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市场趋势

  • 重生之开枝散叶
  • 陈默的沉默
  • 4271字
  • 2022-03-01 16:53:32

陈情下了楼,正好碰到坐在后世已经少见的八仙桌前准备吃饭的余沧海,看见只有他一人下楼,奇怪道:“小陈,怎么就你一人下来?程程呢。”

陈情想开口,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答道:“余叔您先忙,我还要去我妈那,咱们回头再叙。”

余沧海看了看欲言又止,然后急匆匆离去的陈情,又看了看在二楼迟迟未至的余程程,哑然一笑,倒了一杯酒,小酌一口。

“啧。这就是青春啊。”

那边还在二楼的余程程散去胸中愤懑,有点嫌弃的看了眼电脑界面。

‘诶’

这好像不是刚才自己以为的‘那种’网站,虽然界面花里胡哨,还是繁体,可仔细看了下里面的内容,似乎是个小说网站。

‘哼,广告这么下流,肯定也不是啥正经的小说网站。’

关掉网页,正好看到桌面上新建的文件夹。

‘刚才他走的时候,好像还挺在意这个文件夹。’

犹豫片刻,轻敲鼠标,点了进去。

‘武震寰宇?他在写小说?难道我真错怪他了?’

可是一想到方才嗅到的那股熟悉的香气,顿时又五内俱焚。

‘看脏东西是假的,和她私下约会还是假的不成?’

想着陈情是如何背着她拈花惹草,偷窥的罪恶感锐减,用力的再次点了下鼠标,打开了方才建立的文档。

一段时间过后,坐在电脑前余程程玉脸飞红,双目略有失神,白嫩的小手托着下颌,口中自言自语道:“他的主角叫陈凌,有个两情相悦的青梅竹马叫陈渔儿,陈渔倒过来不就是余程吗?”

“书里的陈凌,小时候经常偷偷摸摸钻进陈渔儿的被窝。难道他还记得小时候总是跑我床上,非要搂着我一起睡的事情?”

“陈凌武功退步,变成众人口中的废物,陈渔儿却对他不离不弃。和他初中时成绩不好,我还一直守在他身旁,不是一模一样?”

“书里他对慕容飞羽的毁婚只有恨,可是陈渔儿被自己的门派带走,他却是发自内心的疼苦和不舍。”

“难道陈情是故意写小说给我看的吗?”

“他在书里把陈渔儿写的那么好,是在说我在他心中的地位?”

“他是用小说告诉我,他一直以来对我的心意?”

一想到这里,也顾不上心里的矜持,疾步走下楼去,却看到喝的半醉哼着戏文的余沧海,急道:“爸,陈情呢?他没留下吃饭?”

余沧海心道:刚才你两不是闹矛盾,我怎么会没眼力劲留他吃饭。

“没啊。”

余程程跺了跺脚:“爸,你怎么不留下她呢。”

然后气乎乎的就要上楼,可走到一半,又回头对沧海说道:“爸,回头你要看见陈情,就告诉他,要是他还想用电脑,随时来都可以。开机和宽带密码,我都贴在显示器上了。”

顿了顿,又心虚补充道:“对了,别说是我教你讲的。”

言罢就又蹭蹭的上了楼去小说里寻找线索了。

被女儿彻底搞晕了的余沧海直到余程程上楼,方才回过神来:

无论如何,女儿看起来好像和陈情似乎关系好了一些,也不知道这小子用了什么招,怎么把女儿惹生气,反而让关系近了不少。

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啧......这年头当爹的是越来越难喽。”

一杯酒下肚后,余沧海继续哼起了方才断下的戏文。

无招胜有招的陈情,此刻正站在新民商场的门口。

这是一间仿照义乌小商品模式盖成的‘新式商场’,因为东西不贵贴紧居民消费,目前正处于它的黄金年代。

商场共三层,地上两层,地下一层。

一层以服装、饰品为主,二层卖的是电子产品和其它一些稀罕物。

辛水萍开的店就在地下一层,这层全是卖鞋的。

今日正好是周末,算是商场生意最好的时候,不过临近晌午,顾客们都在忙着料理五脏庙,走进商场后,陈情发现客流倒也不多。

等到步入地下一层,一股熟悉的味道霎时间铺满了周遭,那是混合了皮革、鞋油或许还有各种体味在地下空间混合发酵产生的独特味道。

‘好怀念啊。’

