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阿南阿鸡都转行了

  • 重生之开枝散叶
  • 陈默的沉默
  • 3123字
  • 2022-03-02 15:15:49

每周一次的兄弟聚会,是和洛城基友们的约定俗成。

虽然他有些矛盾。

穿越到这个世界,是怀着拯救母亲性命的愿望来的。

但是对这些大部分还活在那个世界,曾经在许多要紧关头毅然站在自己左右的知己们,又该如何面对?

是否会扰乱他们原本的人生?

不过这种想法一出现,便骂了自己庸人自扰。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既然落在这枚花叶上,把握当下就是了。

何况,这几个兄弟中,有一个人自己还非干预不可了。

走进约定的餐馆,看到了那些熟悉却更加年轻的面孔,眼内隐含热泪道:“哥几个,我来了。”

“你特么终于舍得出来了,废话先别说,自罚一杯吧。”端着杯酒第一个走过来的是被自己打断过鼻子的张隐墨,初中过后就不上学,在一家小网吧当网管。

兄弟七人,除了一人未至,其余皆是到了。

看着桌前随着划拳行令热闹起来的气氛,陈情眼睛不尤升腾起一阵水雾。

1995年,新港电影出产了一部反应扑街青年抱团做事,最终翻身成为公司高管的系列电影《扑街仔》。

两三年后,这个系列电影风靡大江南北,无数青年对着电影有样学样,兄弟结义,组团建社。

自己的整个初中生涯,正好遭遇了这个时代浪潮。

万幸的是,结交到的几个朋友,都是重感情、重情义的热血青年,并且早早走回正路,最终反是收获了一份长达二十几年的情谊。

可惜!

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幸运。

这些朋友里,有个人已经注定没有未来了。

两年后,张隐墨在网吧执夜,因为遇到调戏小姑娘的流氓,伸手阻拦,误伤而死。

19岁,对于许多人是还未迈入社会的年纪,但是有的人已经化作一捧黄土。

说起来,自己前世选择宅在家里半年,主要原因便是避开张隐墨,倒不是二人关系不好,恰恰是太好了,才不知道怎么拒绝他发来的邀约。

七人中,家境好些的是政法世家的厉翔,国企高干的史灵鹿,还有银行系统的曹宁远。

而职工家庭的张顶天和吴亚就相对逊色。

最差的莫过于陈情和张隐墨,二人都是单亲,当初陈情在学校被人耻笑是没了爹的孤儿,第一个出手帮他的便是张隐墨。

记得自己问他原因时,他擦了擦混战时被陈情王八拳误伤到的鼻血道:“你这待遇,我小学就尝过了。”

张隐墨的父亲在他八岁时就走了,据说是喝醉了酒,跑河里捞月亮,第二天太阳升起,人就飘上面了。

可是他从未恨过父亲。

他的父亲是个标准文化人,给他起名隐墨,是希望他像春秋战国里的墨家一样,闲时隐于市井,战时震动天下。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文化赚不到钱。

他真正恨得是那个为了富贵抛夫弃子的母亲,让自己丈夫消沉堕落的妈妈。

所以他讨厌女人,尤其不忠的女人。

后世陈情总觉得自己年轻时对女人不感兴趣,有一半是他给带偏的。

可谁能想到,他最后竟是为了帮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就那么死了。

看着眼前正忙着和人拼酒的张隐墨,举起手中酒杯,心内默念道。

‘能回来真好。’

“老六,好久不见,咱们来一个。”

张隐墨举起酒杯,一口见底后有些纳闷的说道:“老七,总觉得你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搞得我浑身不自在。”

‘上一次见你,是在火葬场,能不奇怪吗?’

怕被兄弟看穿,陈情转移话题道:“听说你现在还在网吧干。”

提到网吧,张隐墨立刻眉开眼笑:“必须的,老七你可不知道,现在我们网吧都有三十台机器了,发展越来越好。”

“赚再多钱,跟你有关吗。你就没想过兼职干点别的?”

“老七你什么意思啊?我除了替人看个网吧还能干啥?”听到自己的辉煌事业被兄弟嘲笑,张隐墨有点慌。

陈情一副高深莫测的说道:“知道《扑街仔》里的阿南,阿鸡原型是谁吗?”

一听扑街仔,其它兄弟也停止了攀谈,开始听着陈情说话。

“阿南就是现在新港地产富豪,李嘉南。阿鸡是新港新生代物流大亨,李兆鸡。两人要是像电影里甘心一辈子给人端茶倒水当服务员,他们能有今天吗?你在网吧当网管,不也是给人递饮料端泡面。”

张隐墨一听偶像阿南阿鸡们都转行了,立刻有点着急:“老七你说的倒是简单,可这交通物流,地产物业我也不懂,真要转型,我这点本事也不行吧?”

