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三美首战

  • 重生之开枝散叶
  • 陈默的沉默
  • 3271字
  • 2022-03-09 23:42:38

“诶。”

正在缝制扣子的余程程,不小心扎到了手,望着青葱玉指上沁出的血珠,心头的慌乱又重了些,即便是在辛水萍帮她处理后,坐在红木座椅上休息,也没回过神来。

忍不住看了眼站在辛水萍的缝纫机前打下手,二人有说有笑李菲儿,心内幽幽一叹。

前有简宁鸠占鹊巢,入住陈宅。

怎么这后面还有个认干妈暗度陈仓的李菲儿。

同在九中,余程程当然知道李菲儿的存在,不过二人真实的关系她也一清二楚。

何况李菲儿平时热辣的打扮魅惑的长相,对于陈情非但没有吸引力,还有减分作用,所以余大小姐从未把她当过对手。

可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而且这贼还登堂入室,成了情郎干妹妹。

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菲儿,菲儿。你这轧线错了。”

听到辛水萍的提醒,走神李菲儿连忙把手中已经逐渐成型的衬衫调整好了位置。

在对干妈道歉后,忍不住又打量起了在另一侧协助宁丽蘅的简宁。

‘她可长得真漂亮,尤其内里那股子柔弱倔强劲,是个男人都会动心吧。’

早在陈情上次想要拒绝她时,李菲儿便清楚他应该是有个心上人。

同在九中,但两年没和情郎打过招呼的余程程,首先被她排除在外。

虽然青梅竹马这个BUFF很强势,余程程在学校的追求者更是压过她一头,只是碍于她平素一板一眼的性情,所以都被拒之门外。

只说魅力,余程程当然担得起情郎心上人的身份。

不过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也没走在一起,反倒是说明两人没有可能。

那真相只有一个,让情郎主动拒绝自己的‘坏女人’就是简宁。

李菲儿还不知道简宁母女刚刚搬进来,一想到她能和陈情整日同一屋檐下朝夕相处,小脑瓜立刻转动起来,想着怎么弥补这个劣势。

追夫少女充满好奇的打量眼神,当然早被心如明镜的简宁看在心里。

从内里的敌对神色,她读出了这个身材脸蛋可称之为妖孽的少女,应该又是渣男一件顶级战利品。

‘这渣男到底是有什么好呢?’

虽然惋惜这两名少女有眼无珠,可是余程程接近170CM的身高,可以在学业与自己匹敌的智商,还有那张国人喜欢的温柔纯美的脸蛋,经常会让身高刚过160CM简宁有些许自卑。

而这个李菲儿,虽然只比自己高一点,但是前凸后翘身材性感,又长了一张勾人的脸,一身衣服都是名牌,想来家境也是不错。

简宁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消瘦的身形和廉价的衣服,再一想还寄居在渣男家中,流过畸形心脏的自卑最后转化为对渣男的恨意。

‘不行,我不能看着渣男继续祸害这么好的姑娘,必须让她们明白渣男是不值得的。’

“宁宁,宁宁。裤腿错了。”宁丽蘅推了推发愣的女儿,看着手中成了凹型的裤腿,叹道:“要不你也去歇歇吧。”

李菲儿见到自己情敌动了,顿时不好意思的对辛水萍撒娇道:“干妈。”

本就期望三个姑娘能在一起聊聊的辛水萍,顺水推舟道:“你也去歇歇吧。”

然后又扭头对宁丽蘅道:“宁姐,孩子们平时学习辛苦,都累了。要不今天先这样,咱两把做好的几件拿上楼,用你的蒸汽熨斗烫平。”

看着二老上了三楼,留有三美的二楼,硝烟味顿时浓了起来。

第一个出招的是青梅竹马,矛头直指暗度陈仓的小贼。

“李菲儿,你不是今年过后,就要去南方上学?怎么认了阿姨当了干妈?”

干妹妹见招拆招,翘唇微微一笑道:

“我和干妈一见如故,所以不打算转学了。等暑假了,我准备去跟父亲说,以后就跟干妈一起过了。”

言罢看了一眼腹黑女,故意道:“到时候我也住进来,和简宁你做伴儿好不好。”

腹黑病娇女看着一副着急飞蛾扑火样子的李菲儿,顿觉她是轻易被渣男蛊惑的胸大无脑之徒,疼惜道:

“我们又不熟,别拿我做幌子。能不能清醒一点,陈情那个渣男有什么好的。”

李菲儿听到她的言语,更加肯定她和情郎八成有点什么,摆出一副深情款款道:

“他也就是人帅,孝顺,聪明,有正义感,还有本事。实话告诉你,我还就认定他了。”

余程程听到如此直白的感情宣言,内向保守的她理解不能,顿时呆住了。

简宁亦是怒其不争,苦口婆心道:

“你这是被他骗了,他其实就是个脚踩两只船的花花公子,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

陷入迷乱状态的余程程茫然问道:“脚踩两只船是怎么回事?”