陈情有些享受的嗅着这股扑鼻而来‘袭人’味道,方才朝着记忆中母亲所在的位置走去。

母亲的店铺贴着左边过道的中部,位置不大只有十几个平方,但是因为毗邻安全通道,起到了间接导流的作用,也算是块风水宝地。

与寻常店铺相比,因为处于夹角,正门和北侧的玻璃墙让两面皆可对外展示,又增加了天然曝光度。

看来母亲平日自夸服务周到所以生意兴隆,未免有王婆卖瓜之嫌,就这样的黄金铺位,以陈情后世的专业眼光看来,即便想把生意做差,也是需要些天赋的。

可是,这店铺怎么会落在母亲手里?

新民商场背后是家地方国企,当初成立初始,母亲有幸租下一间店面尚可以用运气解释。

但是如此优质的地理位置,居然没被关系户拿到,反而落在母亲这样无依无靠之人手中,确实难以解释。

这里面有古怪!

不过走到母亲近前,陈情仍是一副标准孝子的阳光笑容,递上路上买的午饭,道:“妈,我给您送饭来了。”

早就把周遭关系亲近的商户都叫在店里的辛水萍,看苦盼已久的儿子终于赶来,摆上一副刻意低调的神情,只是声音却有些大的说道:“都说不用来了,非要来,来就算了,还给我带饭。”

伸手接过儿子带来的饭,对着四周无奈道:“你们看,儿子真是越大越不听话了。”

“萍姐,您儿子真孝顺,比我强多了,我要好好向他学学。”颇有些脂粉气的年轻人叫郝意,一个年轻男人能把女鞋卖好,可见嘴上功夫不凡。

“这孩子,长得可真俊,有对象了没,我家有个外甥女,长得皮白肉嫩的,不如让两人见见?”兼职媒婆叫方海琼,是这个负一层的老油条,大事小事无所不知。

“嗯,不错。以后多来这里看看你妈。”情商不高言简意赅的是修鞋匠李爱红,面冷但是古道热肠。

辛水萍嘴上自是一片谦虚,然后又当着众人面,打开儿子带来的午餐,居然是一碗热气腾腾的洛城名吃连汤肉片,顿时又收割一片称赞。

等到送走众人,本想让儿子继续在店里陪他,不过一时三刻之后,还是忍痛建议陈情四处逛逛。

原因说起来好笑:

陈情太帅了!

女鞋店!

杵着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帅哥!

上年纪的顾客还好点,年轻小姑娘哪好意思在他面前脱鞋试穿。

在见到几波年轻女客看到陈情一脸羞涩的绕道而走,辛水萍只能含恨与儿子分别。

偶像剧里起码在2002年还是骗人的。

这时的世界,只存在豆腐西施,社会风气还没到接纳女鞋潘安的程度。

不过如此建议,倒是正中陈情下怀,便开始了自己真正的任务:调研市场环境。

宝岛省会北岛市的新鲜小说频道出版社内,执勤编辑林玉阳有点看不懂这本名叫《武震寰宇》的小说,是否能够在如今的市场环境下生存。

现如今武侠末世的市场大趋势,早在他们这些专业人士眼里心知肚明。

毕竟武侠小说的创作限制过多,而新派网络小说中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更加趋向于真实读者的心理,已经开始展现出无限生机。

这本《武震寰宇》若从想象力来看,只能说是平平。

世界仍是家族门派为主体,功法招式倒是花样多了不少,不过与黄一黄玉良相比,文化底蕴终究是差些。

但是内里充裕的热血气息,打破传统以德报怨见好就收的行为模式,主角以直抱怨,以力降天下,又给人酣畅淋漓的爽快感。

犹豫再三之后,选择将小说递交给总编加以推荐。

通常若非重要作品,他都不会在周末烦劳总编审核。

不过短短半个小时后,林玉阳手机就响了起来。

“玉阳,这本《武震寰宇》我看了,虽然文笔粗糙,构思也未有耳目一新的内容,但是内里所包含的处世原则,让我这个将近六十的糟老头子都看得血气翻涌,我觉得这本书可签。”

“好的总编,我立刻联系对方,一定确保先于恶魔天堂签下。那具体价格呢?”

