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富豪网吧

  • 重生之开枝散叶
  • 陈默的沉默
  • 2064字
  • 2022-03-03 21:07:41

又是一个周五,陈情和他的兄弟们已经越发习惯干妹妹李菲儿在这聚会出现。

随着年岁渐长,这群血气方刚的少年,自然也开始带起了家属。

史灵鹿似乎在做起了点卡生意后,桃花也旺盛起来,带了个女友叫付青辰,是一家网吧的收银。

于是聚会从一桌变成两桌,三个女人一台戏,倒是比清点账目的七郎集团‘办公桌’还热闹。

看着迅速和基友家属打成一片巧笑倩兮的李菲儿,陈情回忆起上一世和兄弟们聚会时,加上孩子往往已经要三桌才能坐下。

不过,他永远是孤家寡人。

想到这,也有了接下来把余程程带过来的想法,余大小姐虽然面嫩,但她和几位兄弟初中就已相识,倒是不怕融入。

遐想连篇的陈情,被史灵鹿的声音打断。

“老七,目前销售了五天,成绩比我们预想的还好。

咱们之前预计是日销300张,现在平均每天销售800张点卡,一方面是新的销售奖励政策激发了网管们销售点卡的热情,另一方面是有许多网管听闻这件事后,也主动加入进来。”

听着自家老大的呈报销售数据,陈情暗自思量,看来史灵鹿确实是做生意的好手,居然已经开垦起了新客源。

而且他女友付清晨那边,要是能打通女收银这条线,或许还会拉来更多客户。

张隐墨也是一脸激动:

“现在每张点卡,咱们毛利8块,这才5天,你当初给我的30000块,现在已经变成接近60000块了。

明后天还是周末,估计销量要比之前更好。

虽然月底还要和他们结算报酬,不过再怎么算,估计也能朝着一个月8~9万挣。

老七你还真是天生做买卖的材料,眼光没的说,这生意成了啊。”

听到张隐墨的介绍,陈情那双浓直的剑眉皱了起来:“老六,你这数据不对吧。怎么还没超过60000块?”

按照日销800张点卡算,每天增加的本金应该是6000块以上,5天时间应该远远超出6万这个数字才对。

张隐墨不好意思道:“是这样的,有一个网管因为老板管的严,所以要求结算周期变成3天一结。他那里的钱还压了2天,大概8000多。”

陈情又问史灵鹿道:“老大,这事你知道吗?”

史灵鹿点了点头道:“这事我知道,我还去看过那小子。他是那家网吧老板的亲戚,确实比较避讳帮咱们卖点卡。”

两位兄弟的发言让陈情陷入沉思,过了会问道:“有这家网管本周的拿货数据吗?”

史灵鹿闻言,把正在和柯素素向李菲儿学习化妆的付青辰喊了过来,其它两个女孩以为有什么大事,也凑了过来。

付青辰听明问题,从小包里掏出笔记本,翻开几页道:“这家叫做富豪网吧,周一从我们这拿了70张点卡,周二拿了100张,周三拿了120张,退回滞销的40张后把钱结算了。周四拿了130张,今天拿了140张,现在积压的未付款是8100块。”

听到这么详实的账目记录,陈情有点明白为啥自家老大看上这平平无奇的付清晨。

接着问道:“你们统计过所有网吧的机器数量,和对应的日销量吗?”

付清晨又掏出一个笔记本,翻开道:“目前我们合作的所有网吧,共有1500台机器,接近2台电脑,对应销售1张点卡。”

“那富豪网吧呢?”

“富豪网吧有120台机器。不过他们环境好,机器配置也不错,卖得好还是有可能的。”

听到这个理由,陈情思虑片刻,道:“富豪网吧的地理位置呢?旁边有没有什么学校和大型商务中心?”

去过富豪网吧的史灵鹿答道:“他们网吧在人民路那,旁边是居民区和建材市场。最近的中学也离那里要两三公里吧。”

2002年

学生们普遍零用钱不多,一个月有个50-100块就算不错了,家里电脑普及率也不高。

每个月消费1-2张游戏点卡的,是主力军。

少数重度玩家,才会达到每月4张以上的水平。

作为当时游戏主要场所的网吧,销售的点卡并不止是在这里玩游戏的用户,还有家在附近专门来网吧充点卡的玩家。

虽然付青辰和自家老大的解释理由也说得过去。

可是商业经验丰富的陈情,仍是发现了一个漏洞。

他们说的理由,只能解释富豪网吧玩游戏的人比较多。

但是针对专门来充值点卡的玩家,会受限于地理位置,离得太远人家也不愿去。

除非网吧的地理位置好,旁边贴近学校,或者人流量比较大的商业中心。

可富豪网吧旁边只靠着居民区,在这贫富差距不算太大的年代,很难在销量有明显提升。

显然,刚才自己问到的数据,无法解释这个问题。

也就是说,仅仅看总体销量,富豪网吧电脑和点卡日销量比值是110%。

而所有的1500台电脑,800张点卡,比值平均数只有55%左右。

扣除富豪网吧120台电脑,和140张点卡超高销量,比值平均数还不到50%。

目前除了富豪网吧,排行第二的悦友网吧100台电脑,日销量90张,这还是因为悦友网吧旁边挨着一所中学。

如果只计算上门专门买点卡的用户场景,这个比值恐怕差距会更大。

而且富豪网吧这位网管,还专门选了三天一结,点卡销量又在逐步爬升。

目前来算,三天压下的金额已经会超过1万了。

如果他们继续这么搞,不断提高要货数量,甚至把三天拉长到五天,甚至周结。

到时候拿着点卡逃跑,点卡生意损失恐怕至少几万。

听完数据后,陈情就陷入思考状态。

一众兄弟都知道自家这位老七足智多谋,和老五曹宁远并称兄弟里的狗头军师。

陈情相对理性,擅长规划打架逃跑路线,逃课频率这种宏观思量。

曹宁远更擅奇谋,负责打架时先选谁下手,逃课时具体用什么理由更容易通过。

见他陷入长考模式,心知必有蹊跷,都安静的一言不发。

几个烟民更是结伴走出小酒馆,在门口吞云吐雾去了。

“这家网吧,恐怕背后有问题。”

陈情的话,让一众人都把目光看向了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