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证据会说明一切
  • 她不说漂亮话
  • 垂耳兔兔兔
  • 2078字
  • 2022-02-08 22:49:46

街角的咖啡店几乎座无虚席,戴着口罩掩盖真容的方夏将服务员的角色完美扮演。对于闯进的便衣警察,连一点慌张情绪都不曾流露。

她早就在此等着。

其中一个少年唤她:“服务员,找个座。”

方夏过去,暗藏情绪:“不好意思两位,现在已经满座,请稍等片刻。”

她转身后,许知打量着她的背影。孤傲又自信。

即使说软话也绝不低头。

这才是方夏的行事风格,也是许知不愿意立马拷住她的原因。

玩具得腻了以后他才肯丢。

那被勾起的兴趣令许知浑身透着邪气,站在一旁的姜松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想到什么似的说:“你不会是想……?”

意识到自己的嘴快行为,姜松立马封住,睁大眼睛的同时还不忘把嘴捂严实。许知睨着他,嘴角笑意消失。在大厅里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将姜松伶起,提着出门。

当然这一幕也被方夏看见。

这样的教育方式她早已体会过数遍,并没有多余表情出现在脸上。

手里的咖啡烟雾缭绕,她端上桌时出现晃影。接着女声的尖叫快要刺破耳膜,谩骂接连传来。

“你没长眼啊,我这衣服可是几十万的定制品,Json老师的亲自设计。如今被你一杯咖啡毁了,我还怎么出门。”

“你们老板是瞎子吗?招个不会做事的员工。”

“叫她出来,我要理论。”

画着艳妆的女子看着衣袖上的一抹灰印,拧紧眉峰,原本的好心情也被破坏。

如今满腹的怨气,偏偏旁边的丫头还一副不慌张的样子,这更加激怒她。尖细的声音都传到咖啡厅外。

姜松脸色潮红,被气的不轻。

他不就是开个玩笑吗?

至于这么给他不留面嘛。

许知手中点着烟,白雾从他口中吐出,喷在姜松的头上。

“进去。”

他长腿一跨,绕开姜松走进咖啡店。里面的人都停下动作伸长脖子往中心去看,老板正当客人的面训斥服务员的不会做事。

不停的赔礼道歉。

显然那个女人并不打算放过她们,扯起一角,音量拔高道:“我毁掉的衣服是你们一句道歉便可以解决的吗?”

听闻不对,经理立马提出解决办法。“实在对不起,这次事故发生突然。是我们的责任一定会承担,但是得等相关的调查结果出来,再做定论。”

咖啡厅里布满高清摄像,就是为上门闹事与逃单客户准备的。如今只要调出影像,便可以真相大白。这样一来不仅不会落人口时,也为那些想要找事的提出警告。

方夏就这样与女人一同前往。

员工通道拥挤又昏暗,不方便记录过程。便将人安排走贵宾通道,一路畅通无阻进入电梯,方夏也不用与女人挤在一起。

室内的空气稀薄,她戴着口罩有些胸闷。脸上开始发烫,呼吸变得沉重起来。

该死,怎么这时候发病了。

她有哮喘!

口喷没有戴在身上,那种快要窒息的感觉将她包裹。脑袋开始晕眩,眼前晃圈,她撑着扶住旁边的栏杆。透过窸窣的刘海看见电梯才驶上5层。她要去20。

投屏上将她的不对劲记录下来。

场内的人都看着,只是小声的议论与猜测。殊不知,许知早在有声音传出时就已经混入进去,他的警察身份没人敢阻拦。

电梯上到十层就断电停下,他被困其中,手机没有丝毫信号。

额头青筋暴跳,将心中的烦躁化为拳力尽数砸在电梯门上。

骂着:“姜松,你混蛋。”

一拳又一拳,手上流出血液都没有停下。直到三分钟后备用电源的启动,电梯恢复运行,他毫不犹豫摁下开门键,用体力爬剩下的一半。

他脚步不歇,对于面前的障碍都是出手扫开。

导致他所过之处全是指责。他听不见,胸口心脏的狂跳将外界的声音隔绝,他跨上最后两阶。

琉璃灯光破空刺来,他推开大门。

见到了方夏,人已经没有大碍,额前的刘海掀起,露出白净的额头。

那双干净的眼眸有着诧异,对许知的出现很意外。

一旁褪下外套满头是汗的女人在两人间来回打转,红唇微勾。她不退反进,将衣服搭在腕上,朝许知靠近。高跟鞋踩地的声音在走廊激起回音,盖过略显粗重的呼吸声。

许知对于别人的靠近并没有反感。

俊颜上流露出轻浮的笑容,偏头看她:“美女这是要认识?”

方茴扯着红唇笑:“如果是在你第一次进来,我愿意跟你认识。只是,如今嘛……我看不上你了。”她玉臂一抬,搭上许知肩膀,绕到她耳侧说:“你的女友惹恼了我,你说我该如何讨回来?”

带着热气的白雾飘过许知耳畔,他低眸睨着女人,躬身回道:“摄像机可是对着呢!不怕明日头条写上女博士调情男警官就继续搭着。”

“我相信这样的新闻应该足够吸引眼球。”许知抓住方茴的弱点,以一种毫不在意的方式说出这句。

话落,方茴放下手,瞥眼去看方夏。

她侧身站着,对于这边的事表现的毫无兴趣,实际心里已经将方茴拆成206块了。

玻璃门上映射出分开的两人。

方夏转身,“走了。”

里面的气音明显,方茴觉得自己扳回一局,正暗自偷乐,就提出把许知带上,邀他做见证人。

“许警官会秉公执法的吧?”方茴意有所指。

“当然。”许知跟上,“为人民解决纠纷也是我的职责所在。”

三人同步进入监控室,里面的保安提前接到消息,见到他们来,直接打开当时影像。

从许知出门开始正式播放。

一个宽肩窄腰又长腿的西装男人赫然是厅里最吸引人的存在,一群人去看他。其中也有方茴,她的眼睛更是长人身上似的没挪开。

而旁边的服务员也有同样的动作。

只是她反应过来最快,回神后便为顾客上咖啡时,只是中途被突然抬起的手臂碰撞一下,摇晃的瓷杯就溢出液体,顺着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滴上顾客衣服。

视频已经清楚解释。

方夏看完并没有任何兴奋的表情,不是她的错,便用证据说明。

她没有为那真相进行多做的说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