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被开除
  • 她不说漂亮话
  • 垂耳兔兔兔
  • 2097字
  • 2022-02-11 23:16:48

就在大厅里的人期待着方夏反击回去时,再次发生电路故障,整栋大楼陷入黑暗。

而在监控室的四人更是没有一点光线可以借用,狭小的空间里是平而缓的呼吸声,都异常冷静。

许是前一次故障的快速恢复,负责看管的人并没有防备心理,在肩上被触碰一下时全当误撞所致,还伸手扶了一下方茴,叫她注意。

“谢谢。”方茴搭上他的手,声音很柔,却瞥向另一边。

方夏站在原地,连步子都没挪一下,黑瞳扫视着旁边,她在警惕许知。

以他的习惯,一定不会相信这是个巧合。

果然,他的指尖冰凉,在方夏的手背上打下一串密码。

“你引我过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触及的滚烫肌肤将许知手上的凉意驱散,他噙着嘴角,曲掌成拳反复摩搓着那部分。

三年过去,她的小毛病还是那般。

可比起逗弄方夏,他更关心叫他来这的目的。

许知眼里划过一抹阴冷,将方夏琐住,不给她逃跑的机会。同样的,也不会允许别人比他先动手。

那股压迫感刺激着方夏的脑神经。

两人不足一尺的距离足够许知做些什么来逼她开口。

生出的恐惧快让她无法思考,方夏表情崩裂,朝下面去看。一只大掌正如她猜想般在靠近,并且直击敏感部位。即使隔着层布料也让她叫出来,声音贯穿整个监控室。

里面的人没有准备,以为遇上什么东西,也是不太好。

灯亮的那刻处境完全明了。

方夏被圈着腰僵在许知怀里,而方茴则是被另一个男人抓着手,皮肤都被捏的泛红。

偶像剧的既视感出现在大屏幕上,让咖啡厅里的人吃了一嘴狗粮。

然而只有当事人讨厌着这高能场面。

方夏与方茴几乎是动作一致的推开男人,两个人一齐出门。

又因为看路不清撞上姜松。

少年从一楼爬上来,累的上次不接下气,如今一撞,直接往后退去,跌倒在地。地板磕上肉令他痛乎出声,刚要骂人不长眼时。

抬眼就见两位美女。

那没出口的话硬是憋回去,又从地上爬起来。

他喊两人身后的许知。

“许队,上面传消息让你回去一趟。”他移动步子,从方茴身边绕过去。

刚才大厅中没细看方茴,如今近看,发现她完全长在自己的审美上。正要动心思要联系方式时,许知将他拉过去。

他没法反抗,只能看着她们离开。

等人没影儿后,姜松泄气:“许队。”他对刚才的事是有怨气的。

许知可没功夫去管一个刚出来的小少年,让他先回去挡住一会儿,以有约为借口溜走。

就算姜松再不愿,也不能违抗上级的命令。

最终还是妥协的拖着一双伤腿离开。许知连基本的搀扶都没有帮忙,只是帮忙摁电梯,与他一同下楼。又在出电梯时提醒到。

“车留下。”

这一下姜松直接“没了”。

他很想问一句,“我得罪过你吗?这么搞我。”

姜松忆起刚才担心他连爬那么多楼,就更加心疼自己的腿。这么高强度的运动会不会起肌肉啊?他的思绪飘远,不禁心生余悸。

身子猛的颤栗一下。

旁边的许知已经看他很久了。

拧起的眉一直无法舒展开,他真担心不送姜松去医院会恶化病情,到时候交代不清楚去局长那里写检讨可就得不偿失。

可是带在身边?

上面没法交代,而且又怕被姜松搞砸。

权衡利弊下,他决定亲自打这个电话。至于姜松,扔他在咖啡厅醒醒脑子。

“你不用回警局了,留在这。”许知让他交车钥匙:“上面我会亲自请假,至于你,留在这养伤,办完事儿我会来接你。”

姜松听他说不用去警局,窃喜没一会儿就被浇一盆冷水。

丢他一人在这儿?

周围全是情侣桌,他一个人占四个座,还喝不知多久的咖啡。

光是想想,姜松的胃就难受。软下语气求许知:“许队,既然已经用不上我,能不能请个短假回家探亲。最近忙着局里的事,已经有月余没回去了。”

探亲两个字在许知脑海里炸开。

他的表情吓到姜松,连开口询问的勇气都没有。只能离他远些,怕被误伤到,这一次姜松也记住这个禁词。自从被家人安排来体验生活,他每天都嫌自己活的太长。

就怕一个不对惹上许知。

他的腿还疼着,只能忍着与他又僵站许久。

等出去时,外面那场事件已经解决完。顾客也恢复原先的状态,品咖啡聊天。姜松找了一个看起来稍和善的人打听得知。

最终方茴还是扯着服务员不懂行内规矩,要求经理解聘她。

否则将考虑收购。

吓得对方直接让方夏工作服都别还了,直接离开,至于她的工资,会立马打到账户上。

姜松把原委转告给许知。

然后两人一起出门,去到地下室,许知坐上他的路虎,一路疾驰,将他丢在那里自行安排。

车里,许知打开定位追踪器,沿着上面的轨道行驶,还有五公里的路便可追上方夏。早在他动手揽方夏的时候,便将定位器放在她身上。

他倒要看看方夏究竟想做什么?

那股兴奋感促使他开车越来越快,码表一直再升,偏偏又在有红绿灯时降速。

上面的距离因为他等的关系距离拉开,他只能又提速追。

旁边就算有想要超车的都要降下速来,跟许知比玩命他们还没那胆量。

他驶进车辆比较密集的地区,车速提不上,只能不停变道超车,那不仅考验司机的车技,也得要足够快的反应。

这样随时会夺命的情况下,他还能笑的出来,近似疯狂。

他那有些炫技的超车技术惹恼一批人。

他们开始各种阻挡,就是不给许知秀场的机会。

可惜他们阻错人,只要挡道的他连油门都不松一下,直接撞上去。

那些基本都是职业的,看他那样以为是挑衅的,直到冲上来的那刻才反应过来是不要命的,立马让开,避免被撞击到。

许知狂笑一声后驶出车流。

他追上了方夏。

令他意外的是,刚才还指责她的人,竟然会匍匐身体坐她后坐。还将头靠在她的右肩。

许知收起笑,脸色阴沉。

他竟然被摆了一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