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选什么赚钱呢

  • 重生之开枝散叶
  • 陈默的沉默
  • 1979字
  • 2022-02-12 18:18:00

夜色已深,陈情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对着小本本,思考起了怎么赚钱。

拥有上一世的经历,眼下他获取金钱的候选项有些多。

炒股滚雪球?

体验太差,钱赚的没意思。

趁他们还没做大,收编企鹅马哥,阿里啪啪牛哥,哥斯拉老马?

上一辈子也算朋友,大家处的挺愉快,有点不好意思。

想了片刻,突然笑了起来:

“我这一世,求的是让身边的人幸福快乐。赚钱什么的,随性即可。”

在本子上写上优化后的赚钱大计后,终于沉沉睡下。

在他鼾声响起之后,辛水萍却走到了他屋外,透过门缝悄悄一看,见到自家宝贝儿子竟是难得的在10点就准时入睡,心内又是一片欣慰。

今天陈情除了最后忽悠自己卖房的做法,其它时候简直就是自己心中儿子的完美版,不对,今天的儿子要比自己理想中的儿子还要好得多。

辛水萍轻轻道:“儿子,别着急。你要真有本事,不管是钱还是这套房子,只要是老妈有的,都会给你。”

将陈情踢开的被子掖好后,看着儿子睡梦中的笑脸,辛水萍轻轻道:“晚安。”

翌日一早,陈情便早早起床,出门买了豆浆油条,煮了两个鸡蛋,又切了点红胡白萝卜丝混在一起凉拌,然后喊老妈起床吃饭。

辛水萍吃着自家儿子精心准备的爱心早餐,幸福又担忧的叹气道:“儿子,你该不会还想着把咱家房子抵押了吧。”

看着胡思乱想的老娘,安慰道:“妈,别瞎想了,钱我靠自己挣。对了,你们店铺平时什么时候生意好?”

“周末下午吧,现在人都懒,早上谁有时间逛商场呢。”

陈情心内暗自估算:那倒是正好,上午先去余程程家里,问下她家电脑能不能借用,下午再去商场实地考察一下,看看有什么改良措施。

心内有了定计,便说道:“那我下午去你店里看看,到时候帮帮忙什么的。”

幸福来得太突然,辛水萍此时心里着实有点慌,嘴唇微微哆嗦着说:“儿啊,这两天是不是我在做梦啊?

以前让你去店里帮忙,学学做买卖未来也有个吃饭本事,说了那么多次,你都当做耳旁风。现在居然主动来帮忙,你这两天又是打扫卫生,又是做饭,还要来店里给妈妈帮忙。

这大招一个接一个的,老娘我有点顶不住啊。”

陈情看着老妈感动又不敢感动的神情,心内叹道:诶,我以前到底是多多多不靠谱啊。做点这样的小事,都能让老娘开心成这样。

嘴上还是给老娘吃了个定心丸:“妈,前两天有个游方道士,说我以前是被妖邪附体,替我免费做了驱邪,儿子现在这样才是正常的。”

陈情知道自家老娘迷信,就用迷信来战胜迷信。

不想她老娘犹疑的打量他片刻,试探的问道:“确定不是道士把什么妖魔塞进我儿子身体,然后把我亲儿子拘走了?”

“妈,你这想象力不写小说可惜了,我去跑步了。”

被发现真相的‘道士施法妖魔附体版陈情’连忙以跑步为理由遁走。

辛水萍看着儿子落荒而逃的身影,口中嘟囔道:“妖魔就妖魔,这么好的儿子是妖魔我也认了。”

妖魔版陈情刚出大门,却看到拎着早餐的余程程,想着马上还要找她借电脑,带着一脸阳光笑容的就朝她走来:“余程程,买早餐呢。”

余程程秀美的脸上仍是平静无波,轻声一句嗯做回应。

面对尴尬回应,直男陈情选择继续坚持:“要不要待会一起跑步。”

余程程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周末我不跑步,我爸开补习班,我要帮忙。”

连续碰壁之后,决定单刀直入:“我待会要用电脑,能不能借你的用用。”

余程程轻轻的点了点头,过了片刻又警醒道:“用可以,不准用我电脑看什么脏东西。”

看见她的眼神,哪会不知道她想的是什么,口中坚定的否认道:“哪能呢,我不是那种人。待会见吧。”

余程程先是走了几步,等陈情不见,方才看向他远去的方向,脸上也带些开心,口中轻轻道:“他好像是真的变好了,都开始跑步了。”

不过想起平日早起晨跑,在公园经常见到的那道消瘦白色身影,心内又是一紧。

“难道他开始跑步,还是因为她?”

离南塘村步行500米就有一个河滨公园。

这座公园免费向市民开放,公园内有两条道,沿着河边的内道用来欣赏河景栽满花草树木,靠着坡地的外道则是用来给周边百姓健身跑步之用。

陈情沿着外道跑了一千多米,就感觉气有些喘不过来,只能停下开始转进内道慢走,平缓已经处在爆炸前夕的心肺。

看来自己这荒废的两年多,身体底子也损耗不少。

不过好在年轻,相信适应个十天半个月后,就能恢复前世日常保持的五千米水平。

后世的历练,让他知道强大的心肺对于男人的各个方面,都是很重要的.......

感觉疲劳下去了一些,陈情就又转回外道,这次准备将速度降低一些,再来个一千米,也就完成了重生后的第一次健身之旅。

不想他人刚出现在外道,便听到旁边传来一道好听的轻叹声。

“咦。”

陈情循着声音望去,却发现对方已经继续朝前开始跑了,是个女孩,穿着一身以白色为主运动服,脚下一双粉蓝色的运动鞋,身材消瘦。

从她短发露出的侧脸看去,皮肤也是白的发亮,可惜的是,以他的角度,完全看不到正脸。

以为她是看到什么小虫子才会发出那声惊叹,就继续自己的健身大计,只是两人方向相同,白衣姑娘步伐极慢,说是在跑,但和正常快走的速度差不多。

陈情现在又刻意降速慢跑,两人一前一后的,就像是尾随在她身后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