“对方是新人,开价不宜过高。但若是太低,又难以表达我们的诚意。”思量了片刻,总编许青峰继续道:“这样吧,百字40,我相信这个价格一定可以让对方满意,至于版权分成,就以我们中等标准给他好了,从他文字里,我能看出他是个敢于挑战的热血青年,相信这种带有弹性方案,一定可以引发他的兴趣。”

在吹捧了一番总编的英明神武之后,林玉阳打开了自己的QIM,果然看到闪烁的申请信息中,有一条是发自萧擎的。

在点击通过之后,他平息了下心情,然后敲下这么一个开场白:“萧擎老师您好,我是新鲜小说频道的编辑林玉阳。非常有幸拜读了你的大作《武震寰宇》,我社正式向您发出签约申请,以40/百字和2成版税的开价,签下您《武震寰宇》宝岛地区前两卷的发行权,如您同意,请提供可以收到合同的地址和收款账号,并在三个月内,提供40万字的正文内容。收到信息,请回复。以下是我的通信联系方式。”

在当下的小说发行市场,40/百字和2成版税当然不算顶尖。

后世大名鼎鼎的神作,都可以跨越百元,有些甚至达到200元以上,像《诛仙》的价格据说更是个天文数字,加上版权的收入,让大神萧鼎一书之后再无创作动力。

至于版税,亦是如此。

不过对于陈情这种还未出名的作者来说,仅凭一个开头就能获得如此优异的条件,足矣说明新鲜小说频道对他的认可。

并且只签订前两卷,也存在一定弹性,如果《武震寰宇》的销售量和影响力一路走高,那发行价也能跟着水涨船高。

可以说,总编的出价代表他对这本书的市场前景是相当看好。

继续在公司值班的林玉阳,在完成工作后,悠闲的看向窗外,好像看到了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坐落在新鲜小说频道的一街之隔,便是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恶魔天堂的所在地。

与林玉阳同为执行编辑的叶志谦,同样面对总编的电话,却感到不断涌来的沮丧。

“主编,您相信我,这本《武震寰宇》虽然看起来平平无奇,不过市场会喜欢这样的内容的,目前的小说市场,已经不是以前被武侠规则束缚的市场了。”

恶魔天堂总编张日恒身穿浴袍,带点不耐烦答道:“好了志谦,这样吧,你就用25/百字,0版税的价格去谈,如果那个,哦对,萧擎愿意,那就签了吧。我还有急事,以后这样的小事,周末就别找我了。”

等到挂断电话,迫不及待的对着床上玉体横陈的美人道:“honey,我来了。”

叶志谦听着电话传来的盲音,无力的瘫软在座椅上,心里清楚的认识到,这本有着大火可能的《武震寰宇》可能要离恶魔天堂远去了。

按捺下对着主编嘶吼一通的情绪,最终选择打开QIM,双击目前显示不在线的萧擎头像,输入着方才争取来的条件。

思虑片刻,在正文的条件后,又打下第二条信息:“您好,萧擎老师。我们这次的条件可能无法得到您的认同。

但是希望您在下本小说发表时,仍能把竞争机会留给恶魔天堂参与,只有充分的竞争,才会给您带来充分的回报。恶魔天堂,叶志谦。”

让宝岛省两家头部出版社展开激烈竞争的罪魁祸首陈情,正在新民商场地下一层,神态轻松的喝着一杯酸梅汤。

方才他已经绕着地下一层逛了整整十圈,从客流分布,店铺经营品类,每家店铺的营销特色,顾客的组成结构,以及顾客与商户产生争执的各种事件这五个维度,将地下一层的情况尽数纳入自己脑中。

他现在可以确定三件事。

一:新民商场目前大多数店铺,还是依靠店主本人的销售能力来经营,属于野蛮生长阶段,并没有运用成熟的现代营销思想。

二:服务意识淡薄,宰客情况严重。

三:这家商场的负责人,是个好人。

对于母亲店铺经营大计有了初步方案,恰巧商场也响起了闭门音乐,陈情径直往老娘店铺走去。

远远望去,老娘神色看起来不错,今天应该又是个丰收日。

未想到走近之后,却听到自家老娘说了一件让他陷入沉思的事。

他在洛城的好基友们,约他例行周末聚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