见到自家好兄弟如此从善如流,陈情好整以暇的把心中腹案说出:“阴魔你说对,可是有一样东西,你不但熟悉,而且立刻就能做。”

“什么?”

“卖游戏点卡。”

“游戏点卡?”

2002年,网络充值因为支付形式还未成熟,处于萌芽状态。于是日渐火爆的网络游戏,就带动了实体点卡的业务需求,直到网购普及了网络支付,实体点卡生意才开始下降。

但是目前的点卡,因为出售的地点都是网吧,这时的网吧规模较小资金有限,通常都不会囤积大量点卡,并且价格昂贵,个别甚至加价出售。

按照陈情的想法,张隐墨正好在网吧业,一定与其它网管相熟,只要价格有优势,又能‘天然送货上门’,如果能赚到足够的钱,以后甚至还能占据上游,搞点卡批发生意。甚至最后反客为主,自己开网吧也行。

史灵鹿点头道:“老七说的没错,我们隔壁就是个批发点卡的,现在生意火的不行,搞得我们老板都想转型了。”史灵鹿也没考上高中,不过还是上了职专,职专的第二年就开始社会实习,他就选择在一家电话卡批发店打工,准备明年当兵入伍。

张隐墨越想越激动,可是过了片刻,又愁眉苦脸起来:“老七你说的简单,这点卡生意吧,听起来倒是能干,可是钱从哪来呢?”他平时赚钱委实不多,何况整天吃喝玩乐,哪里能留下钱。

“钱的事你别操心,给我点时间,我帮你解决。你先和相熟的网管通通气,看看他的意愿。”陈情见张隐墨心动,立刻斩钉截铁道。

“你,老七你家里我还不知道。阿姨虽然生意不错,不过这么大一笔钱,恐怕也拿不出来吧。”

几个兄弟的家庭条件在众人之间都是心知肚明,张隐墨有此疑问却也正常,一张点卡至少几十块。

虽然可以只选头部网游,但是要搞批发,肯定是多拿货,启动资金恐怕也要上万块。

“呵,你们还真以为我这一段就宅在家里当咸鱼吗?”

“实话告诉你们,我写的小说现在已经火遍宝岛,再过两个月兄弟就是个有钱人了。”虽然对小说能否在宝岛有销路,陈情并无自信,但是有老娘店铺,赚钱他倒是信心满满。

陈情喜欢看小说,这些兄弟们倒是都知道,至于是否写了小说还大火,宝岛相隔几千里,他们也没法调查,不过看陈情的架势,他们倒是都信了。

这群人喜欢吹牛的不少,不过陈情向来不讲虚话。

张隐墨这时候再无顾虑,一拍桌子站起身来:“特么的这事干了,咱也赶赶时髦,干干事业。”

“不过这事光你同意还不行。”

张隐墨奇怪道:“老七你什么意思?”

“就你平时花钱大手大脚,干啥生意都要黄。”言罢,陈情看向史灵鹿。

“老大,这事你要管着。咱们成立个公司,兄弟们就你满了十八岁,到时候你当法人,再帮老六把着方向,管好钱。”

上一世史灵鹿后来在部队当了连长,转业回洛城把自己那家小事业单位经营的也是有声有色,有他做管理,陈情才能放心。

“我?”史灵鹿性格谨慎,虽然有些意动,但是又对自己没有信心。

张隐墨一把抓住史灵鹿的手,一脸激动道:“老大,你可要帮帮我啊。老七说得对,南哥鸡哥都不干了,我不能继续当个落后分子啊,要抓紧时间转型啊。”

看到史灵鹿还在犹豫,厉翔一把拉住他小声道:“鹿哥,借一步说话。”

“陈情这主意可不简单啊,别忘了,阴魔目前的状况可是咱们兄弟几个的心病,他继续这么下去啥时候才是个头。

现在老七说动了他,你就先帮他干着。事成不成且不说,阴魔有了正经活,以后还能掉头继续回去混不成?”

厉翔终究是从政世家出身,这一番分析彻底打动了史灵鹿,道:“那行,不过这公司是老七出钱,公司也该是老七的。”

“对对对,公司该是老七的。”张隐墨也点头道。

陈情道:“这样吧,鹿哥管理,阴魔出人,我出钱。这公司不如就按照股份分成三份。以后真赚到钱,咱们就平均等分。”

说实话,陈情觉得自己的建议是相对公平的,后世见惯了风投谈判,技术和管理本来就是拿股份大头,若不是照顾二人感受,他都想再让一些。

不过一群兄弟却觉得他吃了亏,最后死活逼着他接受了四成比例,余下史灵鹿和张隐墨各占一半。

日后横贯多个行业的庞然大物:七郎集团,就在一张酒桌上草草成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