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如火如荼

  • 重生之开枝散叶
  • 陈默的沉默
  • 2064字
  • 2022-03-06 23:17:01

周末转瞬即至。

已经四十三岁的辛水萍走在前往新民商场的路上,这年纪对于一个女人,本是更年期将至身体精神面临严重挑战的时光。

可自从儿子陈情转了性子,这日子怎么就突然好了起来。

先是对自己的铺位施以整改,生意兴隆。

目前单月算起来,这小小鞋店,一个月就能赚到三四万块,这可是往常她半年才能赚到的收入。

又是写了本小说,在宝岛出版,现在钱的比她这个妈的都多,再也不用担心他长大沦落到上街要饭。

当然,最值得一提的,还是他这旺盛的桃花,和余程程青梅竹马岁月静好,家里住着的简宁也是冰雪聪明、自立坚强。

还有正挽着自己手,周末一大早就来陪着自己的干女儿。

要说这三个小姑娘,她还就是最喜欢这位敢于主动追夫的李菲儿。

可是儿子毕竟只有一个,分身乏术。

一时之间,辛水萍心中有了当渣娘的打算,鼓励儿子开后宫。

不过这念头眨眼既逝,也只能想想。

她这个当妈的,只能尽量提点儿子,避免他伤害了这三个好姑娘。

就在她漫想纷飞,体会幸福之时。

商场门口嘈杂的人声,惊醒了这美好时光。

遥遥看去,见到地下一层卖鞋的商户们,在商场门口扯起巨大的横幅。

红底白字的横幅上,写着:

黑心商户,引入邪法,不良竞争,败坏商誉,天理何在。

商场管理,置若罔闻,挟私包庇,定有内情,公道难求。

姚月娥,张新勇、刘水仙带着几十个生意受到冲击的商户,坐在地下一层入口,各个头戴孝条。

知道的说这是聚众喊冤,不知道还以为他们死了家人。

好在周末一早,客人不多。

商场门口看热闹的多是新民商场的商户,所以影响还未显现。

辛水萍看到这一幕,脑门一热,就想上去和他们辩上一场。

怎么儿子的举措就成了邪法?

怎么就成了商场包庇他们还有内情?

却不想,被自家宝贝儿子拉住。

陈情看着一脸不平的老娘,温暖笑道:“妈,今天让李菲儿陪你去逛逛吧,这里交给我。”

辛水萍看着自己养育十七年的儿子,突然有了一些陌生感。

他脸上的笑容虽然是阳光而温暖,但内里却透着寒冰似的理智,和不怒自威的上位压迫感。

不知觉的便点头应下,拉着尤是一脸担忧看着陈情的李菲儿,去找个清静地方逛逛。

在点头离开的那一刻,她已经明白:

以前那个让她担忧发愁的情情小宝贝,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儿子长大了,能替娘遮风挡雨的。

一想到养了十七年的小肉球,以后再也不依赖她,心头好似蘸了山西陈醋,泛起了酸。

直到被突然停下,一脸关切的望着陈情的李菲儿扯到,她才压下这翻涌的酸意。

笑道:“菲儿,你放心吧。她是我儿子,也是你看中的男人。靠得住的!”

在儿子复杂四角恋上找到了自身价值的见习婆婆辛水萍,携带干女儿李菲儿离开了新民商场。

站在地下一层入口的,是负手而立一派宗师气象的冒牌太极宗师陈情,和闲极无聊蹲在地上拿树枝逗蚂蚁玩的正牌太极宗师牛如花。

双方直面对立,敌方四五十人,我方只有两个。

但一方头戴孝条,席地而坐,各个面容悲凄。

另一方长身而立,渊渟岳峙,绝顶宗师风范。

气势上却是战了个平手。

刚刚骑着28朱雀牌自行车赶到新民商场的巡察李好,看到这情景直接把28仍在路边,一路小跑来到对峙的双方之间。

面红耳赤的吼道:“你们都在干什么?”

商场巡察,本就负有解决商户间矛盾的职责。

若是此事发酵起来,李好处分可少不了,他面上的慌乱,却是真实心情写照。

姚月娥见来了个小杂鱼,也没功夫先上,给身遭哼哈二将递了个眼色。

刘水仙扭着小腰走到她近前,眼眶一红,配着身上黑衣头上孝条,活脱脱一个未亡人俏寡妇。

“李哥,这事你别管,我们生意可真做不下去了。”

不等李好回应,断臂侠张新勇一脸凶相的也走了过来,道:

“李好,我警告你别掺和这事,今天不给个说法,谁也别想好过。”

巡察李好不敌对方刚柔并济大法,败下阵来,扶起自己的黑色28自行车,站在一旁观战。

这时商场门口的人越来越多。

郝意和李爱红走到陈情身旁,询问起了他老娘去向,听到好友不在,放下心来,从店铺搬来几个板凳马扎,就在他身遭坐下。

本来这板凳马扎也有陈情的份,可他为了维持宗师风范,仍然不动如山。

太极宗师牛如花倒是借了个马扎,坐着继续逗弄地上的蚂蚁。

慢慢的商场客人多了起来,国人喜欢看热闹,路人和周遭居民也聚了过来。

姚月娥等人眼瞅着火候越来越旺,暗道这赵仲平不会临阵逃脱不敢上场。

一时三刻之后,昨夜操劳过度的赵仲平骑着自己的踏板摩托杀入战场。

身为商场副总,赵仲平顶着两个黑眼圈,行走如风,别在腰带环上的一大串钥匙,随风发出清脆响动,为他更添几分气势,

来到对峙的双方正中,影帝赵副总一脸不解道:

“大家伙都在这里干什么呢?怎么还不开门营业?”

姚月娥见到青天大老爷到来,拿出苦练多年上坟哭丧神功,撕心裂肺道:

“赵总啊,你可算来了啊!”

“哎呦诶,你都不知道我们受了多少冤屈啊!”

“呜呜,这地下一层卖鞋的生意可真是没法做了诶!”

“我寻思着您这国营的大商场,怎么就要把我们赶尽杀绝了诶!”

倾诉冤情之时,姚月娥脸上涕泪横飞。

等说道‘赶尽杀绝’四字,连抽两口气,竟是晕了过去。

刘水仙连忙一把将她扶住,未亡人两行清泪留下,顿时惹得路旁无数男儿想要为她擦拭。

将装晕的姚月娥交给其它人照料,俏寡妇烟视媚行的走到陈情近前,对着商场门口看热闹的百姓道:

“大家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一时之间,群情沸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