力道很大,方夏已经开始晕眩,但依旧没有反抗的意思。“回答我!!!”

又是一声暴喝,他甩开方夏,将拳头砸在电梯上。那万分之一的可能不过是觉得她有趣,赐予她的希望罢了。只要他想收走,何时都能。

这样的许知已经被方夏见过无数次。

他自己就是医生,却从不自医,极力否认自己的精神问题。

并且不知病源在哪儿。

方夏翻身站起,将发狂的许知制住。“我说你信吗?”钳住的双手上面全是血迹,并且还在挣扎,致使伤口破裂更厉害。

“你不想端枪就使劲砸。”

许知曾是方夏在疯人院里负责治疗的心理医生。

他总能通过一些言语漏洞,清楚的分析出犯人心理,并且制定专属治疗方案。让精神病人彻底纶为疯子,再自己挣脱桎梏回到现实,再辅以医学观察进行阶段总结。

当时方夏是最成功的那个。

她的求生意识已经超出预估,很快清醒,并且再次发作几乎为零。

方夏就这样得到许知关注,并且被承诺只要找第二个比她成功的案例,就向上面申请释放。

于是她成为助手,帮助每一个被催眠的人走出来。

然而时间过去一年,进度依旧不前进,许知开始产生异常,脾气暴躁,伴有自残倾向。好多症状都与她曾经一致,方夏便产生怀疑。

观察下来,许知的情况越发恶劣,甚至开始伤人。

由于他的治疗方式特殊,糊弄过去倒也不难。只是他清醒的时刻越发减少,胡言乱语都会伴随。其中他想成为一名警察,也是那时候说的。

只是三年前那场意外,里面的人都趁机逃出,她也与许知走散。

过往的片段就如电影般拉出小段,在电梯门开时,许知又恢复正常,他做回谦谦君子的模样。

踏进别人家后直接坐上沙发,还打量着里面的格调。

方夏则去厨房热两杯牛奶端出,递给许知一杯。“家里没有药箱,伤口只能简单冲洗。”说着,她还指了下餐桌的纸巾。

请他自便。

“多谢。”许知根本不在意伤口,先前的事他还没有得到答案,这时候没有其他人,他更不会放过追问的机会。“我知道你的回答。”

灯光下,男人翘着二郎腿优雅又高贵,看向方夏时眼里充满考究。

“你不会信。”方夏放下热牛奶,很笃定:“除非证据,否则,我的话你不信半句。”

“而我,也不屑口舌功夫。”

这一点,方夏深有体会。男人闻之一笑,扯起的嘴角满是冷情。

他决不允许被算计其中。

“我不允许许知的名字在你计划之内。”

方夏看着他,波澜不惊的瞳孔微不可查的皱缩了一下,被许知捕捉到后,警告到:“我有逮捕你的权利,请别让我提前动手。”

“当然,并不是送你回疯人院,而是……另一个世界。”

如此赤裸的警告并不能动摇方夏分毫,她有自己必须做的信仰。

“你……一直是我的计划之外。”

许知是计划产生的源头。

这是方夏的秘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