李菲儿自作聪明的一脸不屑道:

“还能是怎么回事,陈情喜欢她呗。不过看她对陈情的态度,根本配不上他的喜欢。”

追夫少女的发言,成功让场面更加混乱。

本就觉得情郎喜欢简宁的余程程,以为她是有了什么确实证据,心乱如麻,神情恍惚。

曾被母亲提起过陈情喜欢自己的简宁,白皙的脸上也浮起了一片红晕。

节奏大师李菲儿看见情敌的表情,以为她是被拆穿了心事,无能羞恼,嗤笑道:

“怎么了,一听他喜欢你,就害羞起来了。我不像你,我喜欢他就喜欢的坦坦荡荡,你既然还没和他在一起,要不干脆退位让贤吧。”

迷迷糊糊的余程程听见退位让贤,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道:

“我不让,明明我和他一起最久,为什么要我退出。”

看见突然站起来争夫的余程程,李菲儿也是吃了一惊,不过片刻后,就把余大小姐当成一直默默爱着情郎的偶像剧女配,轻轻过去搂着她的肩膀道:

“我理解你,像他这么优秀的男人,你们从小在一起那么久,喜欢上他也挺正常的,没事,至多我们公平竞争好了。”

她这是已经做好拉拢人心的打算,准备先打倒占据情郎芳心的简宁。

简宁看着两个还互相安慰,搞公平竞争的蠢女人,疼彻心扉,问道:

“你们何必呢,明明都是那么优秀的女孩子,就非要喜欢他?”

回答她的是李菲儿的反问:“那你又是何必的,非要劝我两离开他,我看你就是喜欢他。虚伪。”

简宁听见这句虚伪,没来由的想起那天晨跑,发现他两年来对自己念念不忘时的刹那心动,顿时也恍惚了起来。

刚刚消化了复杂信息量的余程程,幽幽的看着还搂着自己的李菲儿,问道:

“李菲儿,你是真的非陈情不可吗?”

把她当成毫无威胁的李菲儿,看见她失魂落魄的神情,也变得温柔了起来:

“是的,余程程。那天自从在他家过了一晚,我就非他不可了。我觉得你肯定懂我,女人这辈子就希望能找个靠得住的男人,我活了这么多年,也就见到他这么一个。”

听到‘过了一晚’,余程程眼眶突然有点发红,原来不是暗度陈仓,这都暗度春宵了。

还好这时简宁开口,成功的挽救了余大小姐的泪水。

“你都和他发生关系了?”

李菲儿这才发现自己的语病,顿时也小脸羞红道:

“我意思是,我那天送酒醉的他回家,被阿姨留宿,看到叔叔当年给阿姨写的情诗。所以明白了他这个‘情’字的含义,越发认定他就是我想要找的重情重义的男人。”

简宁无语凝噎,暗地佩服死渣男手段高,居然都会用长辈的情诗去打动女孩子。

收回泪水的余程程,也恢复了冷静,想起来自己已经和情郎有了私定终身的举动,觉得有必要宣誓下正房的主权,道:

“可是我和陈情已经在一起了。”

没想到李菲儿从根子上就会错了意,一边继续搂着她,一边对着她晶莹的耳朵说着悄悄话:

“余程程,咱们都在九中,虽然不同班,不过也算同学。你不觉得现在最大的威胁是简宁吗?我知道你和陈情在一起最久,可是他心里还有别的女人,你就真的放心?”

再次被带偏的余程程,听到她提起心腹大敌,微微的点了点头。

节奏大师李菲儿继续道:“你看,你是他青梅竹马,我是他干妹妹。咱两身份还是占着便宜,虽然他现在更喜欢简宁,不过一旦咱们联手,肯定能把这个虚伪的家伙赶出局,最后咱们再一决雌雄。”

这次得意忘形,声音有点大,成功让简宁捕捉到,腹黑女看见自己苦心劝了这么久,已经觉得她两彻底没救了,气急败坏道:

“我不用你们赶,我根本就不喜欢那个渣男。”

李菲儿翘唇一撇,笑道:“恼羞成怒了吧,你这种女人根本配不上陈情那份爱,居然说自己喜欢的人是渣男,真有你的。”

简宁听到这话,心脏‘噗通噗通’的又跳了起来,脚步一个晃荡,还好见情况不对的余程程一把将她扶住,让她坐在沙发中间。

过了会见简宁恢复过来,才对李菲儿提醒道:“你别气她,她身体不好,有先天心脏病。”

李菲儿吐了吐舌头,看到简宁确实没事,大气的开口道:

“既然已经是这么情况,”

说到此处,先抓住了余程程修长玉手。“我不管你和他在一起多少年。”

又抓住简宁的白嫩小手。“也不管他有多么喜欢你。”

然后把两人的手聚在一起。

“从今天起,我们公平竞争,反正离法定结婚年龄还早着呢,咱们就各凭本事,看他最后选谁。”

被这古怪交流带的七零八落的余程程茫然的点了点头。

被二人气得七上八下的简宁只想早点结束这莫名其妙的对话,咬着牙也点了点头。

李菲儿看着两名对手齐都应允,娇俏的脸上梨涡盛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